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KS】……(10)

没有一会儿,嘈杂的人群便速速地静了下来,站成了十分齐整的队伍。singto正为他们班里的人如此听话而感到惊讶时,他回头不经意看了一眼,才知道原因——教官们来了。而且他们大多是顶着一张不太好看的脸走了过来。

总教官留在了上面的台子处,而他身后的教官则各自走到了不同的班级前面。krist在那些人中看见了jack的身影,脸上掠过一阵鄙视之情,他想那个jack该不是自己的教官吧,他们两个人也应该不会这么有缘分的吧。

果真,krist还真是想对了,jack走了没几步就停了下来。krist定眼一看,那正是二班,是singto所在的班级。

“清点人数!”台子上的总教官喊道。

各个教官开始机械般地向后转去,快速却有条不紊地清点着人数。

”开始汇报!“没过多久,台上的总教官又喊道。

“一班应到48人,实到48人,汇报完毕!”

“二班应到50人,实到50人,汇报完毕!”

“三班应到53人,实到53人,汇报完毕!”

“四班应到49人,实到49人,汇报完毕!”

… …

所有的教官脸上均漫出微不可见的惊讶的神色,无论是台上的还是台下的。不是说k家公子krist今日连做了五百个俯卧撑需要好好休养的吗?怎么每个班都没有缺人,难不成krist也来了训练?

那总教官立即正了正声,“很好,每个班的人都到齐了。接下来我要自我介绍一下,我叫ork,是你们的总教官,站在你们班级面前的人便是你们接下来一个星期的教官了。“

下面的学生开始识趣地鼓起了掌。

“很好,有些人想必已经听说过我们的教官都是很严的,我们这样也是对你们负责。军训本来就是来这受苦的,不是让你们来享受的。”总教官顿了一顿。

又是这样的老生常谈,krist的心思开始飘向了别处,就连眼神也望向了四周,不过最终还是只在一个人身上流转着。

“学校为什么安排你们来军训,除了要锻炼你们的身体之外,另一个原因便是塑造你们坚强的品质。你们可以站不好军姿,也可以走不好正步。但你们必须要保证出勤,这是我对你们强制的要求。“

krist什么话都没听进去,一双眼睛和满颗心都安放在了singto的身上,一秒钟都舍不得撤去,就像是看不够似的。

太阳已经升了起来,开始发出刺眼的光芒,其余的学生都赶紧低下了头。只有krist还傻傻地抬着头,仿佛是故意接受着阳光的洗礼。

singto的皮肤在阳光的衬托下显得愈发清瘦了,似乎也泛出了光亮。瘦弱却挺拔的身材在一众人里极其的扎眼,所以每次krist在人群中都很容易地就能瞄到singto,一般都不超过十秒。

“好了,我的话到现在就讲完了,下面教官们带着自己班的学生去训练吧,今天学练站军姿。”

被带去不同方向的学生们一致地发出了哀嚎声。

krist眼看着singto在自己的眼前渐渐消失,他也不知道singto他们班被带去了哪里,就不能与四班站的近些吗?krist不由得对jack更加厌烦。

“好了,我们也走吧!”一直站在他们班前的人终于转回了身,krist终于能看清他的庐山真面目了。

krist望着他那张同样白皙的脸,不禁有些纳闷:这教官每天都风吹日晒的,怎么还能这样白呢?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他平常也没干些什么,怎么就沦落成这样黑了呢?

教官生的还算是俊朗,“我叫god,你们就叫我god教官吧。”声音也算是好听,队伍中的女生又开始泛起了花痴。

教官又与他们多聊了几句,“好了,我们开始练军姿吧,军姿是要这样站的……”krist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他抬头望去,才发现此时正是艳阳高照的时候,阳光比起刚才的时候来的迅猛的多。krist望着god教官为他们讲解时的盈盈笑意,后背突然就有了一丝凉意。

他一定是故意的……

krist这才理解了为什么电影中的许多变态总是爱笑,因为这样会更加渗人,就如面前的god一样。

一本正经装严肃的教官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是不怀好意却还是装作人畜无害的教官才最可怕。krist有种不好的预感,接下来的七天里,整个四班的人都不会太好过。

“军姿的基本要点我已经跟你们说完了,你们先来练习练习吧。全体成员,稍息,立正,向右看齐,站军姿30分钟!”god噙着笑道。

果真如此!

他们班的人开始讨价还价,“教官,半个小时也太久了吧!”

“那一个小时怎么样?”

依旧是那渗人的笑。

他们班的人没有再吭声,立即并住了双脚,将手贴在裤缝处,笔直地站着,不顾头顶上的阳光有多么灼人。

“你,站的直些!”

”你别晃,hold住行不行?“

刚才那些粉他粉的不行的女生开始悄悄地耳语,“这教官也是醉了,算了,我还是觉得krist更帅些。”话音刚落,god已经走到了那女生的身边,笑着问:“说什么呢,你们以为我听不到吗?”随后又走到了正当中,“谁是krist,举个手给我看看。”

krist有些不明所以地举起了手。

“把头抬起来啊,让我看看你长得究竟有多帅。”god戏谑着说。

待到他看见krist的样子时,他点了点头,“果真很帅,不过你连做五百个俯卧撑的时候更帅。”

krist有些无语,只是略微回应了一下,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军姿。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了摇晃的队列,眼前时不时地会涌出一片片的黑暗,像极了系统坏掉的电脑屏幕。

krist站的依旧很稳,只是觉得喉咙像是冒出了烟,他渴的有些难受。脚底好像是着了火,这简直是一种折磨。

二班的人也都是那样,看起来病恹恹的,这令jack气的险些说不出话来。但singto坚持的很好,jack见后颇感欣慰,来到了singto的旁边,“你叫什么名字?军姿练得还不错。”

“singto。”他淡淡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jack没有感觉到他的半分被人夸奖后的高兴的心情。

“singto……”好耳熟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jack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他貌似就是krist嘴中的singto吗?他与krist究竟是什么关系?眼前的男孩子清秀干净,实在看不出他与krist这样的富家公子会这样熟识。

“好了,你们可以休息了。”jack转回了身,对着其他已经坚持不住的人说。那些学生立即鼓起了掌,纷纷跑向了不远处的树荫下。

singto却没有动,“我们站了有半个小时吗?”他弱弱地问道。

“没有,不过也快了。”jack有些纳闷singto的举动。

“那我要站够了半个小时再休息。”singto额头上的汗已经淌了下来。

“什么?”jack觉得自己听错了。

“您没听错,我要站够了半个小时再休息。”singto的声音更加坚定了。

“你是怎么想的?”

“教官,你就别管了,我们班长向来如此,他就是这样的人。”树荫下几个男生笑着解释。

jack看了看还在烈阳下立着的singto,摇了摇头,转身也去了树荫乘凉,一边走着,一面还想今天一天怎么遇到了这么多的奇葩?一个比一个固执。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果然还是这么个理儿。

 

 

 

 

 

 

 

 

 

 

 

 

 

 

 

没有一会儿,嘈杂的人群便速速地静了下来,站成了十分齐整的队伍。singto正为他们班里的人如此听话而感到惊讶时,他回头不经意看了一眼,才知道原因——教官们来了。而且他们大多是顶着一张不太好看的脸走了过来。

总教官留在了上面的台子处,而他身后的教官则各自走到了不同的班级前面。krist在那些人中看见了jack的身影,脸上掠过一阵鄙视之情,他想那个jack该不是自己的教官吧,他们两个人也应该不会这么有缘分的吧。

果真,krist还真是想对了,jack走了没几步就停了下来。krist定眼一看,那正是二班,是singto所在的班级。

“清点人数!”台子上的总教官喊道。

各个教官开始机械般地向后转去,快速却有条不紊地清点着人数。

”开始汇报!“没过多久,台上的总教官又喊道。

“一班应到48人,实到48人,汇报完毕!”

“二班应到50人,实到50人,汇报完毕!”

“三班应到53人,实到53人,汇报完毕!”

“四班应到49人,实到49人,汇报完毕!”

… …

所有的教官脸上均漫出微不可见的惊讶的神色,无论是台上的还是台下的。不是说k家公子krist今日连做了五百个俯卧撑需要好好休养的吗?怎么每个班都没有缺人,难不成krist也来了训练?

那总教官立即正了正声,“很好,每个班的人都到齐了。接下来我要自我介绍一下,我叫ork,是你们的总教官,站在你们班级面前的人便是你们接下来一个星期的教官了。“

下面的学生开始识趣地鼓起了掌。

“很好,有些人想必已经听说过我们的教官都是很严的,我们这样也是对你们负责。军训本来就是来这受苦的,不是让你们来享受的。”总教官顿了一顿。

又是这样的老生常谈,krist的心思开始飘向了别处,就连眼神也望向了四周,不过最终还是只在一个人身上流转着。

“学校为什么安排你们来军训,除了要锻炼你们的身体之外,另一个原因便是塑造你们坚强的品质。你们可以站不好军姿,也可以走不好正步。但你们必须要保证出勤,这是我对你们强制的要求。“

krist什么话都没听进去,一双眼睛和满颗心都安放在了singto的身上,一秒钟都舍不得撤去,就像是看不够似的。

太阳已经升了起来,开始发出刺眼的光芒,其余的学生都赶紧低下了头。只有krist还傻傻地抬着头,仿佛是故意接受着阳光的洗礼。

singto的皮肤在阳光的衬托下显得愈发清瘦了,似乎也泛出了光亮。瘦弱却挺拔的身材在一众人里极其的扎眼,所以每次krist在人群中都很容易地就能瞄到singto,一般都不超过十秒。

“好了,我的话到现在就讲完了,下面教官们带着自己班的学生去训练吧,今天学练站军姿。”

被带去不同方向的学生们一致地发出了哀嚎声。

krist眼看着singto在自己的眼前渐渐消失,他也不知道singto他们班被带去了哪里,就不能与四班站的近些吗?krist不由得对jack更加厌烦。

“好了,我们也走吧!”一直站在他们班前的人终于转回了身,krist终于能看清他的庐山真面目了。

krist望着他那张同样白皙的脸,不禁有些纳闷:这教官每天都风吹日晒的,怎么还能这样白呢?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他平常也没干些什么,怎么就沦落成这样黑了呢?

教官生的还算是俊朗,“我叫god,你们就叫我god教官吧。”声音也算是好听,队伍中的女生又开始泛起了花痴。

教官又与他们多聊了几句,“好了,我们开始练军姿吧,军姿是要这样站的……”krist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他抬头望去,才发现此时正是艳阳高照的时候,阳光比起刚才的时候来的迅猛的多。krist望着god教官为他们讲解时的盈盈笑意,后背突然就有了一丝凉意。

他一定是故意的……

krist这才理解了为什么电影中的许多变态总是爱笑,因为这样会更加渗人,就如面前的god一样。

一本正经装严肃的教官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是不怀好意却还是装作人畜无害的教官才最可怕。krist有种不好的预感,接下来的七天里,整个四班的人都不会太好过。

“军姿的基本要点我已经跟你们说完了,你们先来练习练习吧。全体成员,稍息,立正,向右看齐,站军姿30分钟!”god噙着笑道。

果真如此!

他们班的人开始讨价还价,“教官,半个小时也太久了吧!”

“那一个小时怎么样?”

依旧是那渗人的笑。

他们班的人没有再吭声,立即并住了双脚,将手贴在裤缝处,笔直地站着,不顾头顶上的阳光有多么灼人。

“你,站的直些!”

”你别晃,hold住行不行?“

刚才那些粉他粉的不行的女生开始悄悄地耳语,“这教官也是醉了,算了,我还是觉得krist更帅些。”话音刚落,god已经走到了那女生的身边,笑着问:“说什么呢,你们以为我听不到吗?”随后又走到了正当中,“谁是krist,举个手给我看看。”

krist有些不明所以地举起了手。

“把头抬起来啊,让我看看你长得究竟有多帅。”god戏谑着说。

待到他看见krist的样子时,他点了点头,“果真很帅,不过你连做一千的俯卧撑时候更帅。”

krist有些无语,只是略微回应了一下,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军姿。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了摇晃的队列,眼前时不时地会涌出一片片的黑暗,像极了系统坏掉的电脑屏幕。

krist站的依旧很稳,只是觉得喉咙像是冒出了烟,他渴的有些难受。脚底好像是着了火,这简直是一种折磨。

二班的人也都是那样,看起来病恹恹的,这令jack气的险些说不出话来。但singto坚持的很好,jack见后颇感欣慰,来到了singto的旁边,“你叫什么名字?军姿练得还不错。”

“singto。”他淡淡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jack没有感觉到他的半分被人夸奖后的高兴的心情。

“singto……”好耳熟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jack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他貌似就是krist嘴中的singto吗?他与krist究竟是什么关系?眼前的男孩子清秀干净,实在看不出他与krist这样的富家公子会这样熟识。

“好了,你们可以休息了。”jack转回了身,对着其他已经坚持不住的人说。那些学生立即鼓起了掌,纷纷跑向了不远处的树荫下。

singto却没有动,“我们站了有半个小时吗?”他弱弱地问道。

“没有,不过也快了。”jack有些纳闷singto的举动。

“那我要站够了半个小时再休息。”singto额头上的汗已经淌了下来。

“什么?”jack觉得自己听错了。

“您没听错,我要站够了半个小时再休息。”singto的声音更加坚定了。

“你是怎么想的?”

“教官,你就别管了,我们班长向来如此,他就是这样的人。”树荫下几个男生笑着解释。

jack看了看还在烈阳下立着的singto,摇了摇头,转身也去了树荫乘凉,一边走着,一面还想今天一天怎么遇到了这么多的奇葩?一个比一个固执。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果然还是这么个理儿。

 

 

 

 

 

 

 

 

 

 

 

 

 

 

 

 

 

 

 

 

 

 

 

评论(2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