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35)

又是双更诶,快来夸我!!!

“好了,P'singto,我上来了,你可以走了。”krist像是有几分故意一样地把自己的头贴向了singto的耳边,笑着说道。

还不忘在他的耳边吹了几口热气。似是挑逗,其中的意味便是连krist自己也不清楚。

他只是想这样做,想靠近他的P'sing,可是当靠了过去的那一刹那,可他却又害怕,害怕他的P'sing再一次决绝地推开自己。

这种事情,他的P'sing做的很是擅长。

他的P'sing可以很是洒脱地离去,可他呢?他只能在那个泥潭中兀自挣扎,可是越是挣扎,就越陷越深。

“好。”singto的耳边虽然是酥酥麻麻的,可他还是很镇定地回道。也不知道是有几分故意地把头偏了过去。

krist 自然是察觉出了singto那细微的抗拒,他什么也没有多说,面上的表情也未变,至少还是那样淡然的。他只是把自己的脸紧紧地贴向了singto那并不宽厚的背上。

就这样,就仅仅是这样而已,这样就已经足够了。krist 轻轻地闭上眼睛,singto身上那好闻熟悉的气味一直萦绕在他的鼻尖。

两个人就这样无言地走在那细软的沙滩上,听着singto那均匀沉稳的脚步声,krist 突然觉得无比的安心。

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一抹明媚的阳光在自己的眼前。

如果时间能就此静止在这里就好了,krist在心里悄悄地想道。

可是,这怎么又会可能呢?上天从来没有遂过自己的愿,想来,也许上天便是连自己的愿望也没有听到吧。

算了,不想了,krist 不想再纠结这些令他心烦的事情了。

也许他应该向singto学习的,学着做一个爱逃避的人,这样应该会活的快乐一些吧。

这样其实也挺好的。

“krist,为什么会这样?你怎么会溺水的?”良久之后,singto 终于开口问道。

“那P'singto怎么会来救我的呢?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半响后,krist 也终于回应道。

“krist,我只是去另一边拍照去了,并没有走。”singto淡淡地说道。

“krist,那你是怎么……”singto只是想知道krist 究竟发生了什么。

“P'singto,如果你真的有这么关心我,那天你为什么不来赴约?你明明知道的,我等了你这么久……”难得的,krist 这次没有委屈,反而是加重了语气,更像是叙述着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krist,那天我有事情……”singto皱了皱眉,有些为难地说道。

“P'sing,有些事情我都清楚的,我没有这么傻。”singto听不出krist 的语气到底蕴着些什么。

“krist,我,不是……”singto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算了,你不用说了,我困了,不想听了。”krist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singto的话。

那些敷衍的话,krist 是不想再多听了的。有些人或事,他也应该学会拒绝了的。

就像是singto为什么会从中国再次回来,krist 也不想问他了,问他又如何,大约也不会得到他多么真心的回答。

又何必呢?krist 觉得自己已经渐渐长成了一副刺猬的模样,只能用着最尖利的刺来保护自己,寻得一丝最卑微的欢愉来。

“那好吧,你睡吧,马上就到宾馆了。”singto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krist没再说话,慢慢地又将眼睛闭上了。只是这一次,他没能再看到阳光泄进来,只有无尽的黑暗袭来。

终于找到了一个还算是不错的宾馆,singto开好房间之后,便一步一步地把krist 背上了三楼,汗水蒙了满面,他也并不觉得累。

昏昏沉沉之间,krist 只觉得有些颠沛,却并没有醒来的任何迹象。

把krist轻柔地放到床上之后,singto 只想赶紧去洗上一把脸。

只是当他刚一转身,想要迈上步子的时候,他的手便再次被一只手抓住了。

singto再瞧过去的时候,krist的脸上已经冒出了薄薄的一层汗来,也尽是痛苦的神情。他的面目有些扭曲着,singto只以为他是做了一个噩梦。

“不要走,P'sing,你别走……”krist轻声呢喃着,可是singto却听的极为清楚。

同时,singto也觉得覆在自己手上的力气又大了些,似乎是生怕他离开一样。

singto只好坐在了床的一边,紧紧地握住了krist的那只不断抖动的手。

“好,好,好,我不走,你好好睡吧。”singto的身子向前覆了过去,他怕krist听不见自己的回应,只好也贴近了krist的耳边,一遍又一遍的承诺道。

krist 仿佛听见了自己的话嘴中溢出的呢喃不再那样的慌张,脸上的神情也终于算是安定下来了几分。

singto也不敢乱动,只是一直在静静地盯着krist 的睡颜,盯得有些失神。

突然,krist 的手机毫无预兆地响了起来,krist 只是微微地皱了皱眉,似乎并没有被那铃声所扰到。

singto怕krist 会遇到什么急事,只好小心地找到了他的手机掏了出来。

只是手机刚一被他找到,屏幕上的那个名字还是让singto的心漏跳了半拍。

愣怔了半响之后,singto还是摁下了接听键。

“krist,你玩好了没有?你现在还在苏梅岛吗?”电话那面的女生不需要细想,脸上一定带着极其好看的笑容。

singto不由得握紧了手机,嘴唇动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好。

“喂,krist,你还在吗?怎么不说话?”对面的preaw像是察觉出了不对劲,不禁有些惊异。

“我是singto 。”singto慢慢地开了口。

“什么?你现在和krist在一起?为什么是你接的电话?krist呢?”

不难听出,preaw那质问的语气里有些慌张不安。

“krist现在在苏梅岛的xx旅馆中,你过来吧,我也该走了。”singto淡淡地说道。

“好,我现在马上就过去。”

“嗯。”singto挂了电话之后,就开始尝试抽回自己的手。

没有办法,krist 攥的实在紧了一些,singto试了好几次也没能成功。

每次他的手有了想要抽回去的动作,krist 的眉头就会再次皱起来,握的也就更紧了一些。

singto也怕吵醒krist 的好眠,只是一会儿,他的女朋友就会来了,总不能让preaw 看到如此的一幕吧?

正当singto还在纠结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发来了一条短信,问他什么时候从苏梅岛回来,拍的照片如何了。

singto像是受了一惊,瞬时间便坐的直了一些。前几日病房中,父亲劝诫他的,他向父亲保证的,那些令人伤悲的话语,一起齐齐地涌进了singto的脑海中。

他的脑子一下子疼了起来,后来,也就是在一霎那之间,singto速速地抽出了自己的手。没有纠结,没有犹豫,有的只是他唯一仅剩下的决绝。

评论(38)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