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76)

singto一路飞奔跑进了医院,又慌慌忙忙地扯过一个护士来问,却只是得到一个不知道的答案。

     一连问了两三个护士之后,singto这才知道了krist的消息,说是在419病房。

     singto悄然松了一口气,不是急救病房就好,这说明krist并没有什么性命之危。

     singto道过谢之后,匆匆忙忙地找到了419病房,他站在门口,伸出手刚触到把手的时候,又猛地缩回来。

     他不敢推门进去,他不敢看见他。

     他僵直的身子透过门上的那扇窄小的玻璃向里面望去,他一下子就瞧见了病床上的krist,靠坐在床上,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望些什么。

     他觉得他的整个身子这样望去似乎都被笼上了一层淡淡的陌生冷漠。

     singto愣了半天,手来来回回地伸了又缩,缩了又伸。半晌后,他才终于推开了门,硬着头皮惶恐地行了进去。

     krist这才发觉singto来了,他的眸子微微地眨了眨。自他被送进医院中,他的眸子就一直睁的大大的,他一直告诉自己,不要睡过去了。便是双眼睁的酸了他也不在意,他不敢眨上一次眼。

     在singto面前,他总是那样的擅长伪装,他面上的所有神情都近乎无懈可击,让人寻不到一丝悲伤与绝望。

     宛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但,但这若是真的就好了。

     只是因为他害怕,害怕一个闭眼之后,就再也睁不开了。

     singto慢慢地行了过去,他抬起眼眸,这才看见krist的右腿上被绑着厚厚的绷带,还打上了石膏。他蹲在krist的床边,快要跪了下去,“krist,你这是怎么了?你的腿……”他喑哑地开口,焦急地开口。

     krist没有回答,只是浅浅地笑了笑,他慢慢地开口,“你去见了她最后一面没有?”

     “krist,你告诉我,你怎么会出了车祸?还有,你的腿……”

     被这样逼问的krist,悄悄地偏转了几分视线,“这是一场意外,你不要多想了。”krist依旧那样笑着,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只是一场意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krist,你跟我说清楚,好不好?”singto伸出双手,想要握住krist的手,只是还未靠近的时候,他又颤颤抖抖地缩了回去。

     “没错,只是一场意外,我没有开好车,撞到了防护栏上。singto,对不起,你的车子被我弄坏了。”krist埋下了首,轻声地道着歉。

     “那你的腿呢?你的腿怎么样了……”singto微微地站了起来,他再也关不上许多,情不自禁地就环住了krist那看起来异常单薄的身子,不住地在krist耳边轻喃着。

      越是被他拥的紧一些,krist的身子就颤的越发的厉害,仿佛他的拥抱使得他像是跌进了寒冬的西风之中。

      “krist,对不起,我不该留下你一个人的,都是我的错,又是我的错……”singto还在不停地呓语着。“你的身上,都是因为我,都是伤疤……”

      krist不想再去听,他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将singto一下子推开,“这不是你的错,是我让你去见她的,你本来也应该要去见她最后一面的,这不是你的错。”krist转过了目光,一字一句地说着。

     singto被他推得倒在了地上,他直直地望着krist,只是他再也等不来他与他的目光相对了。

     他嘴上说着不怪自己,但面上却不想再见自己一分一刻。

     “krist,你的腿,是不是,是不是……”singto依旧执着于这个问题。

     “是!我的腿断了!我再也不能正常地走路了!我以后都是一个瘸子了!”krist忍不住了,开始大声地对着singto咆哮着。

     只是瘸了又如何,反正他也快要死了,他不在乎了,没有所谓了、

     singto的脸上开始生起震惊与悲伤来,他的脸色比krist的还要苍白,他更像是一个病人。撑在地上的双手险些一下子无力起来,他站起来的时候艰难异常,也像是一个瘸子一样。

     “krist,为什么我不能替你承担这些痛苦呢?”他质问着自己,喉中溢满了悔意。

     “我说了,这不怪你,是我自己的原因!fufei最后一面也是我让你去的!你别再说这样的话可以吗?”krist愤恨地怒吼着。 

      只是singto更像是未曾听闻一般,他的面色依旧是那样的痛苦,他还是在指责着自己,一味地自责着。

      krist不想他这样下去,若是他将来真的不在了,那么他会怎样?会不会同样如此地责怪着是他自己没有保护好他?

      他不想他死去后,singto会这么痛苦地活着,这不是他想要的。

      krist匆忙地行下床,只是他却忘了自己的腿已不像当初那般了,一瞬间,他从床上狠狠地跌落下去,他摔得身子像是散架了一样。

      可他却没有停下来,只是固执地拖着自己那条沉甸甸的,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知觉的右腿,向着singto的方向爬去。

      “krist,你在做什么?你快回到床上去!”singto忘了起身,他也赶紧向着krist的方向爬去。

      krist一触到singto的时候,他一下子就攥住了singto的衣领,冲着他坚定地说着,“我说了,这跟你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的错!你非要逼我吗?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觉得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krist,我没有,没有逼你。我只想你好好的。你受了伤,我心疼,我觉得是我没能保护好你。”singto愣了愣,半晌后,才呆呆地说道。

     “singto,你这样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折磨,我不需要你的自责。”krist慢慢地松开对singto的禁锢,他的声音开始放低了一些。

     忽尔之间,他们两个人通通陷入寂静之中,谁都没有再说上一句话。

     良久之后。

     “krist。”他轻声地唤着他的名字,singto捧过他的脸,“kit,我想听你的答案。”

     “我再想一想。”krist听见他唤着自己kit,先是震惊了一瞬,随后鼻尖就不争气地酸了起来。太久没有人唤过自己这个名字了,何况是他?他最想听到的,便是他的这一声啊!

     “我,再等一等,这个答案,我之后再告诉你。”

     singto顿了一顿,他才说出一个”好“字。他起了身,一下子就把krist打横抱了起来。

     krist窝在他的怀里,糯糯地说着,“我想出院了,想去见见nine,我还没能见到他。”

     “好,这次我带你去。”

     向医生再三询问过之后,singto这才敢将krist带出去。

     singto把他抱上了轮椅,推着他走出了医院,krist再次瞧见了头顶上的那片天,阴暗的更加厉害了,像是随时随地都能无端地降下一场倾盆的雨来。

     他悄悄地呼出了一口气,回头望了望singto,望着他显得那样高大的身影,嘴角莫名地勾了起来。

     “singto,要下雨了呢!”

     “没事,我做你的伞。”

     krist借着吹来的风声做掩护,轻轻地吸了吸鼻子,他是不是太没用了,突然地又想要哭出来。

     krist赶紧仰头再次望了望天空,他看见,那团乌云一直在尾随着他们两个人,怎么赶都赶不去,真是烦人。

     他想要为singto将所有的阴霾都赶去。

     只是,singto,我是为了你好,你可不要怪我的多事。krist悄悄地心想着。

     他在那间黑暗的透不过气来的小屋子里瞧见了nine,其实他还是什么都瞧不见的,那里太黑了。

     只是singto为他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他才模模糊糊地看见了nine。他被绳子狠狠地纠缠着,蜷缩在角落中,krist一刹那之间有些恍惚,好像是瞧见了一年前的那个无助的自己。

     “nine。”他小声地呼唤着,“我来瞧瞧你。”语气淡薄。

     面前的那个人似乎有了动静,他看见那一团黑影微微地动了动。

     “singto,你出去吧,有些话,我想单独跟他说。”

     “krist,我还是陪在你身边吧,我害怕……”

     “我没事的,你出去吧。”

     “有什么话,有什么话是我不听的?”singto有些疑惑。

     “你出去。”krist开始变得有些不耐烦。

     “那我就守在附近,有什么事情,你赶紧叫我。”singto拗不过他。

     “好。”

评论(2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