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寻找前世(3)

之前两章的链接: http://yanersk.lofter.com/post/1ec84174_113cc5dc


      singto呆呆地立在原处,面上一分神情都没有。new还特地多瞧上了两眼,也没能瞧出他此时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觉得他是愣怔着的。

      那么他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krist的视线也慢慢地流转了过来,他似乎是听见了什么声响,许是他病的太厉害了。自他微微地有了动作,到他艰难地转过头来,似乎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

      这是时隔那么久之后,new第一次瞧见他,将他瞧得仔仔细细的。

      其实也并没有久,他虽是这家的老爷,由先前的少爷一步步成长,做了一家之主。可这个名讳实在是把他叫老了太多太多。new又绞尽脑汁地想了想。

      并没有那么久,此时的krist左右不过40岁。

      也许,singto当年留下的血,还未能完全地干涸。

      他与他们望着,new在一边紧张着,害怕krist将singto认出来,害怕singto会想起所有那痛苦的记忆。

      他都快要忘记了,他这次来,是为了帮他找回从前的记忆来的。

      看着krist那愈发迷茫的视线,new才恍然,如今的singto只是寄存在一个于krist来说很是陌生的人身上的一缕残魂。他自然是认不出的。

       “你们是谁?”他的声音是这么的虚弱。

       new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new轻轻地碰了一下singto的手臂,对他使出了一个眼神。

       singto实在沉默的太久了。

       他这才像是回过神一般来,上前了两步,“我是大夫,来为你治病。”

       “好。”

       singto一步步走到他的床边。他听着他再次虚弱地开口。

       “我见过了太多的大夫,究竟是我无药可救了?还是他们的医术并不高明?”他看着他露出淡淡的笑意。

       “我会尽力的。”singto坐在他的床边,拉过他的手腕。

       “你们每个人都这么说。”他依旧笑着,鬓角染上了青白色。

       “我不知该怎么说,我并没有什么十足的把握。”他探上了他的脉搏。

       “我知道。”krist轻轻地闭上了眸子,窗外透过的阳光刚好洒在他的面上,明亮的暖意瞬时间漾满了他整个身子。

       singto没再开口,他的眉头不自觉地被他轻蹙起来,他也说不清这是为何。

       他探了他的脉,知道他命不久矣,知道他已是病入膏肓了。

       singto的手小心地被他撤开,krist的双眼也悠悠地睁开,“如何?”他似乎有些迫切地问道。

       singto静默了片刻,仿佛是在思衬着该如何开口。

       “你害怕吗?”他终于开了口,他问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害怕什么?”krist眼睛睁的大大的,望着他问道。

       “死亡。”singto轻轻地启唇,吐出这两个字来。

       krist愣了愣,却没有怔愣太久。片刻之后,他脸上重新生出笑意来,”迟早都是会有的。”

       他已经明白了他想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样,这样……也好啊……”轻喃的声音在屋子内响了起来。他巡着声音一路望了过去,正好撞见krist那一双渐渐空洞茫然起来的眸子。

       singto站了起来,退到一边,“我会为你开一些中药的,还可以续命。”

       “不用吃西药吗?”krist呆呆地回问过去。

       singto讶异了片刻,他不知道他口中的那个“西药”是什么意思。“中药是最好的,你要吃吗?不吃那我就不开了。”

        krist微微地扬起头,逆着阳光的纹路认真地瞧着他,他面上那不得半分讨价还价的表情,让他有些失神。

        有些像那个人,他觉得。

        可,怎么可能?他已经死了那么久……

        “好,你开吧。”krist叫住他。

        singto点了点头,开始向着门的方向走了过去。new也赶紧追了上去。

        krist又好好地安静地躺在床上,贴着枕头的脑袋,又开始闷闷地疼了起来。

        singto刚一推开门的时候,便看见了一个急匆匆向着这里赶来的女人。虽不年轻了,却还是风韵犹存。

        singto猜想,这个女子一定是krist的夫人了。

        他没能看到站在他一边的new的脸上划过怎样厌恶的神情,悄然而逝。

        “你是今天初入府的大夫吗?他的身子怎么样了?”虽然焦急,可她还是故意地压低了声音。

        singto摇了摇头,“夫人这边说话。”他将她引到了一边。

        她的脸上倒没有什么太过于震惊的神色,她默默地点了点头,随着singto一同行了过去。

        许是她也早就知晓了krist的状况,知道他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我会为他开出续命的药,只是接下来的便要看天意如何了。”singto实话实说。

        “其实我也早就知道了会是这样,可还是忍不住地想骗骗自己,万一呢?真的有万一呢……”对面的那个女人的话已经说不清楚了。

        singto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她,只得低头沉默着。

        “夫人还要自己保重身子。”一直安静着的new终于开了口。

        “嗯。”她收起自己的悲伤。“大夫在这里先住上两天吧,府中的大夫前两天有事走了,如今府中正好缺一个大夫。”

        “好。”singto没有犹豫地就应了下来。

        被下人领到客房之后,singto坐了下来,饮着茶水。

        new再也忍不住了,坐在他的旁边,开始旁敲侧击地打听着。

        “你,你有想起来什么吗?krist他……”

        “没有。”singto抿着茶水,摇了摇头。

        “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吗?那你确定这个krist是你要找的?”

        singto轻轻地放下茶杯,“确定。”随着茶杯落下的声音一同响起的还有这两个无比坚定的字。

        “为什么?”new不得不继续追问下去。

        “不知道。”singto站起身,他伸了一个懒腰,走到了床边,“终于能睡个好觉了,我都忘记了躺在床上睡觉是种怎么样的感觉了,肯定要比在井中舒服。”他像是在与new讲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着。

        “那你好好睡觉吧,我就不打扰你了。”new知趣地离开了。

        singto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分明他现在躺在了柔软的床上。

        眼睛无奈地被再次睁开,他望着头顶上的帷幔,心突然有些烦躁。

        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评论(1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