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KS】……(7)

singto需要做的工作算得上是繁琐了,但他的速度也不慢,在krist他们还在睁不开眼笨拙地收拾的床铺的时候,singto已经上了床。

krist与off他们都是家里的公子哥儿,自然不懂什么家务事,手中的被子在他们的手中宛若一团团已经打了死结的毛线,越是摆弄,那毛线便缠的越紧。

“靠!”off恨恨地道。

“你小声些,小心招来老师。“krist看着在床上微闭双眼的singto,一脸的严肃,对着off小声道。

off只得转身回去继续和那坚强的被子奋战着。

krist看着那床上鼓起来的“小山丘”,不禁皱了皱眉,singto怎么不脱衣服就上床睡了觉?这样能舒服吗?

krist也不好发问,只得也回去“作战”,然后带着一肚子的疑问闭上了眼。

翌日一早,果真如paw所说的一般,教官不到六点便吹起了哨子,那时候的天才刚蒙蒙有了亮光,唯有singto当即有了动静,其他的人就像是一头头死猪一样,一动都不动。

singto立即穿上了外套,连忙跑到了二班那两个男生面前,“吹哨了,赶紧起来,否则会挨罚的。”那两个人这才醒了过来,沙哑地说:“班长,吹哨了吗?”

“吹了好几声,赶紧穿好衣服下去吧。”

待他们洗漱好之后,其中的一个男生才发现,四班的人好像一个都未起,”班长,我们好像忘了把他们叫起来了。“

singto又望了一眼仍在睡梦的krist,淡淡地说了一句:“不用管他们,我们先走吧。”旁边的那两个人都一脸惊讶,“不叫他们了?这样不好吧?”

“我们再不走也会迟到的。”singto又重重地说了一句,那两个男生只好推开了门,随着singto一同小跑着去了集合的地方。

一操场的人都是睡意绵绵,闭着眼睛站在那里,有些困得很的,直接就在原地摇摇晃晃的。swear看了下来,只有singto的精神还算是不错。

paw自打来了这操场后,一双眼睛就没有停止过张望,却还是没有看见krist的身影。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没有起来吗?她又等了一会儿,直到距离集合前没多久,paw才找了singto,焦急地问道:“你认识krist吗?就是和你一个寝室的,他是四班的。”

“我认识。”singto淡淡地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没来集合呢?是不是因为……“

paw的话还没问完,那粗旷的有些刺耳的哨声便又传了来,paw只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被震聋了,那正是集合正是开始的标志。

“老师,我先去集合了。”singto匆匆而去,没有给paw接着问下去的机会。paw的心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只是自己进不去那男生寝室,否则,她说什么也要去看上一看krist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她知道这军训基地有一项算得上是残忍的规定:第一天集合未到的人,是要受罚的。若是旁人倒也罢了,只是迟到的偏偏是krist,若是那心硬的教官将krist罚出个好歹来,那一中自己肯定是待不下去了。

要怪也怪这里的教官不通情达理,krist谁人不知晓啊?可是就算他们知道krist是个不能惹的厉害角色,他们也不会手软,这里的负责人后台也是蛮硬的。

这军训为什么会比前几年晚了好几天,原因就在于此了,他们没有沟通好的问题也就是krist了。

paw急的跺起了脚,心里不住地为自己祈祷着。可就在此时,那教官凌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怎么来集合的人就这么少?是不是有人在寝室偷懒,jack,你带人去看看。“

paw的心一下子咯噔了起来,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完蛋了。

那教官名叫jack,他大约带了四五个教官去了男生寝室,开始每间每间地查了起来。咚咚的敲门声在寂静的寝室楼中显得格外的喧闹。

krist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了吵闹声,心里一下子就烦了起来,“靠!还让不让老子睡觉了!”他烦躁地嘟囔着,却只有off的呓语来回应他。

他不知道为什么猛地就醒了,纠缠了他许久的困意倏忽而逝。他望着空荡荡的寝室,很是迷茫。二班的人全都不见了,只有四班的人还在呼呼大睡。

这是怎么一回事?

krist掏出手机,已经6:40了,这是已经过了集合的时间吗?可singto去了哪里?他为什么不把自己叫醒呢?

krist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他下了床正穿衣服的时候,就听见门被敲动的声音。门外的那个人似乎下了狠劲,本就破落的门好似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力气,惶恐地摇晃了起来。

off一下子就被惊醒了,捂着自己的杯子慌忙地问:“谁啊?是谁,吓死我了,搞得我刚才做的梦全都忘了。”

“谁啊?”krist有些生气地问道。

“你们的教官,快些开门!”

“啊?教官?我们是不是起晚了,这下可完蛋了。”off哀嚎道。

“你闭嘴。”krist冲着off怒吼了一声。这对于off来说,杀伤力似乎比门外的教官的蛮力还要大些,他只好识趣地闭上了嘴。

krist匆匆套上了衣服,为那些教官开了门。结果刚一打开门,骂声就铺天盖地地涌了过来,“在寝室干嘛呢?为什么不去集合?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

krist定了定心神,好气地回答道:“我叫krist,是四班的。”

jack的脸上忽然现出了一丝玩味,“原来你就是krist。”

“对,我是。”

原来他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krist,那个将军训基地搞得不得安宁的krist,他一定是仗着自己的家庭背景才会不去集合,才会在面对这样的质问之后,依旧这样有恃无恐。想到这的时候,jack心里的气焰好像又盛了几分。

反正总经理已经说过了,将他视为常人无异,那自己就可以不必考虑别的事情,而痛快地罚他了吧?

jack抬起了眸,一张脸上满是狰狞的笑意,“你可知道这里的规矩?”

“我知道。”

”那好,三百个俯卧撑,去做吧,还有你们两个。“jack没忘了还躺在床上的另外两个惊慌失措的人。

“什么?三百个?教官,你没在开玩笑吧?“off又开了口。

“你说呢?”jack眨了眨眼。

“可是……”

“没有可是,要是再拖拖拉拉的话,那就翻倍好了。”jack说的好痛快。

“等一下。”krist终于开了口,他只想搞清楚一个事情,“singto可去了集合?”

“什么singto?”jack有些不耐烦了。

“我问singto有没有去!”krist的声音也抬高了,一双眸子瞪向krist。

恰好跟随着一同来的有个男老师,他是认识singto的,虽然不知道krist为什么会问起这个,可他还是回答:”singto他去了,刚才我还看到了他。”

 

 

 

 

 

 

 

 

 

 

 

 

 

 


评论(1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