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79)

       额,下一章就要完结了……

      翌日一早,singto就悄悄地醒了过来,是温润却并不炽烈的阳光将他唤醒的。双眼悠悠地睁开之后,他一瞬间就瞧见枕边的那个人,扑闪的睫毛,白皙的脸颊。

       singto一下子就不争气地瞧得失神了。

       再向下望去,脖颈上种下了淡淡的红印,似乎是在尽心尽力地提醒着他,昨夜那一场他们两个人的欢愉。

       singto的嘴角扬了扬,又是抑制不住地,他轻轻地抚摸着krist的脖颈,同昨夜一般他记忆中的光滑柔嫩。singto觉得自己有些爱不释手。

       他本来还害怕自己的这一举动会扰了他的好眠,只是半晌后,他都没有任何要醒过来的迹象,依旧安稳地睡着。

       “怎么睡得这么熟呢?”singto轻轻地呓语着。再转念一想,他觉得是因为他太累了,昨夜,他们两个确实都有些疯狂。

       他回头望了一眼床边桌子上的那个小闹钟,已经八点半了,他想着,krist醒来该饿了。

       他动作极轻地穿上了衣服,从床上站了起来。

       再转身望过去的时候,他发现,krist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睛了,只是面目怎么看来都似乎沾染上了丝丝的迷茫。一双眼睛,并不是初醒时的惺忪,而是瞪得大大的。

       “krist,你醒了?”singto笑着问道,“饿吗?”

       krist依旧瞪着他的眼睛,慢慢地扭着头,扫过周遭的一切,包括面前的singto。

       “krist,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singto有些惊异,不得不问道。

       片刻之后,singto瞧见krist垂下了头,似乎还揉了揉眸子。

       再次抬起头的时候,krist面上已经什么表情都不残余了,“没什么,确实有些饿了。”话音快要落下的时候,他微微地扯出了一抹笑意。

       这样看来,似乎一切都很正常,正常的有些不正常了。

       singto慢慢地靠近过去,拥住了他的身子,用着双唇在他的脖颈之间轻轻地蹭着,“是不是太累了?我昨天晚上有没有弄疼你?”暧昧的声音猛地在krist的耳边传来。

       “你还好意思说!”krist一下子就推开了贴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人,他不满地说着。

       singto却瞧见,他的脸就在这一瞬间,变得红润起来,那是无法掩饰住的红意。singto记得,昨天的黑夜之中,他的脸虽然瞧不见是否如此时一般的红透,但掌心中的灼人的温度,是不会骗人的。

       他在害羞,一直都在害羞。

       “你害羞了?”singto重新贴在他那温软的身子之上,笑意盈盈地问着。

       这当真是最幸福美好的生活了。

       “才没有!我饿了,快去给我做饭!”krist再次推开他,语气愈发的不满与着急。

       “遵命!”singto打了个手势,krist看着他的这个样子,突然觉得他傻傻的,嘴角的笑意不禁深了一些。这次,他是真的笑了出来。

       他真的就是个傻子。

       singto听话地向着厨房走去,期间,他还不忘记转过身,对着krist郑重其事地说着,“如果你觉得疼,一定要叫我!”

       “知道了!”krist面上似乎着了火。

       只是当singto完全走进了厨房之后,krist的笑容立即便淡了下去,随后尽数消失在那已经找不回的时光之中。脸上灼热的温度,也像是忽然吹来一阵刺骨的凉风一般,瞬时间便冷却了起来。

       他又恢复了原样,同太久之前的那个他,没有任何分别。

       许是这风吹得实在太厉害了一些,吹得他此时的心像是一个冰块一般,吹得他的思绪都乱了。一定是这风太无情了,否则为什么他刚刚醒来的时候,竟觉得一阵茫然?

       他似乎将这一切都忘记了,将那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一并忘却了。

       那一刻,他记不起来面前那个温润的人到底是谁,他的心空空的,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还好,只是那一刻,半晌后,风停了,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风过也许无痕,但那种茫然无措的感觉,他终究无法释怀。

       他觉得,自己还未接近死亡,便有可能先忘记了许多事情。他还活着,但这远远比死去,更要可怕的太多。

       厉害的,无情的,也许不是这风,是这折磨人的病。

       krist微微地闭了闭眼睛,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再睁开双眼的时候,满面是他强装出来的镇定。

       他忍着不适穿上了衣服,走到了客厅,鞋子竟然都忘记穿了。他就默默地站在客厅当中,悄悄地透过那扇玻璃,望着里面认真做饭的singto。

       他的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扯开了。这个人,似乎是怎么看都看不够的。

       krist的鼻尖,突然有些发酸。

       恰好,singto端着饭出来了,“krist,你怎么没有穿鞋?”他一下子就瞧见了他不着一物的双脚。

       他放下了饭,走到他的身边,极近温柔地将他抱了起来,轻轻地放在一边的沙发上。又进了卧室为他捧出一双拖鞋,蹲下来,为他小心翼翼地穿上。

       “谢谢。”krist低头望着他,鼻尖酸的一塌糊涂,却还是强忍着,平静地道了一声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别说这两个字。”singto站了起来,“我们去吃饭吧。”

       “好。”

        吃过饭之后,god打来电话,说是他已经报了案,接下来要和singto一起去见律师。

        singto挂了电话,“你要去吗,krist?”

        “不去了,我有些累。”

        “好。”

        离开之前,krist将他送到门口,singto顺势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等我回来。”

        “好。”krist点点头。

        singto离开之后,krist只觉得困,困得似乎已经睁不开眼睛,他跌跌撞撞地行到卧室。记忆中的最后,他应该是已经上了床。

       再迟一些,他就不得不在冰凉的地板上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天早已经不知道何时拉下来了帷幕。他四处地望了望,大脑还是一片空白。同样的,他还是怔愣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

       他站起身,这才发现客厅还有昏黄的灯光正在晕染着寂静的空间。

       他在哪?

       krist悄悄地走了出去,看见singto正靠在沙发之上,一动也不动,低垂着头,似乎是已经睡着了。旁边的饭桌上还摆放着一桌子的饭菜,只是早已经冒不出任何的热气了。

       早已经凉了,他回来之后,为自己做好饭,等着自己醒来,等到饭菜凉去,等到他自己都睡着了。

       krist吸了吸鼻子,他立在原处,有些不知所措。

       singto似乎睡得并不安稳,他似乎觉察出了什么。片刻之后,他就醒了过来,看见面前的krist,仿佛有些惊讶。

      “krist,你醒了?怎么又不穿鞋?”singto着急地站起来,再次将他抱到沙发上。

       krist的脑子还是懵懵的,双手垂着,只是直直地垂着。他只能听见那道熟悉的声音,“krist,你瘦了太多了,以后,我要把你养得胖一些。”

       krist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再次为自己拿来拖鞋,小心地给自己穿上,仿佛时光倒流一般。

       “以后,要记得穿鞋,地上凉。”

       “我知道了,你怎么不叫醒我?等了很久了吗?”

       “也没有很久,你说你累,我想让你睡得好一些。”

       krist没有回答,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慌慌的,慌张的间隙之中,似乎没有缘由地就生出了一丝无奈与愠怒。

       “我去给你热饭吧。”

       “不用了。”krist冷冷地回道。

       “你的胃不好,不能不吃饭。”singto站了起来。

       “我说了,不用!”krist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凛冽起来。

       singto被他吓住了,“好,我不去,你生气了?”

       “我没有,没有生气。”krist愈发地慌张,他搞不懂自己,情绪怎么就这么失控了?他有什么权利对他生气?分明他对自己很好,分明他是对他觉得抱歉的。

       krist悄悄地呼出了一口气,他也站了起来,向着卧室走去,“我们回去睡觉吧。”

       “krist,我觉得今天你有些不对劲。”singto并没有迈起步子。

       krist的脚步一下子停住了,“没有,我只是太累了。今天晚上,我不许你碰我!”他故作轻松地回道。

       singto追了上去,挽住他的手,“好,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等有空了,我们一起出去旅行,我想好了,我要带你去好多好多地方。”满面的憧憬。

       krist笑了笑,他慢慢地不着痕迹地推开他的手,“好呀!”他转过身去,“我们去休息吧。”

       “好。”

       krist突然觉得每一步,走来都是这样的沉重艰难。

       他口中的那些好多好多的地方,他怕是没有机会去瞧上一眼了吧。

       krist还是笑着行上了床,身子绷的直直的,他觉得自己有些睡不着了。

       这漫漫长夜,当真是有些难熬。

   

       

评论(1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