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72)

翌日一早,krist就幽幽地醒了过来,他的整个身子都被焐的热热的,身边不再是空落落的,他揉了揉眼睛,他的身旁躺着的人是singto,他们彼此相拥着。

      看来流淌在骨子中的那些,素来就没有变过,他还是喜欢拥着他入眠的。

      他竟有些渐渐地忘却了,从前那段没有他的日子里,在那夜复一夜的黑暗阴冷之中,他是怎么与孤独作伴熬过来的。

      他微微地抬起身子,不想打扰到他。

      没想到下一秒,一双手就圈了过来,将他围在其中。他只好顺着他的意,又重新躺了下来。不过由最初的面对面换做了背靠背。

      singto将唇贴近了他的耳朵,用着明显还未完全清醒的声音在他耳边厮磨,“krist,我爱你,是真的爱你……“他的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腰肢。

       krist愣了愣,他分不清这是他的呓语还是对着自己说的话,他想,他是做了什么梦吗?半晌后,他才匆匆地回道,“我知道。”

       “krist,今天好不好?今天去报复他,按照你说的去做,好不好?”

       “好。”原来他是醒着的。

       “我这就起来,去找god。”singto松开了自己的手,坐起身来。

       “怎么这么着急?”

       “我想听见你的答案,你说过的,待到nine付出应有的代价的时候,你就会告诉我答案。”singto兴冲冲地说道。

       krist轻轻地偏转了一下视线,不再去瞧singto脸上那隐隐却不能忽视的期待,他突然觉得有些心虚。

       “我记得。”krist敷衍地回答。

       “singto,你想怎么做?”

       “把他约过来,我和god一起,我们把他关起来,好好地惩罚一下他。”singto满面愠怒,攥紧双拳恨恨地说道。

       “把他关在别处,别关在这里,我不想他在这里。”krist淡淡地说着。

       “这是一定的。”

       singto先把god叫了过来,两个人一阵商量,最终有了个妥善的计划,而krist只是在一旁默默地听着,什么都没有说,安静的像是一个聋子或是哑巴。

       等了许久,门外终于传来了几声零零碎碎的敲门声。

       krist知道,他总会来的,即便知道这明明是一场陷阱,也会决绝地前来赴约的,固执的像是只扑火的飞蛾。不过,这也是他逃脱不得的宿命罢了,躲不过的。

       singto慢慢地开了门,krist连同god一起,都躲到了里面的屋子里。

       他望着门外的nine,一瞬间,竟有些陌生,但是生起更多的却是恼怒与愤恨。

       他渐渐地敛去了自己面上所有的表情,他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无悲无喜的人,他为他开了门,却不曾为他熟络上一分,他只是淡淡地瞧着他,然后开口,“进来吧。”

        nine在敲门前,是手足无措的,在门开的那一瞬间,竟是隐隐有些期待的,在singto望着他的时候,是惊慌害怕的,在singto淡淡开口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彻底的绝望。

       “好。”nine踏着细碎的步子走了进来。

       像是故意张望一般,nine不住地东看看,西瞧瞧,他不过是想印证,在singto离去的那一个晚上之后,他与krist有没有谋过面。

       他还是在纠结着,纠结着即便是千方百计,终究还是由不得自己的这件事情。

       singto为他倒来了一杯温水,“喝水吗?”他端到他的面前,低声问道。

       nine看了看面前的那杯水,他默默地点了点头,手里却突然冒出了涔涔的汗意,终于,他接过了那杯水,一饮而尽。

       “P'singto,你那天晚上最后去了哪里?”

       “我去了哪里,都跟你没关系。”singto没好气地回答道。

       nine愣了愣,只是有些艰难地勾了勾嘴角,弧度很快消失不见,他连忙聪明地转换了一个话题。

       他捧着那个空空的杯子,像是委屈地说道,“P’singto,你什么时候能回家看看啊?爸爸还有妈妈都说想你了。”

       singto没有想到他会说这个,短暂的愣怔之后,他愈发地不耐地回道,“nine,我的事情都不用你管,我会回去看他们的。”

       “那P'singto,你把我叫到这里来,是想说些什么呢?”nine突然抬起眸子,笑着问他。

       “我想你做了那么多的错事,伤害了这么多的人,应该有想过这一天吧。”

       “我早就猜到了,你是为了这事而来的。说吧,P'singto,你想怎么?”

       “他受到的伤害,我要你通通尝上一遍!”singto怒声说道,边说便站了起来。

        nine的心就在singto话音刚落的那一刻,险些停止了跳动,他笑了笑,“P‘singto,不,你不能这样,我父母可是你的养父母……”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在颤抖着,他只能借着笑来伪装自己,伪装自己貌似还很坚强。

       “是啊,他们是养育了我,可这两件事又有什么联系呢?”

       nine的脑袋开始晕眩起来,他的双眼似乎不听自己的使唤一样,拼命地想要合上。昏昏沉沉的,他猛地霎时间恍然了过来。

       是那杯水,是那杯他紧紧握在手中的水,是P'singto为自己亲自倒的水。

       可再怎么说来,都像是讽刺一般,他为自己端来的水,竟是一杯毒药,但他情愿喝下去。

       “你曾经做过的事情,难道一桩桩一件件都忘了吗?他受过的伤害,我要从你身上尽数讨要回来!”singto一字一句冰冷地说着,落在nine的耳中,他觉得他像是一个恶魔,亦或是地狱中的罗刹。

       nine的心已经结成了一块坚冰,不能跳动,没有温度。

       “P'singto,P'singto……”nine无助地呼喊着,满眼均被黑暗渐渐侵袭。

       他的思绪混乱不堪,突然想起那个被自己也曾这样折磨过的人,他当初也同自己这样一般吗?双眼,不,是整个身子才对,一点一点被黑暗无情地所侵袭。

        nine不知道,他也无法感受,曾经的krist那时候会想些什么。他痛苦地眯上了眸子,望着那无论怎么仔细地瞧过去都也是一团模糊的singto。

        他想要再多看上他一眼。他悄悄地叹了一口气,若是他不爱他,已经放下了他,亦或是根本未曾遇见过他,那该有多好呀!

       只是终究没有可能了。

       nine慢慢地昏倒下去,再没有任何的知觉了。

       半晌后,god与krist从那扇门中走了出来,god看着倒在地上的nine,颇为满意。而krist却是一言不发,嘴唇狠狠地被他咬着。他的脸上什么表情都也没有,只有厌恶,薄薄的厌恶笼在他的面上。

god与singto商量着把昏倒的nine送到god那间久未居住过的房子里,那房子小小的,也不向阳,阴暗潮湿,还破落着。

        也算是个囚禁nine的好地方。

        “你们去吧,我不想去了。”在他们合力将nine抬到车上的时候,krist突然开口。“我就先不去了,今天醒的有些早,我想再睡睡。”krist又添了一句来解释。

        “好,那你在家里好好地休息吧。”singto有些抱歉,让krist起的这么早。

        “恩,好。”krist望着他们两个人的车子愈行愈远。

        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远方,再也找寻不到的时候,krist悄悄地回了屋。他找到了钥匙,锁住大门,轻轻地踏起步子。

        如今,他终于有了勇气,向着医院行去,他终于有了勇气,去好好检查自己的身体。

        坐上出租车的时候,他微微地合上了双眼,祈祷着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他愿意错上一回,也愿意愚蠢一回,只要他还能好好的,只要他还能陪在singto身边,很久很久。

        他什么都愿意。

       一次双更任务结束……

评论(3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