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77)

“看来你的日子仍旧过的不好。”还未等到krist开口的时候,nine就突然幽幽地说了这话,他瞧见了他是坐着轮椅而来,满含嘲讽地道。

      krist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双手攥紧了轮椅的两边。

      他只是在黑暗之中盯着那个狼狈的人,他的心里在挣扎着,挣扎的心,不得始终。

      “怎么不说话?”我以为你会反驳我的。”嘲讽的话语更甚。

      半晌后,krist终于开了口,他先是咳了咳,正了正自己的声音,他的嗓子已经近乎干涸了。

      “她死了,fufei死了。”krist觉得,这事情还是让他知道的好。“singto去瞧了她最后一面,singto对她说,他为她报仇了。”

      黑暗之中,krist看不清他的神色,但他想,nine还是稍微会有些愣怔的吧,不然他为何久久都未曾开口?

      至少有过一瞬间的失神。

      “她死了,正合你的意,不是很好吗?”半晌后,nine又开了口,krist听出来了,听出来他还是在笑,可恶地笑着。                                                                                                                                                                                                                                                                                           

      他的这话,扰的krist竟有些失神。好吗?

      一点也不好,从前他会觉得好,但是,现在并不好。

      “不好,我更希望你去死。”krist一字一句没有温度地开口说着。

      他还是瞧不清nine此时的神色,在他眼中,nine同这满眼的黑色已经融为一体了。不,或者他与这黑暗本身就没有什么区别。

       “我知道,可你,你……”nine顿了顿,他的身子似乎在扯着那一根坚固的绳子,却依旧动弹不得,“你不恨她了吗?”

      krist的嘴角勾了勾,“我从来恨的就不是她,是你,或许是singto,也有可能是我自己。但我对她更多的是羡慕,以前,我觉得她太幸运了。她是singto心里怎么也忘不掉的白月光,而我,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替代品一样。你知道吗……”krist微微地抬起眸子,他这才恍然过来,自己面前的那人是谁。

      是他怎样都不该放开心扉,找来倾诉的人。

      他不配,只是此时的krist太想要找一个人来倾诉了。他找不到一个人,god不可以,singto就更加的不行了。从前的他一个人,许是做哑巴做惯了,心中藏着再多的事情,他也是任由那些事情埋在心中,直到腐烂发臭,他也从来不会想着开口。

      只因为没有什么必要了。

      那现在的他,怎么会变成如此了?

      他变得脆弱了,脆弱的不堪一击。

      就在这一刻,krist才发觉,他应当又重新爱上了他,再一次,他终于肯承认了。

      再一次的将心完全交出去,就像是阴天昏醒的时候,未擎上一把雨伞便心惊胆战地走进小巷之中,又不肯转身回去拿。心虽然七上八下个不停,但步子却决绝的很。

      可世人不是皆如此吗?一面惧怕着情爱,一面却又趋之若鹜,挣扎抵不过向往,尽数没有用处。

      只是krist不会知道,面前的nine,在听完他这话之后,面上的神色会有多难看,再也不是伪装出来的自信了。他终于在无人察觉的时候,面上覆满了伤心。

      “那现在呢?”nine还是含着一抹近乎微弱的希望问了出来。

      “现在?现在已经不重要了……”krist笑了笑,淡淡地回答,喉中的绝望之情被他藏得极好。

      “你知道那天晚上他去了哪里了吗?”nine顿了顿,他不懂krist的这个答案,又颤抖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他去了我的墓地,他当年为我买下了一块墓地。他去了那里。”

      krist等了半晌,却等来的依旧是一片静默,他只听见了自己那不甚清晰的呼吸声,他几近以为,nine已经不在那片漆黑之中了。

      “krist,他爱你。”良久之后,就在krist想张口询问的时候,隐隐有些发颤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krist坐在轮椅之上,忽然觉得有些冷,许是这间屋子真的太过于阴暗了,没有一丝阳光能泄进来。后来,他才记起来,屋外被阴天笼着,本就没有阳光。

      他的身子没有缘由地就抖了抖,他淡淡地问道,“是吗?”

      “你还是不相信?我已经相信了,我再也骗不了自己了。”

      “我说过了,这已经不重要了。”

      “那你觉得,什么才最重要?是想着怎么报复我吗?”nine的情绪突然有些激动。

      “是。”krist慢慢地低下了眸子,望着轮椅上自己的那一双怎么都瞧不清晰的腿。

      “你现在与他在一起,只是为了报复我?”

      “是,我说原谅他,其实哪有这么容易就原谅他呢?我只是拿他当一颗棋子,想借他之手。来尽心尽力地报复你……”krist又猛地抬起眼睛,满面狠栗。

      “他,他知晓吗?”nine不可置信地问着,愈发地结巴起来。

      “他以为我原谅他了。”krist无所谓地回答。

      “singto,singto……”nine开始冲着外面大声地喊叫着。

       krist却慢慢的勾起嘴角来,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这么结束,不是很好吗?

       也许,他会恨着自己,待到自己死了之后,他也许不会为自己哀伤,也许,他只会淡淡地问上一句,“是吗?他死了?”

       冷淡疏离。

       他会慢慢地忘记有关自己的一切。也许,他还会找到一个自己爱着的人,再没有任何痛苦地尽情地爱着另一个人,过上很幸福的生活,再也不用小心翼翼。

       这样不是很好吗?可是为什么,每当想起以后的这一切的时候,他的心会无端地痛的厉害呢?身上所有痊愈的,未痊愈的伤口,又重新痛了起来呢?

       他明明告诫过自己了,劝自己要笑着松开singto的手。

       为什么他还是好想哭呢?眼泪已是控制不住地要滴落出来了。

       singto听到声音之后,匆匆忙忙地推门跑了进来。“krist,krist……”他害怕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你没事吧?krist?”singto行到他的身边,赶紧蹲下来,攥住了krist冰凉的手。他的手凉的叫singto更加害怕了,“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我们出去了,这屋子又黑又冷。”

        他对于面前的nine置若罔闻。

        “P'singto,你听我说……”nine已经顾忌不上许多了,他只想将这一切都赶紧告诉singto。他被他骗了,狠狠地骗了。他握着的那一双手,原来却想害死他。

        “你想说些什么?”singto眉头紧蹙,他并不想听他讲些什么。“我不想听。”

        “听他说,听他想说些什么……”krist也回握过去,却又不留痕迹地松开了自己的手。

        “P'singto,他是骗你的!他说原谅你,只是为了拿你来报复我,他还是恨着你……”nine赶紧说了出来。

        “你给我闭嘴!”singto冲着那黑暗的方向怒吼了一声。

        他又速速地转回头来,仰视着krist,他有些局促不安地再次找到krist的手,他攥着他的手,krist躲了过去,他只能攥住他的指尖。依旧凉的叫人无端地害怕起来。

        “krist,我不会听他胡说的,我们走吧。”

        krist最终将自己的指尖都完全地抽离出来,singto没能攥住他,掌心有风吹过。

        “他说的是真的,我只是在利用你。”krist微微地偏了偏头,他没敢去瞧着singto那双眼睛。

        “krist,别开玩笑了,我不信,你不会这样的……”singto那只握着风的手颤的不成样子,在黑暗之中,越发的惹人悲怜。

        krist只想什么都不管地就握住那只手,然后与他紧紧地相拥着。什么都不管,可他终究学不会这样。

        他的心下悄然漫过了大片大片的悲伤,可他的喉中却不断地溢出冷漠难堪的话语。

        ——“可你不得不相信,这就是事实。”

        话已是无情地落了口,再没有任何收回的余地。他瞧不见singto的面色,只是心在忐忑着。这间屋子委实太寂静了一些。半晌后,他似乎听见了singto双唇碰触的声音。

        他要说些什么?他会对自己说些什么呢?

        “krist,你跟我说,让我别再小心翼翼的了。好,那我今天就任性一回!”singto微微地顿了顿。

        krist的心似乎卡在了喉中,上下不得。

        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宿舍不能呆,只好去了图书馆,边挂网课边码字……

评论(19)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