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73)

krist去了医院之后,他从头到脚,从内到外都通通做了一个彻底的检查。不光光是神经科,他最是担心的神经科,他将身子完全地献给了他很是厌恶的医院。

      他也想清楚一回,他自己的身子,他应该明明白白地知道,他不想再做一个自欺欺人的傻子了。

      但愿吧,这是krist躺在冰冷刺骨的CT机上的时候,脑子中唯一还仅剩的想法。他微微地闭上眼睛,身子居然止不住地颤抖着。

      他有些后悔了,他好像他身边能有个人一直陪着他,陪着他走过一个个科室,他只愿意那个人是他。如果,他在自己的身边,是不是会好些?

      他是不是就能少了一丝的惊恐?

      krist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怕是万万不会的。他瞒不过全世界,可他单单只想瞒住他一个人。

      这何尝不是一种执念?krist也捋不清自己心中的那个结,究竟是在何时悄然生长的呢?

      可怜它就这样发了根,冒了尖。

      所有的检查都已经做完,krist意识不清地坐在了医院的长椅上,漫长地等待着检查的最终结果,足以判他死刑的一张轻的没有任何重量的纸。

      他坐在那里,将双腿闭的紧紧的,不留出一分的空隙,他不安地揉搓着自己的双手,直到手愈发的冰凉且苍白,他仍旧不自知。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krist渐渐地坐不住了。他起身向着医生说,他不等结果了,等以后有时间来拿。他怕自己出来的时间太长了,他怕singto回来的太早了,看不见自己,也许他会担心的。

       krist匆匆地行出了医院,终于闻到了清香自由的空气,他不禁张开了自己的嘴,大口大口地近乎吮吸着。

       回了家之后,krist这才发现,原来singto还没有回来。他的心猛地放松起来,他行到自己的屋子里,躺在床上,什么都没有多想。只是他实在是太累了,又累又困,没一会儿就渐渐地睡着了。

       singto倒也没有对nine做些什么,因为他与god都一致地认为,如果这样将他囚禁起来,不顾一切地折磨他,虽然很痛快,只是却不是个好法子,也实在是不值得。他只是想把他困在漫长的黑暗中,也不理会他,就让他尝一尝这种与孤独漆黑作伴的日子。

       毕竟这种太过于寂寞,寂寞到连所处的时间都不知道的日子,实在是不好熬。

       他想让nine后悔,然后对krist心生歉意。这才是他想要的,这也是nine他难做到的。

       之后,便把他告上法庭,与他对簿公堂,将他送进监狱,让他在无尽的悔意之中,望着铁窗外的那一方天地,数着日子熬过一年又一年。

       这才是对他最好的惩罚与报复。

       将nine抬到那间阴暗窄小的屋子之后,他还没有醒来。singto等不及了,他想回家去见一见krist,特别想。他就与god告了辞。

      god没说什么,只是在singto临走的时候,将这房屋的钥匙,给了他一把。

      singto接过那钥匙,不忘说上一句,谢谢。

      god又在这里呆了一会儿,他找来了绳索,将nine小心翼翼地捆绑住,却捆的结结实实的。这才悄悄地推门离去。

      singto回到公寓之后,屋子里躺着一片安静,singto小声地喊道他的名字,却无人应答。

      singto有些着急地走进了卧室,一推门, 被子鼓起成一个小山丘,singto悄然松了一口气。

      他慢慢地靠近,他渐渐地听见他口中那安稳的呼吸声。singto突然觉得有些真实的不切实际,平凡的幸福被他紧紧地攥在手中。

       singto自顾自地勾了勾嘴角,淡淡的笑意在他脸上晕开。他蹲下身子,望着他浅睡的面容,手轻轻地且是不由自主地就触摸了上去。

       光滑细腻的感觉,让singto有些不舍得松开手停下来。

       似乎像是梦境一样,singto忽尔之间有些恍惚,从前只在一场梦中出现的场景,此时此刻,真的做了真。

       “krist,krist……”他小声地呓语着,“你能原谅我,真是太好了……”

       只是下一秒,掌心下被覆着的那张脸微微地有了动静,他动了动,那双被合住的双眼渐渐地睁开,带着初醒时的迷茫。

       singto手上的动作,立马僵在了原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krist会因为他的动作而醒过来。

       他是再一次,再一次扰了他的好眠吗?

       “krist,你醒了?”singto抱歉地问道。

       “嗯嗯。”krist揉了揉眼睛,点了点头。“你回来了?”

       “krist,你接着睡吧,我没有想把你吵醒的。”

       “那你先把手拿下去啊!”krist淡淡地说着。

       singto这才惊醒,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脸上满是窘迫,“krist,我,我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不困了,不睡了。”krist慢慢地坐起身来。

       “那你饿了吗?我去给你做点吃的。”singto慌忙地问着。

       “好。”

       singto进了厨房,krist也起了身,跟在他的身后,就站在厨房门前,倚在门框边,望着singto,但却是一言不发。

       krist也进去了,他拿过一旁桌子上的围裙,默默地走到singto的身后,为他极尽温柔的系上。他的手轻轻地绕过他的腰肢,他的身子离他的背脊很近很近。

       他的此举,使得singto的整个身子都是僵硬的。

       只是系好之后,krist就退回到了最初的门框边,依旧倚在那里,继续瞧着他。

       “krist,这里油烟大,你先出去等着吧,马上就好了。”singto拿起锅子来,抬头对着krist温声说道。

       “不。”krist摇了摇头,“我就要站在这里,看你做饭。”

       “那好吧,你想看就站在这里吧。“singto总是固执不过他。

        krist什么都没有多说,只是依旧倚在那里,一动都也不动,他默默地瞧着singto的一举一动一样,眨眼似乎也是一种错过,他像是瞧不够他一样。

       “你把他怎么了?”良久之后,噼噼啪啪的做饭声中突然添了一抹淡漠的声音。

       “什么?”singto认真地做着饭,有些没有听清楚。

       “nine,你把他怎么样了?”

       “我把他关在god那里了,我和god想,就关着他,多关他几天,然后把他送进监牢里。为他动手,有些不值得。”singto说着说着,就故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在等着krist的回复,若他觉得这样不过瘾,singto愿意为他再狠狠地报复nine。

        “好,这样很好,确实不值得。”半晌后,krist给出了赞同的回答。

        “你要去看看他吗?”

        “过两天吧,现在我还不想见他。”

        “好。krist,你去洗手吧,饭已经做好了。”

        吃过饭之后,singto去刷了碗,krist依旧跟了过去,倚在门边看着他在忙活着。

        “krist,我刷碗很好看吗?”singto忍不住地问道。

        “好看,很好看。”

        刷好最后一个碗之后,krist还没有退出去,他牵过krist的手,笑着说,“我已经刷好了,我们去客厅看电视吧。”

        krist默默地被他牵着,走在他的身后。

        singto坐在沙发上,krist什么都也没说,就直接就躺在他的腿上。

        singto有些震惊,但他只是惊叹了一下,他什么都没说,随后将手慢慢地覆在krist的头发上,轻轻地一下一下抚摸着。

        krist觉得很舒服,片刻之后,就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评论(3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