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KS】……(15)

一路回到寝室的时候,singto仍旧没有醒来,krist虽然看不到他此时熟睡的脸庞,但他知道他一定睡得很甜。否则他怎么能在自己的背上睡了这么久呢?

krist又想起那两个二班的男生说singto醒的很早,他不禁摇了摇头,明明这样困倦,为什么还要起这么早?这不是难为自己吗?

krist出来的急,也忘记带了钥匙,他看了看面前紧锁的门,又扭头瞅瞅背上的singto,片刻之后,他做出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把singto叫醒。

再说singto是一定不希望别人看到他们这副场景的,“singto,我们到寝室了。”krist轻轻地叫喊着。

singto在他的背上微微地动了一动,却没有抬起头,似乎是不满有人吵醒他。

krist无奈地笑了笑,“singto,你真的得起来了。”

这次singto干脆连动也没动了。

“既然这么困,那你还起那么早干嘛?”krist突然就抱怨起来。

singto还是没什么反应,就在krist对singto这种无赖举动而无可奈何时,他的喉咙中开始发出了声音,只是没说一会儿就又沉沉地睡着了。

虽然很短暂,更像是若有若无的呓语,但krist听得很仔细,自己又琢磨了一番,才知道singto原来想要说的是“嗯”字。

krist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没再犹豫,他要把singto背到寝室里,背到他的床上。管别人怎么想呢?就算singto会恼他,那也是他醒来的事情了。他应该好好地睡上一觉。

他轻轻地敲着门,没一会儿门就吱吱呀呀地开了,singto又动了一动。

来开门的是off,他还没看清krist背上的究竟是什么人,他就觉得自己的面前一阵寒意掠过,他直直地就撞上了krist那一抹凛冽的目光。

off觉得有些莫名其妙,“krist,你这是怎么回事?”

“让我进去。”

off实在被krist瞪得有些怕了,他赶紧撤到门的一边,一方面还是想一睹krist背上那人的真容。待到krist彻底地走进了寝室,off才发现那人很是面熟。

怎么越看越像singto呢?

off就这样张大嘴巴看着krist慢慢地走向了singto的床位,然后又轻轻地把那人放到了singto的床上。off突然就有了一种错觉,他怎么觉得现在的krist怎么就这么温柔呢?和他平常见到的他完全不一样。

原来krist还有这一面呢?off觉得稀奇,立马就凑了过去。

那人果真是singto,“我去,这两人怎么搞到了一起?”off悄悄地纳闷着。

不只是off,二班的那两个人也都纷纷张开了嘴巴,这剧情怎么和他们各自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呢?他们认为krist能把singto背回来就是个奇迹了,而且更加神奇的是他们的班长居然毫发无损,身上一点伤的痕迹也找不到,还能睡的这么熟。

“krist,这是怎么回事?”off实在是太好奇了。

krist眼中的凌厉又多了几分,有些问题他不用回答,只需要一个震慑人的眼神就足够了。所以,off就缩回了自己的脑袋,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那两个人见到这架势,就更加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了。

krist睡觉前还特意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设了个早晨5点的闹钟,然后就满意地睡下了,他这一夜睡得果真很熟。

第二天一早,krist枕头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但几乎只是响了短暂的一秒钟,krist就关上了闹钟。他还特意伸头往singto那个刚想瞅了一瞅,并没有什么动静。

很好,singto还没有醒,krist笑着穿起衣服。 

他这么做就只是为了和singto置气,也是想臊一臊他,无声地告诉singto,就算是没有他叫自己,他依旧能准时起来。

krist笑着走到singto的床边,本来只是说想看上他一眼的krist,此刻就像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没错,他又移不开自己的视线了。

有时候他就会这样想:如果自己的眼睛是用铁铸成的,那么singto的全身则都嵌满了吸铁石,自己只需要悄悄地瞄上singto一眼,就会深深地被他吸引住了,难以自拔。

krist从来没这么认真地打量过一个人的样子,以前他会觉得人的皮囊生的好看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呢?可是当他在二班看到singto的第一眼就知道他这么多年坚持的想法全是错误的。

一个人的容貌好看,果然会令人赏心悦目。

krist看着singto那略微有些孩子气的睡颜,眼里的光彩又开始不自觉地流转了起来。

直到singto转了个身,krist才恍然,他看了看表,已经是5:28了。原来自己已经一动不动地注视了他将近25分钟了。

krist知道也快到时间了,如果自己再耽误的话,那么他的计划可能就要泡汤了。

他慢慢地贴向singto的耳边,“singto,该起来了。”本来krist还担心还会想昨天一样叫不醒singto,可谁知道krist只是小声地唤了他一句,singto便猛地坐了起来,双眸睁的大大的,但是却十分无神,活脱脱地像是个僵尸一样。

krist被他吓了好一跳,“singto,你怎么了?”

singto麻木且机械地转回了头,只是默默地看了krist一眼,随即又转了回去,一言不发地穿起了衣服。

krist愣了片刻,“singto,你还好吧,没事吧。”krist觉得有些不放心,他甚至还以为singto是被人下了咒呢。

singto走下了床,完全没有理会krist,只是端着自己的漱口杯直直地从他的身边经过,好像没有看到krist一样。

krist直直地就冲向了洗手间的门口,把singto堵在了洗手间外,“你到底怎么了?”krist满脸的关切与担忧。

“没什么。”

“那你怎么……”

“让开!”

“你说清楚我就让开。”

“我现在没心情说话,等我收拾好再说,成不?”singto很是无精打采。

krist狐疑地望了singto一眼,终于缓缓地挪开了自己的身子,将洗手间让给了singto。

“别忘了去叫醒每个人,谢谢。”singto的语音刚落,洗手间的门就被反锁了。

krist很听话地去叫醒了每个人,可他们却并不想接受这份好意,谁能受的了一睁开眼就看见你最害怕的那个人呢?

随后krist就静静地坐在了自己的床上,等待singto推开洗手间的门。

 

 

 

 

 

 

 

 

 

 

 

 

 

 

 

 


评论(1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