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67)

     “什么真相?”singto不懂。

     “让我来问你吧,我是一个局外人,想来应该比你们两个人都要更加冷静一些。“god在一边突然开了口。

     krist顿了顿,稍微的思考之后,他淡淡地点了点头,“好,god,你帮我问吧。”他说完之后,靠在了墙壁上,环着双手。

     singto知道,这是一个人抗拒疏离且没有安全感时无意识才会有的动作。

     “对了,我再加一句,我知道的事情可不少,所以,krist,你不用担心,他撒没撒谎,我会知道的。”

     “不会的,我不会撒谎的。”singto坚定地说着。

     “那好,singto,我问你,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会在fufei那里?”

     krist脸上的表情僵了僵,随之又猛然地缓和下来,他微微地低下了头,望着洁白的地面,似乎能映出此时自己的倒影。

     singto悄悄地望了不远处的krist,然后有些喑哑地开了口,“她那天给我打电话,哭得很厉害,说是要自杀,说是要见我。”

     krist依旧埋着首,没有任何的动静。

     “那场火灾呢?那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没有救krist?”

     “我当时并不知道krist也在,那天有人给我发短信,说是fufei被困在大火中,要是不想她死,就要赶紧来救她。我找了好久都没能找见她,我喊着她的名字,希望她能给我一点儿回应。只是找见她的时候,我才发现krist竟然也在,他坐在那里,看着我一步步地走过来,我,那时候的我,却不是为他而来……”singto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不忍再去看上krist一眼。

       他眼中的krist,似乎在轻轻地颤栗着。仿佛一面墙壁,都不能给他再多的支撑了。

       singto没有多想,便迈起了步子向着krist走去。

       krist似乎也发觉了,“别过来,就站在那里,我不需要你,你接着讲。”krist狠狠地抓着墙,站的稳了一些。

       singto只好有些窘迫地立在了原处,继续开口。

       “fufei也似乎是听见了我的声音,她冲着我喊,拼命地喊,我无法忘记她那时的表情,虽然她的眼睛被蒙上了。我不得不去救她。尽管我更想救的是krist。”

       singto的声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他又再次开了口,“我知道,我说这些,好像是在给自己狡辩一样。”满含无奈。

       “这不是狡辩。”god在一边轻轻地说。“这是减刑辩护罢了。”

       他还是瞧不清krist的神情,那么他呢?他会不会认为自己这是在狡辩?

       恐怕会的吧,krist已经不再相信他了,他没有忘记。

       “那之后呢?你救出fufei之后呢?”

       “把她救出来之后,我想再进去救krist的,只是我闯进火场之后,这才发现nine已经把他救出来了。”

       krist猛地抬起头,他望着singto,望着那个有些局促不安的人,忽尔之间竟觉得有些陌生。

       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来他居然会再进入那个大火熊熊的火场之中去救自己。他以为他会赶紧带着fufei去医院的,然后转眼之间就会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他真的不知道。

        “krist,我不是故意要把你抛在火场中的,这一点,你能不能相信我?”

         krist此时的心慌慌的,慌张的不知所措。挣扎犹豫之间,他没能给singto一个回应。

         singto悄悄地闭上了双唇,他慢慢地垂下了头,像是个做了错事后手足无措的孩子。

        “只是我太蠢了,到了后来,才发现这一切都是nine的诡计。”singto的嘴角有了一抹苦笑的弧度,“如果我早点能知道的话,你是不是能少受一点苦?”

        “singto,不会有如果的。”krist终于开了口,他一字一句地对着singto说道。

        “是。”singto的整个口腔之中开始溢满了苦涩。

        对于krist的这句话,他只能赞同,同时,逼着自己所有的悲伤都吞咽进去,千万别又惹得krist生气。

        本来,人生就不会有如果的。

        倘若有了如果,他们两个人恐怕还是会这般,伤害,纠缠,一个怕也都不会少。如果还是逆不了命运的,他们的命运应该如此。

        “singto,你什么时候为krist建了那座墓?”

        “在我知道他死后的第二天,我当时想,他会喜欢那里的。可是,我做错了,我会找时间拆了那墓的。”

        “你那里埋的是什么?”

        “是我唯一还能找到的一些有关他的东西,像是衣服之类的,只是太少了。当时krist已经从那里搬走了,我找了好久才终于找到,他搬走的时候,收拾的太干净了。像是要断了我与他之间所有的联系一样。只是,krist的那句分手,与我来说太过于突然了。”singto鼻尖有些发酸。

       krist默默地听着,无言。

       “你早就知道他活着,为什么你还留着这墓?”

      “是我的错……”singto赶紧接过话来,他匆忙地道歉,他害怕krist会生自己的气。“在那里,我可以说一说话,自言自语地说上一些话。krist回来了,但他却很少开口,他不愿意和我说话,所以我想把那悄悄地留下来,我没想告诉krist的……”

       krist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抬起眸子,望着singto,望着他那个不甚高大的背影。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心情,五味杂陈,再是合适不过了。

      原来时光既骗了singto,也骗了他自己。

      “那你和fufei结婚……”god的问题一个接连一个地问了出来。

      “那是一桩假的婚姻,虽然有一纸证明,但我们之前早就已经签了协议。当她不在了的时候,婚姻会自动解除的。她快死了,她想要有人陪,我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她。这婚姻,无关爱情。那时候,我还不知道krist还活着……”

     “但我现在已经和她离婚了。” singto又添了一句。

     “你爱的究竟是谁?”

     “是krist,只是,他不愿意相信了。”

     这真的是世间最难解的一桩问题。

     god转回了身,望着krist,“krist,我问完了,也帮你鉴定过了,他没有说谎。”

     “你就这么肯定?”krist挑眉问道,

     “你不相信?”god同样的挑了挑眉。“fufei告诉我的与他说的是一致的,况且你的情敌都这样说了,你还不相信?”god笑了笑。

     一旁的singto愈发地站立不安,双手不住地互相揉搓着,想生发出一抹热意来。怎样看都像是等待着终刑的囚犯。

     “我信。”半晌后,krist缓缓启唇,吐出了这两个字。

     singto猛地抬起头,仔仔细细地瞅着面前的那个人,他害怕是自己听错了,他不禁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只是,他不敢再问上一遍。

     “你信什么?”god替他问着。

     krist抬起头,轻轻地笑了笑,冲着singto喊道,”喂,赶紧回去躺到床上去,好好地养伤。我说了,你剩下的一生都是要赔给我的。你要是出了事,那我多亏呀!我去找谁去呀我?”

     singto顿了顿,他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依旧站在原处。

     “快回去躺着。”krist的手触到了他的后背,轻轻地推搡着他,“快回去睡觉吧!”

     singto被他推进了病房,又被他推上了床,这时候他才觉得自己一直踏在地上的一双脚,一片冰凉。

     krist为他温柔地盖上了被子,将他的双手轻轻地放进了被子之中。

     “快点好起来,我等你好起来。”krist瞧着他的眸子,说着。

     直到这个时候,singto还是觉得迷茫,太迷茫了,像是眼前被一片片的朦胧覆住了。

     krist站起身,想要离去。

     singto连忙抓住他那只不曾受伤的手,“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你还会信我爱你吗?”他终于忍不住地问了出来。

     krist那只被握住的手也回握了过去,“等你好了,等nine受到该有的惩处之后,我再告诉你。”他慢慢地松开了singto的手,“好好休息吧。”

     他出了门。

     singto望着他的背影,愈发的模糊,他听话似的慢慢地合上了眼睛,祈祷自己赶快好起来。

 

评论(2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