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KS】……(2)

我要不停地发这个文了,反正有存稿……



一中由于地处市中心,走读的学生特别多,但是学校也挺人性化的,为那些从农村前来投学的的孩子建了新的校舍,虽然不多,但也足够了。

krist为了逃脱自己父母的管教与唠叨,义无反顾地放弃了家里优渥的条件,而是选择住在了学校里。

yurew见krist已是一名住校生,自己心一狠,也选择了住进寝室中。

krist气冲冲地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偏生这最后一节课还是他最讨厌的英语课,他夹带着对讲台上的那个已近五十岁的英语老师也莫名的厌烦。

krist哪里能听的下去那些单词和句子,他的脑海里浮现的全都是刚才singto那张因为生气而变得气鼓鼓、红扑扑的脸。还有从他手掌中传来的冰凉细腻的触感,krist满身的浮躁好像都被那清凉的感觉洗去了几分。

这是一种怎么奇妙的感觉?

krist只觉得自己是被他气坏了,才会这样“惦念”着他。一定是这样的,krist慢慢地静下了心,想要将那张固执的脸驱逐出自己的心。

“krist,你是怎么回事?打从你刚才一进来,我就感觉不对劲。”同桌的off一直看着krist的面目变化,终于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你认不认识二班的singto?”krist没有理会他,只是愣愣地问。

“singto,哦,就是二班的那个班长啊。我见过他,那个人怪的很,是个奇葩。”off笑着说。

“哪里奇葩了?”

“我也不太清楚,我是听同学讲的。怎么突然问起了他?”

“没什么。”krist摇了摇头。

终于熬到了下课铃响的那一瞬间,krist匆匆地收拾好了自己的书包,快步走出了班级。只留下后面的off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krist,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果真,其他班都陆陆续续地放了学,只有二班,没有一个人出来。还好,二班的后门并没有紧锁,krist偷偷地贴在了那洁白的墙上。透过那虚掩的门缝,看到了singto依旧站在讲台上不知在说些什么,只是脸上少了那一抹因气愤而生的绯红。

krist的一颗心都被他吸引了去,一双眼睛就随着他那来回张合的嘴唇而转动。

krist这才发现,singto怎么就生的那么好看呢?krist也觉得用好看这个词来形容一个男生有些矫情,可是他绞尽了脑汁又想不出什么别的词。

singto的样子是万万不能用帅气来描绘的,帅气这个词在他面前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了,krist满脑子都是这个想法。

终于,后门被人猛地推开,krist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倒把krist吓了一跳。krist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做了坏事的人。

他不应该惊慌的,强迫自己正了正声音,“我来找yurew。”他阴着脸色没再多说,他就穿过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挺着身子走进了二班。

他是不能让那个人看自己的笑话的。多么像是一场无声的较量。

”krist,你来了。“yurew雀跃地说。

他不知道singto是不是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才抬起了头,总之singto是抬起了头,总之singto看见了他。但只是淡淡的一眼,他就又低下了身,继续整理着讲台上的东西。

“yurew,你们班长现在没什么话要说了吧?那我们走吧。”krist虽然是在与yurew说话,可是眸子却一直安放在了singto的身上。

“没事了。”yurew说着就挽上了他的臂,“我们走吧。”

krist点了点头,转身之前,又望了那个忙碌的身影一眼,依旧忙碌着。似乎什么人、什么事情也不能扰乱他。

“那个人奇怪的很,是个奇葩。”突然,krist就想起了off与自己说的那些话。krist不自由地笑了笑,真是的,一个人再奇怪能奇怪到哪里?krist又摇了摇头。

“krist,你怎么这么奇怪?”yurew有些纳闷,这样神经兮兮的krist让yurew有些不知所措。

“没什么,我们走吧。”

出了二班以后,yurew才面露不满地说:“krist,今天上午你没有生气吧!都怪我们那个班长,他那个人事真的是太多了!”

”我看你还挺听他的话的,这可不符合你的脾性啊!“krist笑着说。

“我才没有呢,要不是看他长得好看,我早就得治治他了!”yurew说出这等豪迈的话,本来是想借此激起krist的吃醋之情的。

而身旁的krist听了后,只是沉默了半响,似乎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确实挺好看的。”

yurew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双动人的大眼睛望着krist那平静的脸,”krist,你……“

“我怎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你夸别人长得好看。”

“我说这只是想附和你一句。”krist面无表情地说。

yurew笑了笑,原来是这样,双手便攀上了krist的脖子,“krist,你真好。”

“你知道就好了。”krist暂时收回了自己那略微有些不痛快的心绪,脸上也现出了笑意。

“对了,你发的那条短信是怎么一回事?”krist这才想了起来。

yurew的笑立马就僵在了脸上,“别提了,还不是那个singto,我总觉得他是在故意刁难我。”

“你做了什么,他又做了什么刁难你?”

“我今天来晚了,没能值日。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至于在全班面前说吗?还非让我再扫一个星期的地,真是的!”提起这事的时候,yurew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果真是个固执的人!krist的笑意逐渐深了。

“确实是一件小事。”

yurew已经与krist在一起快两年了,krist的潜台词是什么,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忙赔上娇媚的笑说:“krist,我只是想让你来安慰安慰我,我当时的心情真的不好。”

krist吃的就是yurew的这一套撒娇的技术,且yurew真可谓是屡试不爽。

所以krist没一会儿便缴械投降了,“好了好了,你开心就好了。”

俩人走了没一会儿,krist就抑不住再次问道:“不过那个singto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啊?”

一提起singto的时候,yurew的脸又黑了起来,“他真的很烦人,不只是我,我们班上的人好多人都不喜欢他,krist,我们别再聊他了,我怕我一会儿没心情去吃饭了。”

krist没有回答,只是接下来的一路上都没再怎么开口。

 

 

 

 

 

 

 

 

 

 

 


评论(2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