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KS】……(8)

krist阴着脸用着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嗯了一声,直直地立在那里,像极了守护边疆的胡杨。

jack最厌烦的就是学生比教官还要横,其实krist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是jack总是在想着krist那算的上是显赫的身份,想着因他而惹出出来的不痛快。他就愈发觉得面前的krist十恶不赦了,像是虎口拔牙一般,明知道会有危险,但他非想尝试一下。

“krist,五百个俯卧撑,还不快去!”他的面目狰狞的很,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嘴都快挒到了后脑勺处。

周围的老师们都纷纷说道:“赵教官,这也太多了吧,krist他……”

jack却充耳不闻。

krist慢慢地抬起了视线,淡淡地望着发狂的jack,面无表情,却将jack的气势望没了一大半。jack的声音忽然就弱了下来,“看我,看我干什么,还不快点?”

jack这才知道,原来面无表情才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表情。

krist没再说什么,只是将自己的视线收了回来,走到了一片还算空阔的地上,低下了自己的身子,就开始做了起来。

jack很是满意眼前的这幅场景,什么官二代,不还是得乖乖地听自己的话吗?

还坐在床上的off看得都呆了,“krist,你真的要做五百个吗?”

“你怎么还不下来?难不成你也想做五百个?”jack挑了挑眉。

”不是的,我这就下来。“off再不像从前的那般磨叽,速度快的堪比刘翔。

off就趴在了krist的身边,刚趴下的时候,他还特地看了krist一眼,他的额头已经被汗水打湿了,整张脸就像那水浇过一样。

“krist,你还好吧?”

krist没有吱声,依旧一上一下认真地做着俯卧撑,可一向双商感人的off竟然在这时候觉得krist有些不对劲,与往常很不一样。

他的每一个动作就像是没了生命一样,那个词是怎么说的?什么词来着?形容起此时的krist很是贴切。

off想了好久,才终于想起了那个词——麻木。krist现在就像一台只知道做俯卧撑的机器,不知道在与什么东西较着劲儿。

off能想到如此就很不容易了,他也不敢去问krist,就算是敢问,只怕他现在也没什么力气了。从未做过这玩意儿的off,从没想到它竟然会这么难。没一会儿,他的汗也把面前的地打湿了。

随着时间的一分一秒地推移,krist的频率渐渐慢了下来,那些跟随的老师脸上的难色愈来愈深,“赵教官,这应该够了吧,他们知错了。”

“我说五百个就是五百个,不能改,我非让他们记住了。”jack坚定地说。

那些老师被他气得牙都发痒了。

门外的paw听到了这个消息,心里别提有多急了。无奈之下 ,她只能惶恐地打了校长的电话。

校长听闻这个消息后,急忙地问道:“他已经做了多少个?”

“听别人说已经做了五百个了。”

”五百个?那不得累死啊?要是krist出了什么事,我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你是怎么弄得?知道他没来集合,也不赶紧想想办法。还有那个教官,也真是的,什么人也都敢惹?“

paw早就猜到了自己会被骂的狗血喷头,只得小心地连连应道是。

“这样吧,我跟他们的负责人说说,否则五百个那真是要了人命!”

挂了电话后,paw那汗意涔涔的手一直紧握着手机,祈祷着上天庇护。

不知道怎么,krist被罚做五百个俯卧撑的事情已经在整个高一年级里传了起来,众人议论纷纷,怎么krist的惩罚就这么狠?

那两个人也被吓了好一大跳,拽住singto的胳膊惊慌地问,“班长,我们是不是害的krist……”

“没你们俩什么事,别担心了。”singto赶紧打住了他俩的话。

“班长,krist他有背景,若是他知道了,会不会……”那两个人不敢再说下去了。

“这事本来就与你们没关系,放心吧,他不会为难你们的。”

“那班长你……”

“我没事,赶紧去吃饭吧。迟到了的话,也会受罚的。“

“那班长你不去吗?”

“我一会儿再去。”

“那我们俩先走了。”

singto轻轻地点了点头,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又望了望那刚刚升起没多久的朝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yurew自然也听说了这个消息,也没有办法进去看看krist究竟怎么样了,只能在原地干着急。

off再也起不来了,瘫倒在了地上,“教官,教官,我不行了,太累了。”其他的老师又找到了机会,纷纷劝说:“是啊,教官,小孩子哪能比得上你们专业的人呐,差不多就行了。”

jack心里也有些慌,刚才只顾逞一时之快了,直到现在他才想起了自己惩罚的krist不过是一个16岁的孩子,五百个俯卧撑对于他来说绝对算是很艰难的任务了,他哪里能完成呢?若是中途出了什么事,那自己肯定是承担不了的了。

可他却拉不下脸来松口,他的身子晃了晃,可嘴巴还是紧闭着。

正当此时,jack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掏了出来,是程总打过来的。看到手机屏幕上跳动的“总经理”,jack突然就松了口气。

“五百个俯卧撑真的太多了,让他起来吧。”

“经理,我知道了。”

一旁的老师听到此时此刻的时候,也都悠悠地松了口气,krist终于可以起来了。

jack清了清嗓子,“krist,你起来吧,好好收拾一下,去吃饭。”

可不远处的krist却像没听到一样,依旧执着地一个个地做着。

jack有些懵,不可能是没听到吧?他又大声地重复了一遍,krist还是没有起身。我去!这样的学生他还是头一次看到。

jack有些急了,匆匆走到krist的身边,又重复了一遍。

依旧没有回应。

还在地上趴着的off也有些着急,“krist,krist,你可以起来了。”

krist这次终于慢慢地抬起了头,“还没到五百个呢。”

jack有些愣了,他非得做满了才起来吗?难道他不累吗?可他的脸色明明这样苍白,声音明明这样虚弱。

jack有些害怕下一秒krist就会晕倒在冰凉的地上,他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没事,你可以起来了,不用做满的。”

krist艰难地摇了摇头,“不行,我要做满,这是教官你布置的,我要遵守。”

jack顿时觉得自己的一个脑袋两个大,这样固执的人他是从未见过的。也许……jack不敢接着想下去。

也许他是故意报复自己的……

”那我现在收回我说过的话,你先起来吧。“

“教官,没差几个了,我要做完。”那坚定的声音让jack有些抓狂。jack真的想直接把krist拽起来,刚想蹲下的时候,krist的声音便传了来。

“教官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jack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不知是因为不好意思还是被krist气的。他速速地直起了身子,“那好吧,既然你想做完,那就做吧。”

不知道又等了多久,每次在jack以为krist就要没力气倒下的时候,他总是能慢慢地再次爬起来。每一次都像是在狠狠地抽打着jack的脸。

jack的脸色虽然不大好看,可是心里还是十分赞赏krist的。

”四百四,四百四十一……“在场的不禁为krist大声地数了出来,算是对他的一个鼓励。

“四百四十六,四百四十七……”jack的心也悬了起来。

“四百四十四,五百……”随着krist的最后一次升起,众人都欢呼了起来,off赶紧起身,将全身瘫软的krist扶了起来。

krist只感觉自己的眼前一片黑乎乎的,他记不得自己究竟是怎样起来的。他的耳朵全都被“krist,你还好么?”诸如此类的话包围了。

krist这时候才真正得理解了身体被掏空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滋味,但这一切却没有他心里那语焉不详的涩涩的感觉来的折磨人。

 

 

 

 

 

 

 

 

 

 

 

 

 

 

 

 

 

 

 

 

 

 

 

 

 


评论(1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