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70)

又在医院休养了两天,singto这才终于如愿以偿地出了院。

     “god,直接去你家吧,我去收拾一下行李。”krist在医院门口最先开了口。

     “好。”god淡淡地回应道。

     singto在krist的身后默默地站着,三个人迈起步子的时候,singto轻轻地上前,贴在了krist的身边,与他靠的极近。

      两只手,十根手指,在那一瞬间,悄悄地触碰在一起。

      每一根手指,都带着凉凉的温度,还有微微的颤抖。像是春日初融的坚冰一般。singto忽尔开始犹豫起来,不知道该要后退还是前进。

      正在他依旧恍神的时候,他的掌心忽然有些痒痒的,温润的触感,终于不再空落落的。

      随后,他的手就被冰凉悄然尽数地覆住,他惊住了,低下头,krist的手正攥着他那不安的手。

      singto的嘴角漾起笑来,也渐渐地回握过去。

      两只手,只要紧紧相握,纵是再冰凉,终究也会被彼此焐热的。

      只是krist依旧是那样淡漠的,他的目光没有到达singto身上一分一秒,他只是向着前面望去,一步步地走着。

      这样已经很足够了,singto已经不敢再贪心了,就这样,仅仅这样,已经很美好了。

      到了god的公寓之后,singto跟在krist的身后,进了他离开自己之后住着的地方。

      “krist,我帮你收拾。”singto说着说着,视线就瞧到了那空空的桌子上唯一摆着的那台录音机。

      krist还在听广播?singto有些纳闷,他记得,krist先前是不爱这个的。

      他慢慢地行了过去,按下了播放的按钮。

      突然,寂静的屋子中突然响起了冷漠难听的声响,从录音机中传出来的。

      ——“我每一天活的都是小心翼翼的,可为什么还是敌不过命运……”

      ——“刀口噬蜜吗?不,不是,我吃不到蜜,刀尖上跳舞才是……”

      singto的脸色立即变了,他自然能听出这是谁的声音,也能辨出这话是携着怎样的凛冽与无奈。

      是krist的字字泣血。

      singto颤颤抖抖地伸出了手,却怎么都触碰不到那个近在咫尺的开关。他想关上那不断淌出的krist的痛苦,却怎么都做不到。

      “啪!”singto的耳边响起了这一个决绝的声音。他的手被惊得猛地跌落下来,刹那之间,录音机里那个黑暗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世界再次安静了下来,安静的叫人有些怕。

      singto转过身去,恰好望见krist在自己身后静悄悄地站着。

      “krist,我,我……”singto不知道该要说些什么。

      “这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krist打开录音机,将里面的磁带拿了出来,没有任何犹豫地扔在地上,用脚拼命地踩下去。

      磁带很快地碎裂,krist蹲在地上,抽出了磁带里面的那根长长的线,缠绕在手上,发狠地向着两边拽去。他想摧毁,满以为这样就能摧毁掉从前。

      “krist,别,你的手……”singto匆忙地也蹲下身,扯过了他手中的线。

      他怕krist再次伤到自己的手,他手上的旧伤,还未完全愈合,他会疼的。

      成圈的线从他们两个人的手中脱落,在地上一连转了好几个圈,这才停下来。磁带里的线被拖了好久,散在地上,将他们两个人围在这个看来奇怪的圈内。

      krist看着地上散乱的情景,他这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眼泪顺着呼出的那一口气,毫无预兆地就淌了下来。

      “krist,你怎么了?”singto望见了他滚烫的泪水,怔愣地问着。

      krist所有的举动,都是那样的奇怪。

      krist什么都没说,眼泪却落得更凶了,他突然张开双手拥住了面前的singto,他把自己的脑袋埋在他的颈窝,他把自己的泪水任性地胡乱地抹在他的身上。

      “krist,怎么了?有什么话,你跟我说好吗?”怀中的这个人颤抖的厉害,呜咽的也厉害。

       他的心,随着落入他耳中的抽噎声,愈发地僵硬。

      “singto,你知道吗?这磁带,是我最初想送给你的礼物,在我死了之后,我把它送给你……”

      “我还在想,你会不会后悔?会不会为我伤心?会不会想起我以前的好?”krist在他的耳边呓语起来,带着严重的鼻音。

      “你说,这是不是最好的报复?”

      singto顺着他的后背的手突然顿了顿,“是,是最好的报复。krist,我一定会后悔,一定会伤心,我永远都记得你的好。我会杀了我自己的。”

     “krist,你想怎么报复我,都可以。只是,只是你要好好的……”singto将krist搂的愈发的紧了。

     krist在他怀中开始不老实起来,他推开singto,捧起了他的脸,微微闭上眼睛,眸中的泪珠恰好落下,划过他的脸颊。他轻轻地吻了下去,但只是在singto的双唇上轻轻地摩挲着,却并不深入。

     singto的整个身子都是僵直的,他像是不懂得怎么回应一般,眼睛也是睁开的。他被他小心吻着的嘴唇,突然湿润冰凉起来。

     苦涩的味道从他的嘴唇一路在喉中散开,他这才明白过来,那原来是krist的眼泪。

     singto紧紧地拥抱着他,渐渐地有了回应,他的舌固执地探进他的口中,青涩的像是不经世事的小伙子一样。

     随后,唇齿相依。

     半晌后,krist慢慢地结束了这个吻,他瘫倒在singto的身上,身上无力的很,许久都没有说话,只是不住地喘息着。

     “krist,以后我都不会再松开你的手,我赖在你的身边,为你偿罪。”singto攥住krist那有些发软的手,坚定地一字一句地说着。

     krist的身子僵了僵,连同那只被他紧紧握住的手,也是一样的,愈加的冰凉了,像是跌进了寒冬一般。

     “krist,你听见没有?”没等来krist任何回应的singto,不免有些焦急地问道。

     “嗯。”krist轻轻地点了点头,“好。”他淡淡地回应。

     krist松开了他的手,慢慢地站起身,有些跌撞地行到那张看来笼着冰凉气息的床,他掀开枕头,拿出了藏在下面的那个日记本。

     陪了他太久的日记本,写满他心事的日记本。

     “这个也不需要了。”krist转过身,望着singto,依旧是那淡漠的语气。他打开笔记本,一页页地撕下,又将那写满密密麻麻的悲伤的字的纸一点点撕的粉碎。

     他尽数将这已没有任何用处的纸屑扔进了垃圾桶。

     这下算是真正的释怀了吗?这下算是真正的结束了吗?krist迷茫地看着纸屑慢慢地落进垃圾桶中,变得肮脏起来。

     singto看着他的举动,心头渐渐地蒙上了迷雾,却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出口。此时,在krist面前,他不得不装成一个哑巴一样。多问一句,他就怕惹得他生气。

     krist的行李本来就少,没一会儿,singto就为他打包好了。

     出门的时候,god在门前堵着singto,问他,想没想好怎么惩罚nine那个人。

     “这件事情,我听krist的,他想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把他关上几天,然后送进牢里。”krist在一旁突然插口。其实,这正合他的心意,借他最爱的人之手,尽心尽力地报复着他。

      krist一直都清楚地明白,什么才算是最痛快的报复。

      他这应当也算是利用一些singto了吧,不过,这本就是他该做的,也算是偿还自己了吧。他说过,要偿还自己的。这样都很好,什么错都没有。

      krist如此地劝着自己的那颗心,竟然觉得有些心安理得。

     “好,我去做。”singto没有半分犹豫地开口。

     “他是你弟弟。”krist视线绕过了他,强调着这个事实。

     “他不是我的弟弟,他于我来说,只是个伤害你的混蛋。”singto攥紧了拳头。

     “也带上我一个,我要看着nine付出惨痛的代价。”god兴奋地跃跃欲试。

     “好。”krist点头同意道。

评论(2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