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58)

我也搞不懂nine这个人,我能觉察的出他是这么的厌恨krist。可是到了床上,他似乎很热情,好像将过去所有的仇恨都一并忘记了。他狠狠地吻着krist,我就在旁边一直拍,想着该用什么劲爆的标题。

        “那nine到底有没有,他们有没有……”god似乎急于想知道这个答案。

        “没,没有。”nack赶紧摇了摇头。

        god这才松了一口气,倘若他们之间真的有了些什么,那么god根本无法想象到,krist是怎么从这个残酷无情的世界中逃生的。

        说来,krist也是个狠性子的人,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瞧见了面前脸带红晕的nine。他吓了一大跳,他身上已经酥软的没有了力气,可还是惊恐地躲到了床角。一面那样无助地蜷缩着,一面又因为药效而不禁地颤抖着。

        “nine,你做什么?”他就这样惊慌地问着,像是一只……nack在拼命地回想着,想找出一个恰当的形容词。

        像是一只,一只……对,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

        “我在爱你呀!”这是当时nine的回答,他似乎还在猖狂地笑着。

        “你,你应该知道的,我已经和singto在一起了,我,我爱的是他。”

        “可是他不爱你,你知道吗?我之前跟你说过singto那个念念不忘的女朋友,她已经回来了。你知道为什么现在是我在你身边吗?她生病了,singto赶去照顾他了,他把你交给我了。“

        “我,我不信……”他说完之后,身子颤的更加不可控制,脸上因为情欲与药效的双重折磨下,红的像是快要烧熟了一般。

        “你不得不信!”nine这句话说的是那样的坚定,我也差些都相信了。

        他趴在床上,一点点地向着krist躲避的地方靠近,像是一个恶魔一般。“你不过是他臆想中的代替品罢了,你怎么样都争不过fufei的,singto爱了她这么久,又恨了她这么久。你以为不提那就是不爱了?”

        krist有些怔,他没有回话,只是低下头来,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只是身子依旧颤的厉害。

        nine一下子行到他的面前,低身下去,想要吻他。我总觉得,那时候被下了药的更像是nine,也许他是真的……

       “别说这个了,接着讲!”god不想再听下去了。

       krist药劲难熬,又刚刚听闻那般震惊伤心的消息,到底也是在脑子混乱且不由自己控制之际和nine吻上了。不知道nine到底在想些什么,他的脸竟比krist的还要红上几分。

       nack说,他那时候是瞧见krist脸上的表情了,除了必须的红晕之外,他的脸上全然覆着的都是木然,若不是与nine在唇齿交缠着,他简直都要怀疑krist已经默默地死去了。

       god听到这里,紧紧皱起的眉毛没有了弧度,他悲伤心碎的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表情,也变得木然起来,同当时的krist一般。

       nine又开始动起手脚来,他的神智应该都不知道跑去了那里。nack说。

       他急忙地扒开krist的裤子,像是真的要与他做些什么来。只是krist似乎猛地清醒起来,他面上突然满是惊恐,他推开了与他唇齿相依的nine。只是他的力气太小了一些,nine只是被他退后了十余公分。

      nine又想要压过来,眼神似乎都在嘶吼着。

      他向后退去,一下子从床上跌落下来,身子瘫倒在地上,一直都在颤抖。痉挛不住的身子,怎样看起来都是吓人的,像是得了什么急病一样。

       krist慌忙地从地上爬起来,站都站不稳,他看见了我,也看见了手上那个摄像机。他似乎是使出了所有的力气,“你要干什么?”我看见他顿了顿,又开了口,声音已经弱了下来,“摄像机都准备好了?这,这就是singto说的,他想出的那个办法?”像是喃喃自语。

       “什么办法?“不明所以的god赶紧问着。

       “我也不清楚。”但我记得nine那时候说,“你听到了?”他是笑着说出来的。

       krist默默的点了点头。

       “对呀,这就是P‘singto想出解决的方法,怎么样?他够狠吧?”nine笑的更深了,“这下,你总相信他没有爱过你了吧?”

       god还是不太明白,“nine有没有给你说过,这所谓的办法是什么?”

       nack依旧摇了摇头,“没有,他总不会事事都讲与我听呀!”

       “那好,你继续讲吧。”

       我记得krist听完这句话之后,腿就像是软了一般,像是再也支撑不住了,直直地又倒在地上。

       “nine,你到底想做些什么?你们,你们……”krist被折磨的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了。既是身体上的不适,又是心理上的悲伤。

       双重的折磨,将krist击打的已经不成样子了。他跪在地上,头垂得低低的,抑制不住的情欲又重新在他脸上溢起。

       nine也渐渐地起身,一步步走到krist的面前,蹲下身,他捧起了他的脸,“singto是无所谓,而我则是想毁了你。”他将他的脸甩开。

       “为什么?”nack说,他也不知道krist究竟是问的是什么为什么?抑或是两个兼有,只是哪一个偏重一些,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nine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有回答,便又凑身吻上了krist那已经红肿起来的唇。

       krist许是还残存着最后的一抹神智,他再次决绝地推开了nine。我看见他的眼神慌乱地流连着,然后我瞧见他对着桌子上那抹锋利的亮光失着神。

       他跌跌撞撞地站起身,冲着桌子上那个利物踉跄地跑了过去,途中的时候,我看见他的步子,总觉得他下一秒就会摔倒,重重地摔倒。

       终于,他拿到了它,挥舞着它,他大声凄厉地喊着,”nine,如果你敢对我做出什么,我就死给你看!“

       god心里猛地一惊,原来krist竟是从这时候,学会说的这一句话,原来竟然这么早。

       “那nine怎么说?接下来发生了什么?”god忍不住地问着。

       nine实在太狠心了,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那你就去死啊!“

       “什么?”god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做些表情了。

       nack说,他继续一步步地逼近了krist,像是抱着非要将krist逼死的决心一般,“如果,我说不呢?如果,我非要把你怎么样呢?你真的敢选择去死吗?”

       他像是试探一般,他也许只是想知道krist是否会言出必行,可他这样的举动却分明将本就是身处绝境的krist逼到了悬崖边上,跳与不跳,都没有什么区别了。

       “他会死的,他会选择死的!你救救他,快阻止nine,让他放过krist!”god疯狂地攥着nack的衣领,疯狂的大喊起来。

       nack被他攥的险些喘不过气来,他连忙抬起手挥打着god僵直的身子,“别,别……”

       god恍然过来,颓然地松开自己的手,无力地说着,“他是这样的人啊……”

       “是呀,他就是这样的人。”nack在一旁附和着说道。

       所以,当我看见他将那把锋利的刀子抵在自己的右手腕,那时候,我还以为他只不过是想吓一吓nine而已。nine就那样好整以暇地望着他,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直到那刀尖没入他的皮肉当中,那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我真的信了他就是那样的人。

       我看见他额头上渐渐有冷汗冒出,可我却没有听见任何他一句痛苦的呼喊,甚至连闷哼声也是没有的。那时候,我突然觉得我自己是个聋子,要不,就是他是个哑巴。

       nine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他只是微微地怔了一怔,然后迅速地又恢复原样。

       刀尖越隐越深,他的脸色渐渐地没有了血色。他那鲜艳的血,慢慢地流淌了一地,触目惊心。直到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他是在割腕,他在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怎么办?我突然慌了。

       “nine,怎么办?我们要怎么办?他会不会死掉?”

       “你闭嘴!”nine继续望着地上的krist。

       krist也回望了过去,药劲似乎在他身上戛然而止,并没有继续扩散下去。这就是krist孤注一掷拼了命也想赢得的赌注。

       真的是拼了命了……

       krist应该就是这样一点点地看着自己的血从身体之中淌了出来,没人会知道他当时会想些什么。是啊,他会想些什么呢?

       “也许,他什么都没有想。”god悠悠地答话。

       最后,krist晕倒了,晕倒在他的血泊之中,他的眼睛微微地眯着,像是睡着了一般。

       这时候,nine才终于送他去了医院。他没有让我去,只是让我回去在天亮之前,赶好这篇报道,在明天早上准时地发出来。

       然后,你应该都知道了,我的报道说的是,krist对nine一直有想法,想在nine喝醉的时候,对他实行不轨之事。

       这个如此逼真的报道,惹得nine的粉丝将矛头都指向了krist。这种不好的舆论,有时候厉害的能像是暴风雨一般,将人狠狠地溺死在风浪之中,不给你任何喘息的机会。

       而,krist就是这样退出了娱乐圈。

       我最后听到的有关krist的消息,就是他想要出国,结果死于飞机失事。

       “你为什么要帮他?他给了你什么好处?”god开始再次录了音。

       “钱,具有诱惑力的钱,他还帮助我在报社里升了职。这样足够吗?”

       god笑了笑,“人,想来不过总是为了这两件事情而出卖自己。”

       nack应和似的点了点头。

       “可你这样会付出代价的!”god再次挥起了拳头。

       god将nack绑在这间屋子里,三天三夜都关着他,每天只是一碗粥,一瓶水,再不会多了。他把他的手机也一并拿走了,说是也让他尝尝这样的滋味。

        ——krist曾经经历体味过的。

        虽然把krist囚禁起来,与他并没有干系,可他也是曾经伤害过krist的一员,他理应尝一尝的。

        然后,他也同样找出了一个颇负盛名的记者,将这从前的真相通通写了出来,刊登在各大报纸周刊之上。他只是想还给krist一个清白,但愿还不会迟。

        他希望krist也能瞧见,但是,他去了哪里呢?

   

       所以,60章是完结不了了……

评论(3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