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勉强幸福

听到了这首歌,忽然有些脑洞,随便写一写的。


      他坐在那个铺着一张碎花桌布的桌子前,桌面上摆满的是他爱吃的饭菜,还有一个好看的蛋糕,桌沿上还点着两根漂亮的蜡烛。

      浪漫的氛围,暧昧的氛围,他坐在那里,坐的久了,竟然有些晕乎乎的。

      他在等他,等他也好久了。

      他说过,会来为自己过生日。

      没错,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寂静的门口终于有了微微的动静,他听见,他用着自己给他的钥匙在开门。

      他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嘴角终于动了动,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望着那门口。

      他走了进来,屋内的光亮有些暗,许是他为了配合着这种暧昧不堪的气氛。他没能瞧清他的脸。

      他慢慢地踏着步子向着他靠近,他听着他一步步的声响,竟突然觉得很安心。

       “krist,你回来了?”他眨了眨眼睛,他没有看错。

       “嗯。”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嘴中溢出轻响,他伸出了手,“送给你的,生日快乐。”

       “什么东西?”他满含欢喜地问道。

       这是他陪自己过得第一次生日,自然,这也是他从他手中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

       以后,未来,还会有很多很多,他一直都相信。

       “你可以拆开看看。”krist淡淡地说着。

       “好。”他笑着拆开了礼物盒子上的彩带,这才发现,在盒子中安安静静躺着的竟是一张唱片。

       是那个乐队的唱片,是她最喜欢的那个乐队最值得珍藏的唱片之一。

       可却不是他喜欢的。

       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凝固,他嘴角的弧度渐渐地消失,昏黄的灯光映在他的脸上,竟是惨白无比。

       他怎么能这么对自己?

       可krist竟像是毫无察觉一般,他再次淡淡地启唇,“生日快乐,suli。”

       话音还未完全落下的时候,krist像是发觉了什么一般,他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自觉地向后微微地退了几步。

       他攥着那张唱片,望着面前那个人的一举一动,突然有些想笑。

       他果真笑了起来。

       感谢你记得我的生日,却好像忘了为谁庆祝。

       这张唱片她会喜欢,你是否送错了礼物?

       太多的质问想从他的喉中涌出,可他只是轻轻地嗫嚅了几下嘴唇,什么都没能问出来。

       笑容在他脸上蔓延了许久,久到krist已经回过神来,也想说些什么。

       “我们来吃蛋糕吧,你要插多少支蜡烛?”他还是转换了话题,这么自然。

       “这是我的28岁生日,插28根。”他只好如实回答,没办法,谁让他不记得。

        并不是他的记性太差,这只是看他是否愿意。那个人的一切,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krist拿起桌子上的蜡烛,替他贴心地一根根插着。

       “许愿吧,你要什么样的生日愿望?”

       “不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了。”他闭上眼睛,默声许着愿。

       他不会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

       他只要他好好对自己,这样便足够了。

       可是,这个愿望却这么难。

       “祝你永远年轻帅气。”他也给出了他对自己的祝福。

        他明明知道自己想要的并非这个,他永远都是这样,借着不同的由头,来装傻。

        真是难为他可以找出这么多的缘由来。

        可怎么办?他就是爱他这样傻乎乎。

         其实,没有一个人在乎。

         其实,有人在乎,那个死去的人应该在乎吧。

        “吃蛋糕吧。”他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

        可是他听不出。

        这蛋糕这么甜,可他的心却苦的想要流泪。

        也许,我们都是一样的糊涂,他自己也在装傻,各种由头,不是吗?

        他不介意,也介意不来,他只能配合着krist的演出。

        难得krist已经渐渐不觉得屈辱。所以,他只能笑,不能哭。

        他们两个人以后还要一起来品尝这勉强的幸福,要品尝很久很久。

        只要他不说分手,那他永远都不会放弃。

        吃过饭之后,krist打开了那个不常用的留声机。

        缓缓流出的那首歌是她惯爱听的,是她钟情的声音。

        krist陷在沙发里,他望着他的侧脸,神情是满面的满足。

        他突然发觉不出自己的心还是否跳动着,他只是呆呆地望着他。

        “singto,你的样子怎么有些恍惚?”突然,krist扭过头来,冲着他说。

        “我听的太投入了。”他只能如此解释,苍白无力。

        后来,他渐渐地没有声响,他上前靠去,发现他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她爱的歌,竟是这样的好听?伴着入睡,竟是这样的好用。

        他只是疯狂地爱着这个人罢了。

        这个终身难忘的生日里,他不知道他们两个人谁要更刻骨铭心一些。

        但他,怎样,都不舍得结束这浪漫的错误。至少还有一些可怜的浪漫。

        只好,继续踏进这场戏中,陪他一同做梦,演戏。

        他爱他,只是他不爱他。

        他爱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他只好将就地与自己过着日子,生死不明。

        “krist,我不放手,勉强的幸福,我也心满意足。”他将他抱上了床,吻了吻他的脸颊,和衣躺在他的身边,悄悄地说道。


评论(1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