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69)

“把他也叫醒吃饭吧!”god又递了一个袋子过来。

     “好,谢谢你,god。”

     god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摆了摆手,推门离去了。

     krist将饭放到一旁的桌子之上,轻轻地站起了身,望着那个还在安睡着的人,这一望,又失了神。

     近来,他总是这样,总是恍惚,总是愣怔,无缘无故地就像是失了魂魄一般。

     这也应当是症状之一吧。

     他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试图将自己变得清醒一些。他赶紧轻轻地拍了拍那个人的身子,“singto,起来吧,吃饭吧。”声音是温柔的。

     singto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一睁眼,眸子里就闪现出krist那张好看却有些疲惫的脸,他弯着腰趴在他的面前。

     singto一瞬间没能反应过来,他揉了揉眼睛,不禁呓语了一声,“krist……”

     “嗯。”krist轻轻地回道,“该起来吃饭了,你应该也饿了吧?”

     “其实还好。”singto顿了顿,还是没能完全地反应过来。脑袋竟然还携着初醒时的昏昏沉沉。

     “不饿也要吃!”krist本是平静的脸上似乎生出些丝丝的愠怒来。

     “我吃,krist,你别生气……”singto赶紧接过krist手中的饭,作势就要去吃。

     “我没有生气。”krist解释道,他又坐了下去,坐到他的一旁。

     “小心点,烫。”krist看着singto慌慌张张地打开饭盒,拿起勺子舀起一口就要去吃,krist心中流淌出不知是什么滋味的感受。他眨了眨眼睛,选择忽视心中的那抹异常陌生的情绪。

     singto举着勺子的手隐隐地颤了颤,汤汁险些洒在洁白的被子上。隔着飘飘袅袅升起的雾气,singto抬着眸子,看不清krist此时的任何表情。

     krist轻轻地伸过手,“给我。”他淡淡地说出了这两个字。

     singto愣怔地望着他,只是悄悄地望着他,像是一个呆滞的傻子一样。

     “把勺子给我。”krist又将手往前面伸了伸,视线却微微地向着一旁偏了偏,他只是想躲过他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被他这样直直地盯着,krist竟然鼻尖有些发酸。

      他只能这样没有好气地说道,借此来赶走这莫名且突然的泪意。

      singto将勺子递了过去,依旧看来是愣愣的,只是他终于不再盯着他了,他不过是埋下了头,继续瞧着自己身上的那床被子。他悄悄地攥紧了一角。

      krist接过那勺子,嘴巴微微地靠近,他轻轻地启唇吹着,似乎想吹去热意。

      singto听着这声响,再次抬起头,瞧见了一个认真的他。他怎么都没有想过他会为自己做这些的。

      “krist,你……”他开始变得支支吾吾起来,他开始瞧不懂他,他开始觉得他奇怪起来。

      “就不会自己吹吹吗?怎么这么笨?”krist似乎很无奈。

      “我,我,我忘记了……”singto磕磕巴巴半天,最终只说出了这三个字。

      “给你,自己慢慢吃。”krist把勺子递给了他。

      singto接过来,看着勺子上的那口汤,嘴角不禁勾了勾,笑着喝了下去。

      krist拿着自己的饭,站起身,一步步地退到了角落处,蹲在地上,动作极轻地吃着。

      “krist,你怎么在那里吃饭?这里可以坐啊!”singto看着krist的举动,很是奇怪。

      “不,不用了。”

      singto慢慢地走下了床,行到了krist的面前,伸出手,“去床上吃吧,这样累。”

      “我不累。”

      “krist,起来吧。”

      “我说了不用了,你没听到吗?”krist抬起头,猛地挥去了singto的手,大声喊道,像是刚才那样的愠怒。

      “krist,我,对不起……”singto有些灰心。krist明明就在他眼前,可是他却怎么都觉得他们相距太过于遥远。遥远到望不到边际,遥远到他怎么伸手,都触不到他。

      “别说了,去吃饭吧。”krist眯了眯眼睛,悄悄地喘了一口气,语气缓和地说道。

      “好。”singto汲着那双不合脚的拖鞋,狼狈地、慢慢地走回了床上。

      krist突然觉得眼眶周围有些湿润,他抹了抹自己的眼睛,手心凉凉的,不是泪水,是薄薄的汗珠。

      他忽然松了一口气。

      “singto,你出院之后,我搬到你那里去吧。”片刻之后,krist突然开了口。

      “什么?”singto惊讶的险些被烫到,他模糊不清地会问过去,他又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你不愿意?”

      “不,不是……”singto匆匆地咽下了嘴中的那一口汤,烫的他差点尽数吐出来,只是他害怕krist会因此生气。“我以为我听错了……”

      “那你愿意吗?”

      “krist,我以为,我们不会有可能了。”singto坐在那里,淡淡地说着。

       krist悄悄地站起身来,一瞬间,有些晕眩,晕眩的他想要狠狠地摔倒。他觉得自己要随着这侵袭而来的黑暗一同沦陷进去了。

       “singto,我说了,你不要再自以为是了。”krist半晌之后才渐渐地恢复过来。

       singto愣了愣,片刻之后,singto仰着头,望着krist一步步地向着自己走来。

       “那我愿意。”singto的眸子中满是星光。

       “好。”krist停在了原处。

       “我会赶紧好起来的。”

       “嗯。”krist低下了头,只说了这一个字。

       singto埋头将那碗汤喝的尽尽的,再次望向krist的时候,他的眸子里闪过他哀伤的神情。

       与此同时,krist敛净了所有的表情,只是轻轻地道,“singto,那座墓就留着吧,不必拆了。”

       “为什么?”

       “以后总会用得着的。”

       “krist,你,你怎么这么说?”singto心头忽尔之间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却说不清是为了什么,许是说出这样的krist太过于认真了,认真的叫人害怕。

       “不是吗?”krist抬起眸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像是一个黑洞一般。

        singto突然想起他曾经看过krist的那本日记上写过的一句话,他说他快要死了。

       “krist,那本日记上,你说过,你要……”singto咬紧双唇,怎么都说不出那个字眼来,太恐怖了,恐怖的他牙齿都打着颤。

      “那是假的!是我写来骗你的!”krist突然激动地发声,打断了singto所有未说完的话。

      “krist,是真的吗?”

      “你不信我?你还不信我?”krist瞪着双眼,淡漠地问了过去,腿脚突然有些虚晃。

      “没,没有,我信,krist,我相信你。”singto一面摇着头,一面仓惶地解释着。

      “你接着休息吧,我先出去一下。”krist没再多说些什么,只是立马推门离去。

      “krist!”singto立马叫住了他,“我明天就应该可以出院了。”

      “你还是再多住在这里两天吧。”krist握住门把手,毫不犹豫地就推开了门,留给singto一个决绝的背影。

      krist出门之后,像是再也撑不住一样,连连后退到那排座椅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他抚住自己的胸口,想让自己赶快平静下来,他这个样子可不能被god看到。

      他还是不愿意去看医生,他只是在逃避着,想靠着这种方法便能偷来几天愉快的好日子来。

      其实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面对singto的时候,他像是有两副模样一般,一个爱着他,想对他好一些,一个怨着他,想拼命地折磨他。

      他快要疯了,被身体里的这两个人快要折磨的疯了。

      他总是无端地暴戾起来,身体中像是突然生出太多的暴力因子来,他好想狠狠地扔东西,他好想逃到一个阴暗的小角落里,他好想死去。

      只是,他又舍不得,他想珍惜这最后的时光,好好地和singto在一起,就把以前的事情都忘却。像是失忆一样,自私地把singto囚禁在他的身边。

      毕竟所剩时日不多,他想和他在一起,这是他一生未得的夙愿。死前,能如愿,死后,应该也不会遗憾了吧。

      他信了,他爱着他。只是,他不能开口言说。

      krist慌里慌张地起身,沿着走廊跑了起来,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开始找起来。

      终于在电梯门口,他瞧见了他想要找寻的那三个字,他进了电梯,决绝地按下了那个楼层。

      ——精神科。

      漫长的升降之后,他下了电梯,望着那道长长的,洁白的走廊,半晌后,他轻轻地踏起了步子。

      诊室门前,他隔着那透明的玻璃,清清楚楚地瞧见了里面安置的几台冰冷的仪器,毫无生气,似乎还在张牙舞爪一样。他的脸上渐渐地生出了惊恐,身体漫起了寒意。

      他立马拐了回去,大步跑到电梯面前,疯狂地,不安地敲打着电梯楼层。

      只是电梯却迟迟不来,他只好赶紧转过了身,凭着他并不好的记忆,找到楼梯口,一层层地迈过楼梯。

      他只想立马回去,他不想待在这里,这里令他窒息。

评论(2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