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KS】……(4)

一中每年的高一新生都会在正式上课之前组织军训,而今年的军训由于种种原因,推迟到了新生开学后一周左右。

其实原因还是挺简单的,不过是一中的负责人与军训基地的一些问题没有沟通好,再加之那个负责人做事有些拖拉,军训的事情直到开学前一天才谈好。又因为开学后的那几天天气算不上好,也没有办法进行训练,所以那些教官便说不如等到天气晴朗的时候,一中的学生再来军训基地也不晚。

上课后大约一周后,那隐匿了多日的太阳才终于露出了踪迹。off打开了天气预报,笑着对krist说:“krist,接下来都是晴天啊!我们可以去军训了!”

“你怎么这么高兴?你就这么想军训?小心被晒黑!“

“管他呢,能出去玩我就高兴。”off没心没肺地笑的特别欢。

krist也笑了笑,能离开一中,不必去看那些枯燥的书本,krist也是比谁都开心的。

果真,paw下午早早地就来了,布置一些有关军训的事情。也无非是那些准备齐有关军训的日常用品,来回注意安全的事情,今天晚上八点准时出发,过时不候。

Y市的军训基地坐落在Y市的郊区,附近是极为偏僻的,旁边只有大片大片的玉米地。这副景象,怕是一中的许多同学都从未见过。

由于要带些日常用品,那些住校生倒还好,只是那些走读生就显得有些慌乱了。所以学校很是贴心地提前让他们放学,好回家准备准备,那些住校生就趁这个时候回寝室好好收拾收拾。

paw前脚刚走,off后脚就开始说:“krist,我们不如出去玩玩,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反正时间还早呢。”

krist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krist刚出了教室的时候,便看见楼梯口闪过一个人影,krist一眼便认出了那是谁,心里突然漫过了一阵语焉不详的感觉。没有多想,他也速速地下了楼。

“krist,你下这么快干嘛,也不怕……”off的话还没说完,就在krist回过身的锋利的眼神中没了声。

“原来krist也是个奇怪的人。”off满心都是这个想法。

krist便一直尾随着singto出了校门,还好现在正是刚刚放学,校园里都是高一新生那欢笑与希冀的笑脸。off并未发现他们俩其实是在跟踪着一个奇葩。

off知道后应该会疯的。

“krist,我们去网吧high一下吧,不然等去了那个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破地方以后,我们就没法玩儿了。”

“不去。” 

krist满脸的坚定让off有些纳闷,平常krist的积极性可是很高的,怎么今天就这么扫兴?“为什么不去,反正时间还早着呢。”off不禁又问了一遍。

“没什么为什么,就是不想。”krist的一双眼睛四处张望,他可不想轻易地将自己从教室就跟了一路的人跟丢了。

这会让他觉得很不爽。

“krist,你还真是高冷。”off讪讪道。

off不得不跟着krist的方向去走,这一路不知道拐了多少的弯,转了多少的方向。人越来越少,“krist,你到底想去哪?”他不得不问道。

krist却好像没听到一般,依旧向前走去。off只觉得此时的krist脸上染上了一层叫做认真的神色,那是他从来没在他身上看见过的。

off只好识趣地闭了嘴,krist停下脚步的时候,他看着面前那有些荒凉的地方,嘴张得很大,双手颤抖地指着面前的地方,“krist,这是什么地方?这离我们一中到底有多远,怎么能破成这个样子?

krist急忙捂住了他的嘴,并作出了噤声的收拾,示意他小些声。

“krist,你究竟想做些什么?”off小声问道。

一路行到这里来,人越来越少,气氛越来越凄清,krist不想被singto发现,便故意离他远了些。

krist向着不远处看了一眼,只见singto好像进了一间房子。“我们往那里走。”说罢,不顾off在他的身后哀嚎,直直地走去了。

krist来到那间房子面前,才发现那房子很是简陋,一眼望去,只是黑乎乎的,像是沾满了油腻。krist是从来没见过这样寒掺的房子的,他本以为市区里那些小平、没有精致装修的房子就是Y市条件最差的房子了。

原来Y市还存在着这样的地方,Y市不是全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吗?krist还以为Y市的每一个角落都会是一尘不染的,透露着大富大贵。

off更是夸张,他的下巴都快要掉到了地上。

krist伸长脖子向里望去,透过那昏暗的光线,krist才发现原来这个破败的房子竟然是个小小的杂货商店。

krist是没有办法进去的,要是进去的话,singto一定会发现自己的。凭着singto的脑子他会猜不出来是什么事,krist是万万不会信的。

krist望了望身旁的off,估计他更不靠谱吧。所以他就作罢了让off进去看看的想法,而是将他拉到了一旁的柴火堆躲着。

总之off是一脸的懵逼,他完全不知道krist在搞些什么,先是走了好久的路来到乡下,然后啥事也不干,就拉他躲进了柴火堆里。

敢情他老人家是来这里体验民情的,那拉他来干什么?还不如去网吧好好地浪一下呢!off也不敢吭声,满脸的不情愿,那样子别提有多委屈了。

只是krist一直望着那间屋子,连低头看上他一眼也觉得是一种奢侈。

不知道等了多久,krist才终于看到singto从那低矮的门口行了出来,手上比最初的时候多了一个红色的袋子。krist看不清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东西的,看来应该是他在里面买的有关军训的东西吧。

待singto走远了后,krist才终于放开了off的手,“行了,起来吧。”

off的脚早就蹲的有些麻木了,他艰难地试了一下,没能起身,反而向着四周趔趄了好几下。“krist,拉我一把。”他伸出自己的手,抬起头对着阳光下的krist说,眼睛被阳光刺的有些睁不开。

krist终究是看不得他这副可怜的样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怕singto走远了,没多想便一把把他拉了起来,“我们该回去了。”

“krist,你知不知道自己很奇怪,嗯,跟那个二班的班长一样奇怪。”off终于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krist矫健的步子顿了一顿,一直冷淡的神色终于有了些松动,冒出丝丝的尴尬与疑惑,“有吗?”

off迅速地行了上去,“怎么没有?今天的你比平常还要奇怪些。”

krist不再去看off,别扭地将头转到了一边,不知该怎样回答他的问话。他能怎样说呢?难不成说自己是因为本来就奇怪的一个人才变得奇怪吗?

krist不禁往后瞅了瞅,还好,在树影斑驳之间那个人的身影还在他的眸中。

“再不走我们就该迟到了。”krist正了正声音,又恢复了最初的认真严肃,转身向那个身影走去。

off欲哭无泪,踏着沉沉的脚步跟着krist的后面走去。

 

 

 

 

 

 

 

 

 

 

 

 

 

 

 

 

 

 

 

 

 

 

 

 

 

 

 


评论(2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