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KS】……

先不起名字了,回头补吧……

那一年的夏天,krist只觉得闷热难耐,似乎比往年的夏天都要热些,对了,krist还记起那年的夏天,他迎来了人生中较为重要的一场考试——中考。

krist的成绩只算的是中游水平,本没有什么希望能考上Y市的重点中学。奈何他家有权有势,只是稍稍地动了动手指,便将krist从二三流的高中拉至了Y市一中。

Y市一中是依据每个学生的中考成绩进行排名的,最好的班级自然便是一班了,越往后,学生的成绩便越差些,自然的,师资水平也就差些。

他的父亲倒是想将他送进一班,这本就算不上是什么难事,只是krist却拒绝了这个提议,他的父亲也只好依了他。

八月末,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krist最终待在了高一四班,一个教师与学生综合实力都算不上差的班级。

yurew倒是靠着自己的实力考进了二班,这令krist对她有些刮目相看。yurew是krist初中时大家都公认的女朋友,样貌好,性格甜,算得上是校花级别的女神了。

初报道的那一天,krist很是低调,也没央自己那个比国家主席似乎还要忙上一些的父亲来送自己,也拒绝了yurew的结伴跟随。

一中的环境相比其他中学都要好些,绿树成荫,环绕着一汪淙淙流淌地碧波,景致堪美。

由于krist的家庭背景,他没少受那些校领导及教师的重视。krist真的是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了,他被安排在了一个设施以及采光都十分不错的寝室中。

寝室中住的还有两个与krist家世相仿的少年,一个叫off,人如其名,是个阳光帅气的男生;另一个叫gun。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有些闷。

这就是krist刚进寝室对他们的第一印象。

krist与他们也不熟,刚开学的第一天是可以出去逛逛的,直到晚上才要求必须进班去参加班会。随后krist便打电话叫来了yurew。

yurew很快地便跑到了他们宿舍楼下,脸上带着很是欢喜的表情,似乎对于krist主动约自己极为开心。

yurew一路上都在挽着krist的手,krist也没说些什么,yurew挽得就更尽兴了。

“krist,你怎么不去一班,就算来我们二班也好啊,这样我们还能在一个班。”yurew似乎有些不满。

“四班也挺好的,反正离得也挺近。”krist揉了揉yurew的头。

“krist,你的寝室怎么样,可还习惯?”

”挺好的,设施也不错。“

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两个人逛了不少的地方,这才慢悠悠地回了学校。

“krist,我该走了。”yurew好似有些恋恋不舍。

krist笑着在她的唇上轻啄了一下,望着yurew已经泛起红意的脸庞笑着说:“我也该走了,我先看着你进班,我再离开。”

yurew转了身,走了两步,又转回了身,向着krist挥挥手,便跑到了自己的班级。

krist看着yurew那欢脱的背影,不由得笑意更深了,随即也转身走向了四班。

进了班后,krist才发现,原来off与自己是一个班的,off也看见了他,笑着示意他旁边还有个位子。

krist不想拒绝他的好意,便坐到了他旁边的空位上。

“那个,那个,他不在吗?”krist忘记了寝室中的第三个人究竟叫什么了。

“你是说gun吗?他在二班,跟我们不是一个班。”

krist刚想赞叹他的学习成绩之厉害,却又想到了自己的情况。他也不能确定gun究竟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还是托人走的后门,于是刚要说出口的话,就有些支吾了。

“他是自己考进去的,他是个真学霸。”off好像看出了krist想要说些什么。

“那他是挺厉害的。”krist附和道。

krist又与off谈了几句,没一会儿,一位女老师便推门走了进来。

那女老师先是咳了几声,好像是要树立自己的威信一般。“大家好,我叫paw,担任你们高一时期的班主任。”

接下来就是很俗很俗的自我介绍,off站在讲台上的时候,krist很清楚地听见了下面的窃窃私语,似乎都是在议论着他的颜值。

待到krist刚上台的时候,下面的女生更加疯狂了,窃窃私语直接演化成了当堂讨论。krist笑着走了下去。off抬着眸子看着他一路走下来,满是笑意。

“看来你比我要抢手呢。”off为他让开了位置。

krist自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也不错啊!”

off一屁股坐了下去,“看来我的班草地位不保了!”

没过几天,krist就和off混熟了,只是与同寝室的gun倒没什么话说,倒不是他们俩有意疏离他,只是他实在是太闷了,跟他说话也不理会,就像没听到一样。他们俩到最后索性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了。

 

这一天,krist收到了yurew的一条短信,说是自己受别人欺负了,现在很委屈。krist眯起了自己的眼,以yurew那刁蛮的性子,她也就只能在自己的面前装个温顺的小猫了,若是什么不相干的人惹到了她,她一定会炸毛的。

他知道yurew不过是想自己去安慰她一下,可她的理由会有很多种,她犯不上去撒这样的谎。

究竟是谁有这样大的能耐,能让这个大小姐委屈地向自己哭诉。

krist有些好奇。

看来该是自己这个正牌男友出面的时候了。

krist双手插着兜,晃晃悠悠地上了楼,(二班在四班的楼上)很是潇洒随意的样子。他靠在二班后门上,向里面张望了几眼。讲台上正有一个男生在说些什么事情,krist也没太过注意,他终于站到了yurew的身影。

“yurew,出来一下。”krist喊道。

二班里所有的学生都向这个声音的来源处瞅了过去,原本安静的班级里立即有了小声私语的声音。

yurew脸上一片绯红,却迟迟地不肯站起身来,只是望了望krist的脸,又回头看了看讲台上的男生,身子略微动了动。

“同学,等一下,我正在布置些事情。”讲台上的那个男生终于开了口,很是清爽的声音。krist这才注意到他,细细地打量过去,krist只觉得他长得很是清秀。

应该是个好欺负的主儿,krist便又忽视了他,“yurew,出来。”

yurew已经发觉出krist有些生气,忙站起了身,看了看那个男生。

“坐下,听我说完。”那男生的声音愈发坚定。

“班长,可是已经下课了。”krist觉得yurew这话说的真的是没什么底气,竟然还有些唯唯诺诺。这可真的不像是他认识的yurew了。

krist才不管什么所谓的班长,那在他的眼中看来,班长是个不足以半分所惧的存在。

他直接走进了二班,抓起yurew的手,“跟我走,不必理会他。”

”yurew!“那男生也走了下来,”同学,请你配合我。“

“如果我不呢?“krist的脾气也上来了。其实krist平时的脾性是不大的,他一直以来所贯彻的人生信条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犯人。“

面前的男生,清瘦的脸上也一片绯红,不过与yurew不同,他是被气的。他也一把抓住了krist的手,“马上就好了,少见一会儿会怎样?”

底下原本看戏的人,已是哄堂大笑。

yurew也很为难,“krist,要不你先出去一下吧,singto很快就说好了。”

“什么?”krist有些崩溃。

下面的人笑的更大声了。

“我叫singto。”面前的男生一字一句道。

krist一下子愣住了,他才不管他叫什么名字呢!此时他才觉得握住自己手腕的那双手很是柔滑,却也是很冰凉。明明是艳阳的天气,他的手怎么会这样凉啊?

还在想着,krist的眼神已经先于神智向前探了过去。

singto的手猛地就抽了回去,一双眸子盛满怒意瞪着krist,面上的绯红又深了几分。

恰好,悠扬的上课铃声已经响起,singto那不明意味地笑了笑,”krist,是吗?本来我一分钟就能说好的事情,却被你耽误到了上课。现在你能走了吗?“

krist愤愤地转回了身,singto那似乎带着些嘲讽的笑还在他的脑海中回荡,他真的是有些不甘心,可是开学第一天,他可不想惹出什么麻烦。

刚出二班的那一刹那,krist模模糊糊地听到了singto的温润的声音,“因为某些人的原因,我们的事情没有布置完,放学后全都不许走,等我说完那一分钟的事。”

底下一片哀嚎声起。

krist被气的直咬牙,“很好,singto,我记住你了,我们走着瞧。“krist暗暗说道,双手不自主地便攥成了个坚硬的拳头。

 

 

 

 

 

 

 

 

 

 

 

那一年的夏天,krist只觉得闷热难耐,似乎比往年的夏天都要热些,对了,krist还记起那年的夏天,他迎来了人生中较为重要的一场考试——中考。

krist的成绩只算的是中游水平,本没有什么希望能考上Y市的重点中学。奈何他家有权有势,只是稍稍地动了动手指,便将krist从二三流的高中拉至了Y市一中。

Y市一中是依据每个学生的中考成绩进行排名的,最好的班级自然便是一班了,越往后,学生的成绩便越差些,自然的,师资水平也就差些。

他的父亲倒是想将他送进一班,这本就算不上是什么难事,只是krist却拒绝了这个提议,他的父亲也只好依了他。

八月末,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krist最终待在了高一四班,一个教师与学生综合实力都算不上差的班级。

yurew倒是靠着自己的实力考进了二班,这令krist对她有些刮目相看。yurew是krist初中时大家都公认的女朋友,样貌好,性格甜,算得上是校花级别的女神了。

初报道的那一天,krist很是低调,也没央自己那个比国家主席似乎还要忙上一些的父亲来送自己,也拒绝了yurew的结伴跟随。

一中的环境相比其他中学都要好些,绿树成荫,环绕着一汪淙淙流淌地碧波,景致堪美。

由于krist的家庭背景,他没少受那些校领导及教师的重视。krist真的是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了,他被安排在了一个设施以及采光都十分不错的寝室中。

寝室中住的还有两个与krist家世相仿的少年,一个叫off,人如其名,是个阳光帅气的男生;另一个叫gun。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有些闷。

这就是krist刚进寝室对他们的第一印象。

krist与他们也不熟,刚开学的第一天是可以出去逛逛的,直到晚上才要求必须进班去参加班会。随后krist便打电话叫来了yurew。

yurew很快地便跑到了他们宿舍楼下,脸上带着很是欢喜的表情,似乎对于krist主动约自己极为开心。

yurew一路上都在挽着krist的手,krist也没说些什么,yurew挽得就更尽兴了。

“krist,你怎么不去一班,就算来我们二班也好啊,这样我们还能在一个班。”yurew似乎有些不满。

“四班也挺好的,反正离得也挺近。”krist揉了揉yurew的头。

“krist,你的寝室怎么样,可还习惯?”

”挺好的,设施也不错。“

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两个人逛了不少的地方,这才慢悠悠地回了学校。

“krist,我该走了。”yurew好似有些恋恋不舍。

krist笑着在她的唇上轻啄了一下,望着yurew已经泛起红意的脸庞笑着说:“我也该走了,我先看着你进班,我再离开。”

yurew转了身,走了两步,又转回了身,向着krist挥挥手,便跑到了自己的班级。

krist看着yurew那欢脱的背影,不由得笑意更深了,随即也转身走向了四班。

进了班后,krist才发现,原来off与自己是一个班的,off也看见了他,笑着示意他旁边还有个位子。

krist不想拒绝他的好意,便坐到了他旁边的空位上。

“那个,那个,他不在吗?”krist忘记了寝室中的第三个人究竟叫什么了。

“你是说gun吗?他在二班,跟我们不是一个班。”

krist刚想赞叹他的学习成绩之厉害,却又想到了自己的情况。他也不能确定gun究竟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还是托人走的后门,于是刚要说出口的话,就有些支吾了。

“他是自己考进去的,他是个真学霸。”off好像看出了krist想要说些什么。

“那他是挺厉害的。”krist附和道。

krist又与off谈了几句,没一会儿,一位女老师便推门走了进来。

那女老师先是咳了几声,好像是要树立自己的威信一般。“大家好,我叫paw,担任你们高一时期的班主任。”

接下来就是很俗很俗的自我介绍,off站在讲台上的时候,krist很清楚地听见了下面的窃窃私语,似乎都是在议论着他的颜值。

待到krist刚上台的时候,下面的女生更加疯狂了,窃窃私语直接演化成了当堂讨论。krist笑着走了下去。off抬着眸子看着他一路走下来,满是笑意。

“看来你比我要抢手呢。”off为他让开了位置。

krist自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也不错啊!”

off一屁股坐了下去,“看来我的班草地位不保了!”

没过几天,krist就和off混熟了,只是与同寝室的gun倒没什么话说,倒不是他们俩有意疏离他,只是他实在是太闷了,跟他说话也不理会,就像没听到一样。他们俩到最后索性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了。

 

这一天,krist收到了yurew的一条短信,说是自己受别人欺负了,现在很委屈。krist眯起了自己的眼,以yurew那刁蛮的性子,她也就只能在自己的面前装个温顺的小猫了,若是什么不相干的人惹到了她,她一定会炸毛的。

他知道yurew不过是想自己去安慰她一下,可她的理由会有很多种,她犯不上去撒这样的谎。

究竟是谁有这样大的能耐,能让这个大小姐委屈地向自己哭诉。

krist有些好奇。

看来该是自己这个正牌男友出面的时候了。

krist双手插着兜,晃晃悠悠地上了楼,(二班在四班的楼上)很是潇洒随意的样子。他靠在二班后门上,向里面张望了几眼。讲台上正有一个男生在说些什么事情,krist也没太过注意,他终于站到了yurew的身影。

“yurew,出来一下。”krist喊道。

二班里所有的学生都向这个声音的来源处瞅了过去,原本安静的班级里立即有了小声私语的声音。

yurew脸上一片绯红,却迟迟地不肯站起身来,只是望了望krist的脸,又回头看了看讲台上的男生,身子略微动了动。

“同学,等一下,我正在布置些事情。”讲台上的那个男生终于开了口,很是清爽的声音。krist这才注意到他,细细地打量过去,krist只觉得他长得很是清秀。

应该是个好欺负的主儿,krist便又忽视了他,“yurew,出来。”

yurew已经发觉出krist有些生气,忙站起了身,看了看那个男生。

“坐下,听我说完。”那男生的声音愈发坚定。

“班长,可是已经下课了。”krist觉得yurew这话说的真的是没什么底气,竟然还有些唯唯诺诺。这可真的不像是他认识的yurew了。

krist才不管什么所谓的班长,那在他的眼中看来,班长是个不足以半分所惧的存在。

他直接走进了二班,抓起yurew的手,“跟我走,不必理会他。”

”yurew!“那男生也走了下来,”同学,请你配合我。“

“如果我不呢?“krist的脾气也上来了。其实krist平时的脾性是不大的,他一直以来所贯彻的人生信条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犯人。“

面前的男生,白皙的脸上也一片绯红,不过与yurew不同,他是被气的。他也一把抓住了krist的手,“马上就好了,少见一会儿会怎样?”

底下原本看戏的人,已是哄堂大笑。

yurew也很为难,“krist,要不你先出去一下吧,singto很快就说好了。”

“什么?”krist有些崩溃。

下面的人笑的更大声了。

“我叫singto。”面前的男生一字一句道。

krist一下子愣住了,他才不管他叫什么名字呢!此时他才觉得握住自己手腕的那双手很是柔滑,却也是很冰凉。明明是艳阳的天气,他的手怎么会这样凉啊?

还在想着,krist的眼神已经先于神智向前探了过去。

singto的手猛地就抽了回去,一双眸子盛满怒意瞪着krist,面上的绯红又深了几分。

恰好,悠扬的上课铃声已经响起,singto那不明意味地笑了笑,”krist,是吗?本来我一分钟就能说好的事情,却被你耽误到了上课。现在你能走了吗?“

krist愤愤地转回了身,singto那似乎带着些嘲讽的笑还在他的脑海中回荡,他真的是有些不甘心,可是开学第一天,他可不想惹出什么麻烦。

刚出二班的那一刹那,krist模模糊糊地听到了singto的温润的声音,“因为某些人的原因,我们的事情没有布置完,放学后全都不许走,等我说完那一分钟的事。”

底下一片哀嚎声起。

krist被气的直咬牙,“很好,singto,我记住你了,我们走着瞧。“krist暗暗说道,双手不自主地便攥成了个坚硬的拳头。

 

 

 

 

 

 

 

 

 

 

 

 

 

 

 

 

 

 

 

评论(29)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