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SK】有机实验课轶事

     又是随便写写,嗯,突然觉得自己很有毒


      时间:周三

      地点:实验楼419室

      课程名称:从茶叶中提取咖啡因

       每周三上午,都是krist他们班的有机实验课,今天是他们上过的第二节课。上一周的那一节课,老师主要讲的是实验室的注意事项与使用方法。

       都是一些老生常谈的话了,krist听都听烦了。

       对了,老师顺便还给他们班分了一下组。两个人一组。

       有机实验不同于别的实验,要自己动手搭仪器,有的实验装置甚至比做实验的人还要高。这时候,便是体现出有一个靠谱的实验伙伴是多么的重要了。

       而且有机实验又号称是时间杀手,两个人都可能做四五个小时都做不完,就更别提一个人了。

       krist被分到的小伙伴是singto。

       krist有些不情愿,一个是因为他们两个人并不是很熟,另一个是因为他听说singto是一个挺不苟言笑的人。krist有些难以想象,就他这样一个话唠的人,他们两个人一起做实验……

       会有怎样的化学反应呢?

       再拿着那些名字难记还味道窜鼻的化学试剂,krist忽然有些胸短气闷,他是不是中毒了?

       krist顿时脑袋一个有两个大了。

       第一周的那一节课,krist坐在singto的身边,只感觉阵阵的低气压向着自己飘过来。

       他们那一节课,居然,居然,什么话都没有说!

       krist都快憋死了,一下课就赶紧跑到室友身边,滔滔不绝地胡乱瞎扯着。

       把他室友吵的都想捂住耳朵了。

       这次上课之前,krist就听说了,这次的实验很费时间,怎么也要做四个半小时。

       一想到自己要四个半小时不能随心所欲地说话,他就有些来气。

       凭什么自己不能说话?他就要说话,烦死他!

       打定了这样的主意之后,踏进实验室的步子都被krist迈的铿锵有力起来。

       他还没有走到自己的实验桌的时候,就看到singto已经立在实验台之前了,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走近了,他才发现,原来他在玩手机。

       “你怎么来这么早?吃早点了没?”krist笑着问。

       “吃过了。”singto淡淡地回着。

       “那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我习惯了。”

       “哦。”krist拉着长长的尾音应着。

       他只不过是趁着这时间来找着新的话题罢了。

       “你在玩什么?”krist凑了过去。

       “游戏。”

       “什么游戏?”krist有点想吐血。

       “没什么,要上课了。”singto关上手机,把手机插进兜里。

       “那怎么了?老师还没来呢?”

       “我实验课不想玩手机。”

       “为什么?”

       “实验课有意思。”

       krist愣愣地点着头,心里却想着,我觉得你更有意思。

       没过一会儿,实验老师就来了,krist只好闭上了嘴。

       “预习报告写了没有?把你的实验报告拿出来。”老师在前面布着命令。

       krist有些心虚地拿出了实验报告,他确实有写,只不过有些偷工减料罢了。他的实验装置那一栏并没有画图。

       死难画的图,烧瓶,烧杯,电热套,蛇形冷凝管,直形冷凝管,光是想想就觉得难画。

       他干脆没有画。

       想着想着,老师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开始翻起他的实验报告,“图呢?怎么没画?”

       意料之中的一句话,他还是没能混过去。

       “还没做实验呢!我都不知道我做实验的时候,装置会被自己搭成什么样,老师说了,要照实画,所以我没有画。”krist脑子转的极快。    

        这话竟将老师说的无言以对,只好去翻了他旁边singto的实验报告。

        “以后不许这样做!自己画,一个比一个懒。”老师的声音似乎听起来有些无奈。

        “知道了。”singto点点头。

        krist有些好奇地撇过眼去,差点没笑出声,原来singto把书上的装置图剪了下来,端端正正地贴了上去。

        “牛B啊你!”krist不禁给singto竖了一个大拇指。

        “比不上你,没画居然还能蒙混过关,你比我更懒。”singto有些不屑地开口。

        “哈哈哈,小事一桩。”krist对于这种夸赞,似乎有些飘飘然,笑的别提有多灿烂了。

        老师开始在前面讲着实验原理和操作。

        krist也都没有怎么听,听了的也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没什么用。

        讲完之后,就该各自去拿器材,搭装置了。

        krist不想碰那铁架台,就自告奋勇地去拿了器材,来来回回地拿了好几趟。

        “索氏提取器呢?这么重要的你居然没拿?”singto瞥了一眼摆在桌上纷杂的器材,一边开始调整起铁架台,一边淡淡地说。

       “哎呀,忘了。”krist又拐了回去。

        singto摇了摇头,拿起蒸馏烧瓶去称取50ml的无水乙醇,还有10g的茶叶。

        两个人终于搭好了实验装置,还算是顺利。与其说是两个人一起搭的,还不如说是singto在需要第三只手的时候,krist顺便帮了一下忙而已。

       krist倒乐的轻松。

       开始加热起来,singto捣了捣krist的肩膀,“记着时间,数据。”

       “好嘞!”krist笑着拿起纸笔来。

       “还要加热挺久的,你们去隔壁实验室搬凳子来坐吧,一个组去一个人就好了。”老师转了几圈,开始说道。

       krist听此言,速速地向着四周瞄准,一下子就瞧到了周围恰好有一个板凳,他飞快地搬了过来,坐了下去。

       一个字,懒!

       krist坐了下来,这也不闲着,开始望着索氏提取管,还有里面他们自己包好的茶叶包。

       “你是不是温度调的太高了?老师不是说了吗?里面的滤纸不能糊了,糊了要扣分的。”

       “不是这一步,是烘干的时候。”singto站在他的一边。

       “还是调低一点吧,”krist拧了一下电热套上的旋钮。

       “这样太慢了,本来这个实验就久。”singto又给扭了回来。

       “不能糊,不能糊呀!”krist又伸出手来。

       “我这才78°C,你家纸这就能糊了?再说了,外面还有提取器呢!瞎担什么心!”singto用手护住了那个旋钮。“而且,我说了,老师说的是烘干那一步,不是这时候,一天天听些什么呢?”

        krist却不大相信,老师刚才讲的时候,他偷偷地看了一下他,他明明也都没有听,好不好?

        krist撇了撇嘴,是谁说的他不苟言笑的?是哪一只眼睛看见他不苟言笑的!

        不糊就不糊嘛!他怎么这么多话!

        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krist又忍不住了,他傻乎乎地站着干嘛?全班都坐着呢,就他一人儿站着,显得自己这边特别的引人注目。

        krist抬起头,不满地说着,“你能不能坐着?”

        “不坐。”

        “为什么?”

        “不想坐。”

        “那你怎么不给他搬一个凳子?”对面的女生笑着问道。

        “他是在……”

        “我是在这屋里搬的。”

        他俩异口同声地答着,只不过中间的时候,singto的声音弱了下去。

        “怎么不搬个凳子?”老师显然也已经发现了。“是不是那屋里没有了,那去421去搬去。”

        “好。”singto听话地去搬了凳子。

        “切。”看着singto离去的背影,krist不禁切了一声,还以为他真的不想坐呢!

        能不能实诚一点,就像自己一样!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十分非常极其无聊了,看着提取器,等待虹吸现象的出现。等着一次次的虹吸,知道冷凝管滴下来润湿茶叶包的水渐渐变得清亮起来。

       老师黑板上写的是做七次虹吸,可krist看着,七次哪里能够呀!他有些焦灼起来。

        “上一节别的班有人做了十七次虹吸呢!”老师很是应景地说了这么一句。

        “可千万别糊了。”不知道为什么,krist无意识地就说了这一句话来。

        他自己都觉得很是惊奇,话音落下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啥。

         “大哥,不糊,不会糊的。”singto似乎有些崩溃。

        “不敢当,真的不敢当,这怎么能当呢?”krist笑着挥了挥手。

        “能,能当。”singto拂去他的手,望着虹吸管,“快,快,看时间,马上虹吸了。”

        “好嘞。”krist看了看手机。

        “虹吸了。”singto笑着说。

        “嘿,真好看。”一溜儿泛着隐隐绿色的水上升到虹吸管的顶端,又“唰”地落了下去。krist一脸惊奇地指着虹吸管。

        “记录时间没?”

        “记了,记了。”krist边点头,边在纸上写下时间,“对了,hong是彩虹的那个虹吗?”

        “是。”

        “好嘞。”

        singto往那纸上看了看,“兄弟,xi是吸引的那个吸,你给我写分析的析?”singto无语的想要扶额。

        “那个吸啊!怪不得我看着有些不对劲。”

        “得了吧你!”

        “这虹吸到底是什么啊?”krist又找不到要说些啥话了,只好和singto聊起这个了。

        “不知道。”

        “呵咦,那你……”

        “别说了,记时间,又虹吸了。”

        krist埋头开始写着。

        他们一共做了15次虹吸,然后该到了蒸馏的时间,半烧瓶墨绿色的液体,时不时的有抹茶的味道钻进他们的鼻子之中。

        他们都把头探了过去,想好好地瞅着烧瓶里的液体,似乎是想看看这咖啡因到底是何模样。

        两颗头快要凑到了一起,krist忽然觉得有点热,一定是电热套的温度调的有点高。

        他装作无聊一般地坐了回去。

        krist坐在凳子上,刚想好好地伸个懒腰的时候,那人淡淡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你,去称点儿生石灰来。“

        “多少g?”他不想听他的,他干嘛不去称?可是,他已经站了起来,还问了出来。

        算了算了,称就称!谁怕谁!

        “黑板上不是有吗?”singto很不耐地说着。

        “切,知道了!”

        下一步是用蒸发皿将蒸出来的液体和生石灰活在一起,慢慢地蒸发成粉末!

        多么浩大的工程。

        krist坐在一边,看着singto不停地用玻璃棒搅拌着。

        看得时间久了,他都为singto的手觉得累。

        “要不,要不我来搅一会儿?”krist纠结了半天,这才终于问出了这话,他也怕累却又觉得一直让singto做这苦差事,有些内疚。

       “不用了。”多好听的三个字,krist刚站起来的身子立马就坐了下去。

       “我怕你把它搅翻了。”不咸不淡却听来欠揍的声音悠悠地传了过来。

       “怎么可能?我这么稳的人,你真是胡说八道,你搅翻我都不会……”

       “兄弟,闭嘴吧……”singto有些无语,他想清净一会儿,在krist滔滔不绝的时候,他的手微微一颤,险些真的打翻。

       “叫我大哥呀!”

       “神经病。”singto撇撇嘴,“去拿滤纸和牙签,扎孔去。”

       krist笑着去拿了。

       krist专心地扎着孔,太过专注以至于他扎的那张滤纸是全班孔最多的。

       “怎么扎的这么密?”老师不禁问道。

       “这,这多完美呀!”krist脸都不带红地夸着自己。

       “切。”singto边搅着,边鄙夷地看着krist。

       难不成是这滤纸相称的缘故,他竟然觉得他的肤色白皙的很,但却比那满面都是孔的滤纸好的太多。

       他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眼,继续搅拌着。

       终于那墨绿色的液体在他手中的玻璃棒之下,渐渐地成了固体,只不过,这一坨坨的,像是那啥一样……

       “咦,这像是屎一样……”

      “你闭嘴!”singto顿时觉得自己搅不下去了,“要不你来?”

      “算了吧,我接着去扎我的滤纸去吧。”krist灰溜溜地去前面又拿了一张。

      这次krist到没有扎了太多的孔,他扎好之后,举起来,让singto看了看。

       “完美……”singto瞅了一眼,应承了一句。

      他就爱听这几句。

      “个屁,还完美……”krist扔下了滤纸,坐在了一旁。

      singto顿时不想再说些什么了。

      碾成粉末之后,终于到了最后一步——升华。

      singto把那满身伤痕的滤纸垫在下面,“看见没,是这张滤纸,是这张不能糊!”他对着krist,强调了一句。

      “知道了,知道了。”

      最后他们俩荣获全班实验做的最慢的一组,还不得不打扫着实验室的卫生,这场面,有些凄惨。

      “产率也不高,就0.01g,还要做卫生……”krist开始抱怨起来。

      “不,是0.0158g。”singto拿着扫把在一边纠正着。

      “有什么区别吗?”

      “四舍五入,那就是0.016,再入一下,那就是0.02了。”

      “切。”krist拿着抹布,表示不想理他的这一点用都没有的话。

     “singto,是谁说你不苟言笑的?”

     “krist,那是谁说你可爱的!”

     “什么?放屁!才没人这么说过呢!老子才不可爱呢!”krist被singto的这话气的狠狠地擦了一下桌子。

     (桌子表示很无辜) 

      “是谁胡说八道的!”

      “你猜啊?”singto笑着放下了扫把,“这么慢,我去按电梯了。”

      “等会儿我,你还没说呢!”

      “电梯来了呀!”

      “等我!”krist放下抹布,匆匆地跑到电梯面前。


评论(22)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