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九)

singto看了看自己身边的krist,记忆一下子就涌到了那些明媚灿烂的时光,他们两个人牵手同行,一起参加颁奖礼,一起参加见面会。那些相伴的日子里,singto可没少见到krsit这样撒娇的神情。
虽然这并不久远,左右不过是几年的光阴,可singto怎么都觉得像是蒙上了一层灰尘,再怎么吹拭都回不到最初的那样清明了。
原来krist并没有变,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变的人从来都只有他一个人罢了。
既然下了决心想要一个崭新的开始,那就索性断的干净利落些。Singto一直都是这样想的。他本来以为自己从生活了那么久的故乡来到可以算是异国他乡的陌生地方了,这样应该算是利落了吧。
可事情怎么就像又回到了原处一样呢?怎么他就是逃不过krist呢?
仿佛他就是他生来的克星一般。
“krist,我说了,我要赶时间的。”singto皱了皱眉,没有半分的犹豫。
“哥一定还是想逃避的吧?偶遇一面与多年不见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再见之后便是再也不见了吧?”krist问道,其实语气已经是肯定了。
Singto默然不语,脚步动了动,他只是想绕开krist,离开这个令他有些呼吸不通畅的地方。
分明这是他这几年来最爱来的地方,有着最清新的空气。
“哥……”krist拽住了欲走的singto,双手突然就向下滑了去,直直地落到了singto的裤袋处。
Singto身子募的一紧,待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口袋中的手机已经跑到了面前的那个人的手里。
“哥,你的手机我拿到了。”似乎有一丝挑衅的意味。
“krist!把我的手机还给我!”singto的脸上莫名的开始漾起了一抹紧张,语气也重了几分。
“哥,我不给,除非你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krist又将手里的手机扬高了几分,作势要打开他哥的手机。
“krist!”singto嘴里那些即将要溢出的狠话突然便坠进了他的心底深处,对于singto来说,无论krist做了什么错事,他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从来没有责怪过他。
因为他不舍得,他也不想看见krist那埋着头、低着眸、泫然欲泣的样子,睫毛上似乎都挂上了一滴泪珠。
这样的他,他心疼都来不及,哪里还能生出责怪他的心思呢?
“哥要不要把电话号码给我啊?”krist又举了举手里的手机,他也顾不上singto的手机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才能让一直神色淡定自若的singto染上焦急呢?
“好,我说,你先把手机给我。”singto像是认命一般地说道。
Krist也很听话,将手机还给了singto,因为他知道singto不会骗自己的,他向来是说到做到的。
“哥,我知道你不会骗我的。”krist松了一口气道,还不忘观察着singto的表情,确定他没有因为自己的举动而生气。
Singto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淡淡地报上了一串数字。krist大脑转的飞快,那串数字在他的嘴里一个劲的念叨着,被他赶紧地输到了手机中。
再一抬头,singto已经走了,趁着他的背影模糊在他的视线之中的时候,krist大声地叫喊道:“哥,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Krist知道singto是真的有事情要忙,否则他怎么会轻易地放他走?他还想问singto的手机里到底有什么宝贝呢?
moon就是这样看着krist的双眼中都噙满了掩不住的笑意,不禁有些疑惑。这样的krist,她可从来没有见过。
果然,krist还是笑起来更加的帅气,moon特别的想知道刚才他与那个男人聊了些什么,怎么回来之后,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就像是一株枯柳重新地又焕发起生机来。
“krist,刚才的那人是谁啊?”
Krsit只是淡笑不语,“P’moon,我们该回去了。”
Singto匆匆地赶上了公交车之后,便望着手中的手机有些失神。手机上似乎还遗留着krist最真实的温度,singto不知怎么的,就将手机后壳慢慢地贴在了自己没有伤痕的那边脸上。
仿佛是krist的手抚过他的脸颊。
片刻之后,singto才像是恍然一般,赶紧就将那手机从脸上抽开了。
脸颊还残留着滚烫的温度,singto悄悄地想,自己刚才一定是疯了。
Singto打开手机,映入他眼帘的便是一张krist的照片——正是他们从前来杭州的那一次,在西湖边,singto亲手为他拍下的那一刻。
Singto的嘴角开始漫起苦涩的笑意,一晃眼,原来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当年singto下定决心之后,那电脑中存的满满当当的为krist亲手拍摄的照片,他都删去了。
可singto当年始终是舍不得删去这一张照片,竟然一直留到了现在,他一直设为自己手机的锁屏的。
也无非就是想每天都能见到心中所念的那个人罢了,其余的singto又哪还会有盼头呢?
Singto是万万不能让krist看到的。
Singto的指腹慢慢地滑过手机上krist那张明媚的脸,然后没有犹豫地便摁下了删除键。一瞬间,像是心中那深深盘踞的根叶被人狠狠地拽起,又像是被人死死地掐住了咽喉。
Singto痛的险些无法呼吸。
这是他与krist的最后一抹牵连,如今,什么也都没有了。

评论(8)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