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一)

再一次从噩梦醒来的时候,krist还是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同样相似的梦境已经在他的脑海中缠绕很长的一段时日了。
长到krist也记不清了。
Krist抓了抓那有些凌乱的头发,早就已经没有了半分的困意。他下了床,也没来的及穿上拖鞋,一把就将窗帘拉开了,阳光猛地便泄了进来。
洒了他满脸。
昨夜入睡之前,昏黑的夜色中找不到那一抹月色的身影,可谁想到第二天的一早,太阳竟会这样的明媚。
果然,太阳与月亮两者是没有办法相依相守的吗?
Krist的嘴角扯出一抹无奈的笑意,就在他立在阳台前发呆的时候,一声清脆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是有人给他发Line了。
Krist一下子就被惊醒了,他却以为刚才还是他的一场梦。
是啊,这几天他一直过的便是浑浑噩噩的日子,早就分不清究竟什么是梦境,什么是现实了。
脚心处已经传来了渗人的凉意,直到他的双脚站的都有些麻木了,他这才想起来,向着床上的手机处走去。
会是他吗?
Krist从来就没有觉得以前自己有这么紧张过,一颗心仿佛已经跳到了他的喉咙处,好像只要他张开嘴,那颗已经不受自己控制的心就能一下子飞跃出来。
多像是已经在弦上的箭。
Krist一面祈祷着,一面绝望着就走了过去。他呆呆地拿起手机,摁了一下侧面的键,等了好久,也没见手机屏幕亮起来。只是那提示有新消息的小圆点还一直在飞快地亮着。
便是这一点微不可闻的光,竟将krist的眼睛刺的生疼。
Krist快要不能呼吸了,他死闭着眼睛,又赶紧摁了几下,这下手机才终于像是有了反应。
映入krist眼帘的却是Preaw的一条消息。
——今晚你有空吗?我们老地方见。
Krist的嘴角又咧开了一抹弧度,他其实早就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那个人既然决心想要远离自己,别提主动给自己发消息了,便是任何的蛛丝马迹也不会留给自己的。
他向来就是这样一个决绝的人,自打那年他从农大转到曼谷大学的时候,krist就已经发现了。
没想到这么多年,他还是一直都没有变化,甚至是决绝的更加的厉害了。
雷厉风行,我行我素,决绝的是想将一切的人都拒之他的心门外,也将自己未来的那条平坦广阔的星路彻底地埋葬了。
泰国的娱乐圈已经许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了,就连当年那些狂热的粉丝也渐渐地忘却了他们曾经那样的疯狂喜欢过一个叫“singto”的可爱的人。
更何况自己也仅仅是他的一个朋友罢了,唯一比他那些平常的朋友多的便是自己曾与他组过一段时间并不算是短的一对cp罢了。
仅此而已。
Krist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发了多久的呆,总之当他想起还没有给preaw一个回复的时候,手机屏幕早就黑了。
——好,不见不散。
这是krist想了好久才想出的最是恰当的回复。
当他到达那个被preaw叫做“老地方”的餐厅的时候,他发现她已经端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了。
原来自己迟到了。
Krist望着那看着窗外风景的preaw,愣怔了片刻,嘴角处的笑连续变换了好几个弧度,直到他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向着她的方向慢慢地走去。
脚步忽然就变得沉重的很。
“preaw,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Preaw这才慢慢地将自己的视线收了回来,“你终于来了?”
“今天公司有事情,实在是对不起了。”krist不禁有些内疚。
“krist,你不用道歉的,从前约会的时候,你不也经常来迟的吗?”preaw突然就顿了一下,低着头望着面前那杯已经冷掉了的水。“从前的你会搂着我,在我耳边轻声说抱歉,说会为我多点一道甜点作为补偿。”
Preaw那充满了委屈的声音还一直在krist的耳边回响着。只是krist不明白她为何会说这些。
Krist那有些空洞的双眸开始望向了看不清情绪的preaw身上。“preaw,我今天实在是太累了。”
“从前的你每天也很累。”preaw突然就抬起了头,双眼正好对上了krist的眸子,“所以,我们之间究竟是变了些什么呢?不,更应该说究竟是谁变了?”
Preaw的声音愈发的尖利了起来,像是一把尖锐的剑直直地逼向了krist,逼得krist无处躲藏。
Krist已经察觉了周遭人不断转来的视线,他没有多想就一下子把preaw拉出了那个餐馆。
待到到了人少的地方,krist才停下了脚步,回头问她,“你刚才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krist,我不信你是一个迟钝的人,你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preaw的话一次比一次噎人。
Krist的心猛地一颤,他的脸色忽然就变得苍白了几分。还好,因为这夜色的遮挡,preaw并未察觉出。
“我不知道。”
“krist,你非要我明说出来吗?”
Krist忽然就觉得面前的preaw有些可怖,像是一只在笼子中困得久了的猛兽,猛力地撕扯着坚硬的铁丝,不顾一切地只是想逃离。
哪怕双手鲜血淋漓,她也不管。
或许,她想要的,只是一个解脱罢了。
可krist并不敢这样做,他学不来singto那样的决绝,或许就是连preaw这样的勇气他也不曾拥有。
他能做的便只有羡慕了,羡慕完之后,他依旧会躲在笼子的最深处,偶尔徒劳地抱怨上两句。
他也知道这样并没有什么作用。
可除了逃避,他又能做些什么呢?他现在可是泰国当红的一线小生啊!
“你要说些什么?”krist沙哑着嗓子问道。
“你是不是喜欢singto ?”

评论(16)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