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50)

完结撒花🌸花🌸花🌸


从家里拿出了护照的krist,坐在singto的车上忽然就有了一些踌躇。

其实也不算是突然了,在他跪在房门前的那时候,脑子里就已经生出这种想法了。

“krist,你怎么了?在想些什么?”见到krist这一副心不在焉而且欲言又止的样子,singto不由得问道。

“P'sing,我们先去医院吧,我想去看看伯父,我们迟早要面对的。”krist抬起头,咬着牙说道。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样。

原来这个人一直在纠结着这件事情,singto不禁笑了笑。“好啊,你是不是有些怕啊?”singto故意这样问道。

“怎么可能啊?P'sing在说些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害怕?再说了,我又不是没见过P'sing的爸爸。”krist摆了摆手,似乎这不过是小事一桩。

“好,好,好,那我们现在就去吧。”singto有些无奈地驶走了车子。

krist也不想的,他更愿意现在就立即去北欧,可这样他是不会安心的,便是看到了极光,也总不会觉得有多欢喜难耐。

因为他和singto还有最后一道关卡没有通过,那是亲眼看到singto父亲的点头,亲耳听到他的祝福。

如果他和singto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那么krist定能高兴的感天谢地的,再见到极光,岂不是上帝最美好的施赠吗?

这样才有万分的意义。

krist此时的心就像他日常手下被敲打的架子鼓一般,有着咚咚的声响。若不是P'singto还坐在他的旁边,他又不想让singto看他的笑话,否则他是一定要紧紧地按住自己的胸口才行了。

这样,他的心才不会一不小心就跳了出来。

“krist,放轻松啦。”一旁的singto又怎么会看不出来krist的伪装,他不得不赶紧安慰一下他。

“嗷咦,P'sing,我现在很好。”krist装的更像了。

singto只好把车的速度加快了,只是想krist能少一些煎熬。

当krist站在病房门口前,不由得还是微微地顿了一下,他的害怕一下子像是涨潮了的海水,变得有些不可收拾。

“我们进去吧。”singto行上前来攥住了krist的手,轻轻地说道。

“P'sing,最好还是别牵手进去了,我怕……”krist说着说着,就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他却没有想到,singto将自己的手攥的越来越紧,像是不准他撤去半分一样。

“P'sing……”krist有些不解,刚抬起头来就撞见了singto的那一双盛满了星星的眸子。

“krist,放心吧,不会太难的,我的父亲他都知道的,知道我喜欢你。”

krist一下子就愣在了原处,耳边singto那轻柔的声音还在会响着。当他被singto拉进病房的时候,他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爸爸,我带krist来见您了。”当听到singto的这一句话之后,krist脸上的茫然才渐渐的消散。

这下他更是连站着都有些不安了,他的手心也慢慢地生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也应该把singto的手打湿了吧。

krist也不敢抬头,那样子就像是初见公婆的小媳妇,拘谨又紧张,生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好。。

这样子哪里像是在摄像机前还能云淡风轻应付自如的小王子呢?

“唉。”一声悠悠的叹息飘进了krist的耳中,krist的心一下子就跌落进了深处,手上的汗也瞬时间就停了下来。

“你们当真是白费了三年的时光,在一起就好了。”singto的父亲笑了笑。

身边的singto也笑了笑。

只有krist依旧懵着,这剧情同样变得太快了,快到krist那聪明的脑袋已经反应不过来了。

所以,这是根本就不用多说些什么,他的父亲就已经同意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吗?

所以,他的P'sing是个大坏蛋,明明就知道的,却不告诉自己,害的自己担心了一整路啊喂!

krist也笑了,却不动声色地下了力气地掐了掐singto的手,也算是报复吧。

“你们要好好地在一起,要互相包容,在一起真的很不容易。”singto的父亲接着说道。

krist和singto齐齐地点了点头。

当krist从病房跟singto的父亲告别之后,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像是做了一场太美好的梦境一样。

上天终于要温柔地对待他们两个人了吗?这一切都太过于简单容易了,简单的有些令人发慌,容易的有些令人疑惑。

“P'sing,这样就好了吗?他们都同意了?都同意了吗?”krist面对着singto,有些急切地询问着。

singto笑了笑,双手覆在了krist那因为激动有些颤抖的双肩上。“没错,krist,他们都同意了,我们赢了。”

krist这才算是彻底地安下了心,他猛地就钻进了singto的怀抱中,奶声奶气地说着:“P'sing真是个大坏蛋,为什么之前不跟我说你父亲这么好?害的我担心了一整路?”

“krist,你不是说你不怕吗?”

“哼,P'sing,我不想理你了。”

“不想理我怎么还抱着我?还抱的这么紧?”singto有些无奈地笑着说。

krist只是抱的更紧了一些,什么也没有再说。此时此刻,什么也比不上singto的这一个拥抱来的更让他舒心。

“krist,我们现在就去北欧吧。”

“好。”

singto又回了一趟家,拿上了单反和护照,他们两个人说走便走了。

他们选择的地点是挪威,这个被评为全世界最宜居的国家。

刚坐在飞机上的krist明显显得很是雀跃,一会儿枕一枕singto的肩头,一会拽一拽singto的袖子。

但是说出来的话也不过是那重复的几句话。

“P'sing,我真的好高兴啊,没有想过真的和你一起来看极光了。”

“P'sing,等极光出现的时候,你可要要记得帮我拍照啊,拍的好看一些。”

“是,是,是,我都记住了。”对于krist的这种多动,singto是早就习惯了的。

他知道,再是多动停不下来的krist,没一会儿就要沉沉地睡去了,直到飞机落地前一刻才会醒来。

果然,那个整个飞机上最吵的人,现在已经伏在他的肩上,睡得正香着呢。

singto有些无语的笑了笑,他的手不受控制地就摸上了krist的头。

顺毛的他可爱的紧,singto抚了抚他的头发,这才发现他似乎是上了瘾,不肯撤下来了。

这一次,是krist睡得最安稳的一觉了,这感觉竟比家中的软床还要舒适。

只是苦了singto了,被krist的那个大脑袋压了这么久,他的肩膀已经没有了知觉。

果然,就在飞机快到降落之后,krist才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地问道:“P'singto,是快到了吗?”

“对,马上就到了。”

krist马上就来了精神,又开始重复起那几句话来,singto被他弄得很是无语。

他们去了观赏极光最好的地方——svalbard群岛,虽然已经很晚了,可是他们还是马不停蹄地去等到极光的来临。

也许上天真是赠予了他们十足的好运气,krist贴在singto身边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就看到了极光。

不是那种微弱的险些觉察不到的极光,而是那种绚丽多彩,整个天空都像是放起了好看的烟花一般的极光。

krist特别激动,满脸泛着喜悦的笑容。指着极光大喊:“极光,是极光诶!P'sing,快点拍照!”

singto笑着应答,赶紧拍起了照,只是他觉得饶是这极光再好看壮观,可在他的心里,终究是比不过面前那欢喜的人明媚动人 。

这场极光延续的时间还不短,当singto放下相机的时候,天上的极光依旧没有散去。

singto忽然就有些感慨,三年之前的这个愿望,只关他们两个人的承诺终于实现了。

实现的这样的美满,美满到他只觉得是假的,可面前的那人依旧在笑着,笑得那样的好听,笑进了他的心里。

“krist。”singto从背后一把搂住了krist,“krist,我爱你。”

就让这天上好看的极光为他们的爱情做个证吧,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

“P'sing,我也爱你。”

krist转回了身,不由分说地就献上了自己的唇,在漫天的极光下吻住了singto。

singto也立即回吻了过去,舌头很灵活地就撬开了krist的牙关,唇齿再次紧紧地相依。

吻至动情,吻至再也无法呼吸的时候,他们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彼此。

krist都有些站不稳了,直直地瘫倒在了singto的怀里。

“krist,你愿意嫁给我吗?”singto沉沉的开了口。

“嗯,嗯?凭什么是嫁啊?”就在krist没有犹豫地回答之后,他才顿时觉着这个“嫁”字似乎有些不对啊!

“好,那你愿意被我娶吗?”singto压下了笑意,再次问道。

“愿意。”krist羞涩地说。咦?怎么还是觉得不对劲啊?

“嗷咦,P'sing,你……”krist还没说完,他的所有话语都被淹没在了再一次的深吻之中。

“唔……”krist只能发出这样的音节了,这次他终于记得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你愿意吗?”singto结束了这个吻之后,又问了krist一次。

“我愿意!”krist早就被singto吻的七荤八素了。他只觉得刚才的那个深吻像是抽走了他所有的神志一样。

“愿意什么?”

“愿意嫁给你,愿意被你娶,P'sing。”krist晕晕乎乎地说道。

极光之下,singto眸中的光亮却比那极光还要耀眼。

完结!!!
by:雁尔暖暖
2017.7.16于江苏昆山

写了大约两个月了,在写下完结的那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全是不舍。
请各位读到这里的人,能不能来一个赞或是一句评论呢?想知道你们对于我的文的看法。
谢谢各位的支持!😊😊

评论(94)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