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KS】……(6)

深夜最后一更……


krist再次醒来的时候,车已经缓缓停下了。krist迷糊地揉了揉双眼,看着车窗外那迷蒙的夜色,他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刻,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到达那传说中的军训基地。

车上的司机大声地喊道:“军训基地已经到了,大家都醒醒吧,该下车了!”车上的众多学生都艰难地睁开了双眼,迷茫地看向窗外。其中自然包括这一路上睡得很香的singto。

车门刚打开的时候,paw便匆匆地行上了车,“大家赶紧醒醒,打起精神来,下车小心些。“说罢,又看着刚醒没多久的krist,极其温婉地笑了一下。

krist不想理会她,就将头转到了off的这边。off也刚刚醒来,“krist,几点了?”

krist更不想理他,只是淡淡地答了句:“我也不知道。”

off只得伸长了脖子,对着paw喊道: ”老师,现在几点了?“他现在只想问清楚这个问题。

paw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满是愧疚地说:“已经12:30了。”

车上的人又是阵阵哀嚎,纷纷议论道:“学校怎么能这样呢?真的好困啊!”

paw无奈地拍了拍手,示意他们安静些,“大家别说了,赶紧下车吧,一会儿分好了寝室,你们就能接着睡觉了。”

话音刚落,singto就站起了身,从paw的身边走了过去,下了车。

他的眼睛就好像粘在了singto身上,直到他走下了车门,再望不见踪影的时候,krist才悠悠地收回视线。

krist也跟着下了车,其他的人才不情不愿地也跟着离开了座位。

krist在茫茫的夜色中,看不太清这个军训基地的设施究竟如何,只是透过那习习的凉风中,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很熟悉的味道。

可能是神智还没有完全地清醒过来,krist记不得了他曾经在哪里与这味道相见,他有些恨恨地捶了捶自己的脑袋,有些事情明明就要从自己的脑海中浮现出来,可是却一次次地卡壳,这让他怎么能不恼?

直到krist看到远处的那个略显孤寂的背影后,他才恍然,猛地一拍脑门,这不正是singto今天去的那个地方的专有味道吗?

off又凑了过来,“krist,打刚才我就一直看你,你这又是锤脑袋,又是拍脑门的,你到底搞什么鬼?”

如果off此时能看清自己的脸,那他该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厌烦他了,“off,你怎么总是阴魂不散的?”krist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krist,什么阴魂不散?我有吗?”off一脸的无辜,这么黑的天,krist居然还能看到off的那双委屈的眼睛。

真是见了鬼!

“”好了,四班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吧?那我就要分寝室了!”

这个基地所有的寝室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所谓的高大上的寝室。所以krist和off很荣幸地与大家同住在了一起。

“这军训基地的负责人心倒是蛮正的!”krist在心里暗想道。

每间寝室都有六个床位,无论男女都是这个标准。paw分到了最后,才发现还剩下了三个男生,krist和off就在其中。

“这样吧,你们三个人单独地住在一个寝室吧。”

人数少了,地方大了,这也能算是一种特殊化吧,krist但笑不语。

刚刚分好寝室后,swear就匆匆地来了,“雨晴,你那里有多余的床位吗,我们这里多了三个男生,没有位置了。学校给我们班的寝室好像不够。”

“这……”paw有些支支吾吾,“有倒是有,不过……”paw望了望krist一眼。

swear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这,总不能让我们学生没地方睡吧。paw,你们多了几个位置?”

“三个。”

“我们正巧多了三个男生,这样吧,paw,我选三个懂事的男生过去,让singto也去,这样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可这也是……”

“老师,我们不会在意的。”krist终于开了口。

paw连着swear似乎都对krist的这句话有些吃惊,还是paw先反应了过来,“行吧,swear,让你们班的人过来吧。”

没一会儿,singto与另外的两个男生就掂着大包小包走了过来。singto还未到的时候,就看到了krist将双手插进了裤兜中,歪歪扭扭地站在那里,在黑夜中竟显得很扎眼。

singto只是淡淡地瞄了krist一眼,就低下了头,一直看着黢黑的地在发呆。

krist看了看singto手上的包,并没有看到那个塑料袋的踪影。

“好了,你们跟我走吧。”

krist特意走在了singto的身后,闻着他那清新的味道,心里一直在想着singto他究竟用的是什么样子的沐浴露,怎么能有这样好闻的气味呢?就像是将整个人都裹在了丝丝滑滑的泡沫中了。

krist不得不承认,他有些陶醉了。

krist只觉得他身上的这抹清香就像是《聊斋》里才会出现的千年狐妖,将他十六年来的道行都尽数吸收尽了,这味道简直是怎样闻也闻不够。

krist不由得闭上了双眼,刚一闭上,那扫兴的声音就传了来,“同学们,这就是你们大家的寝室了,赶紧进去收拾一下吧。收拾好了就赶紧睡觉吧。”

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应声的时候,off就张口急忙问:”老师,我们明天几点起来啊?“那架势生怕别人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说话一样。

“嗯,大概是六点吧,反正一吹哨子,你们就得起来了。”

“不是吧,老师,这么早啊!现在都一点了……”off招牌的委屈的表情又重出了江湖。

“既然知道那就赶紧收拾吧,时间真的不早了,老师也要去休息了。“paw刚刚推开门的时候,顿了一顿,又转身回过头对着krist说:”krist,你若是有什么问题,就来找我吧。“

“我知道了。”

paw心情大好地走了。

singto默默地转身挑了个位置,又将自己身上的背的包轻轻地褪了下来,掏出了一袋又一袋的东西。krist定睛一看,原来是床单被罩类似的东西。

二班的一个男生笑着道:“班长 ,你还真把自己的床单都带来了?我们班里的人还在打赌呢,看来是我们赢了。”

singto只是慢慢地抬起了头,用着极其冷淡的声音说,“还不快去收拾你们的床,一会儿就要熄灯了。”

那两个男生讪讪地收回了还未说完的话音,“好嘞,好嘞,班长,这就去。”

krist这才知道singto原来有着洁癖,貌似他的洁癖还有些严重。他宁愿多背些东西,自己累些、麻烦些,也不愿意枕着不知被谁躺过的床入眠。

这也算是他的一个奇怪之处吗?

krist望着singto那忙碌的身影,嘴角不经意之间就咧了开来,连他自己也未曾发觉。

 

 

 

 

 

 

 

 

 

 

 

 

 

 

 

 

 

 

 

 

 

 

 

 

 

 

 

 

 

 

 

 

 

 

 

 

 

 

 

 

 

 

 

 

 

 

 

 


评论(2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