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75)

      医生见了krist,找出他的报告单,期间他脸上的神色并不很明朗。

      krist坐在椅子上,双手不自觉地就悄悄攥紧了自己的衣襟,他也望着那个医生,双眸紧紧地盯着那张不断向着自己靠近的报告单,以及那医生的表情,他都瞧得清晰。

      他的心先是猛烈不安地跳动着,随后在他渐渐能瞧清报告单上面的字迹的时候,他竟然慢慢地定下心来。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判了死刑的囚犯,等在这里,等着最后的一声枪响。

      然后就什么都结束了。世界要即将一片安静了。

      “krist,你要赶紧治疗了。”那医生终于把那几张纸递了过来。

       krist愣了愣,他接过那纸来,指尖都在轻轻地颤抖着,一个不稳,报告单哗哗啦啦地从krist的指尖跌落,飘飘荡荡地落在地上。

      krist艰难地扯出一抹微笑,他淡淡地对医生开口,“不好意思。”虽是笑着,但语气溢满了无奈的苦涩。

      他再也装不出来,他低头去捡拾那几张纸,头是低垂着的,所以他不用顾及到有人会瞧见自己的失态。

      只是他却不得不拼命捂住自己的嘴巴,他好想哭出来,就这样什么都不管地大声哭出来。要把今生所有的眼泪都喷薄而出,这样才好呢!他的另一只手慌乱地拢过那几张纸。

      他微微地合上眸子,可却还是一个不小心就瞧见了那几个大字。

      ——嗜睡症以及神经衰弱。

      看来,他猜的是对的。

      他匆忙地闭上自己的眸子,赶紧地合上,只是眼泪却没有办法合住,像是再也抑制不住一般,顺着他眼睛的缝隙之间就拼命地涌了出来。

      他怎么抹都抹不净,睁眼也不是,眨眼也不是,一动便又更多大颗的泪水不听话地流淌出来。

      原来他自己竟然这样的脆弱,krist绝望地想着。心里潜伏着的脆弱,他一直都选择忽略。

      “你,你还好吗?”对面的一声终于开口轻声问道。

      krist赶紧又疯狂地抹了几把眼泪,然后将那沉重如铁的几张纸攥在掌心之中,竟然火辣辣的,像是被它们的利刃划伤了一般。

      他呼了呼气,强逼着自己赶紧镇定下来,却委实是没有什么用处。夹杂着浓重的哭腔的声音就在寂静的真实之间漾开了。

      “我,我没事。”

      krist慢慢地直起身子来,头却是狠狠地垂着的。医生也知道缘由,便没有再多问些什么。

      “我,我终于知道了,自己得的是什么病。“krist勾了勾嘴角,突然笑着说道。

      “你有嗜睡的症状已经多久了?”

      “我,我不知道……”krist摇了摇头,迷茫地回答着。

      “那你觉得自己……”

      医生再次问道,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krist打断了。“我,我听说,这,这病治不好?”krist有些结巴。

      医生没有说话,只是悄悄地点了点头。

      krist又笑了笑,笑的眼泪又要随之再次生出来。

      “这嗜睡症,并不会直接地威胁到生命。”医生开口安慰道。

      “可会间接地威胁到,不是吗?我时时刻刻都有可能死去,不是吗?”krist扬了扬脸,眼泪就顺着微微地流了回去。

      “你别这么想,只要小心,就不会的。”

      “那神经衰弱呢?我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会疯掉吗?像一个被人人唾弃的疯子一样?”

      “你先来治疗……”医生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只得这样说。

      “我不想进精神病院,我不想做一个疯子……”krist摇了摇头,满面惊恐,慌慌忙忙地站了起来。

      “你不要这样想,会好起来的。”那医生也站了起来。

      “他,他还在等我,我,我先走了……”krist轻声地重复着,像是呓语,已经转过了身。

      “你需要治疗!”医生坚决地说着,也跟了上去,拽住了krist的胳膊。

      “放开我!让我走!他,他还在等我……”krist着急地说着,说到了最后,愈发像是哀求。

      听着krist这么说,那医生只好松开了自己的手,“那你走吧,不过,你现在的状况不适合自己开车,有人陪同你吗?”

       “有,有,有……”krist急促地应道,他抬起手指指向了门口,匆匆地迈起步子,“他,他在外面等着我……”

       krist猛地推开门,大步流星一样地行了出去,他快步地走过这条长长的似乎没有尽头的走廊。

       就这样更像是跑出了医院之后,他脚下的每一步都是踉跄的,像是下一秒就要狠狠地跌倒一样。他明白,又是同样的症状,他的双腿快要完全地没有了力气。

       终于靠近了那辆车,他手足无措地打开了车门,赶紧就坐了上去。

       他瘫倒在车座上,头被狠狠地磕在坚硬的方向盘上,一瞬间,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携着猛烈的痛意。

       下一秒,似乎永远止不住的泪水又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

       他近来,似乎总爱哭呢,像是一个爱哭鬼一样。在以前,他的眸子总是干涸的像是一座枯井一般,便是雨落,都不足以润湿。

       方向盘上的喇叭突然被他的脑袋按响,刺耳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漾开。

       他被吓得猛地抬起头,望着面前那渐渐阴暗下来的天色,他的心中越发的闷,难受的像是喘不上气来了。

       眼泪不知何时已经把方向盘染湿了,他连忙伸手想要拽过来几张纸来擦净,纸盒子却被他碰的掉落在车底。

       krist蹲下身子,却怎么都触碰不到那盒纸。他泄气地直起身子,愤恨地直接用自己的袖子抹过那些泪渍。

       他只是恨,恨自己的没用,恨自己的无可奈何,恨自己的多事。

       看来,他要再一次骗他了,像是一年前与他分手一样,骗他自己爱着的是别人。

       总归是要这样做的,躲避了一时,躲不过一世。一世?他终究是没有办法给singto一个这样的承诺了,他陪他走不了这么久。

       这么漫长的时光,singto没了他,会怎么样?

       上天已经给了他教训——逃避的教训。嗜睡与神经衰落,他更宁愿自己得的是什么不治之症,虽都是痛苦,但到底是少了那些煎熬挣扎了。

       默默地死去,总比变的癫狂痴傻要强。

       他也不想不由得自己地睡去,他还想看着singto,要看很久很久。

       krist将报告单撕的粉碎,打开窗子,随手扬去。他不可能让singto知晓。他慢慢地发动起车子,决绝地转动着方向盘。

        singto去了医院见fufei,却最终只见到了一句快要没有任何温度的尸体,蒙着惨白的白布,他站在她的身边,心里堵得难受。

        生与死,距离太过遥远,是世间相距最远的两件事情。

        singto没有任何的勇气掀起那块白布,再瞧上fufei真正的最后一面。他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

        良久之后,singto才干涩喑哑地开了口,“fufei,我也为你报了仇。你应该安心,我对你不好……”他再也开不了口,嘴唇嚅动,半晌后,还是没能说上一个字。

        他,也对不起fufei。现在想来,她为自己受的苦,也不少。

        是自己辜负了她。

        他突然想起了krist,他对不起他们两个,他们都因为自己受了这么多的伤害。singto忍不住地责怪起自己来。

        他低垂着头,立在那里,愈发的局促不安。

        终于,他望向了那片惨白,“fufei,对不起……”

        他慢慢地走了出来,刚刚出门,依旧窒息的很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请问,您认识krist吗?”一道陌生的女声。

        “是,我认识。”singto心中突然漫过不好的预感来。

        “是这样的,krist他出了车祸……”

        “什么?”singto心中猛地一颤,话音也颤了起来,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可接下来,那个女声为什么又重复了一遍令着singto心碎的话,还让他赶紧赶过来。

        singto放下手机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他的心像是被那只无情的大手扔进了熊熊的大火之中,猛烈地被吞噬着。烧的他的心已经没有痛觉了。

        他赶紧从一个医院中,又奔向了另一个医院。

        “krist,你一定要没事,一定要等我……”singto坐上车的时候,一直不间断地重复着,将司机吓得赶紧加了速。

         在车上的时候,singto开始自责起来,为什么那时候他要抛下krist一个人?为什么他的举动又伤害到了krist?为什么krist受到的伤害会如此多?

         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还是不能保护到krist?他宁愿所有的伤害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只要krist能好好的。

         只是没人愿意给他一个答案。


        好了,答案终于揭晓了

        完结倒计时

评论(2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