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64)

krist只觉得自己怀中的那个人,刚刚被他扶起来,还未站稳,下一秒似乎就要带着自己双双倒到地上。

     他昏厥了过去,残存的意识也已经消散不见了。

     krist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不由得就向前倾去。他还是没能记住自己的话。

     他的力气实在太小了一些,他也保护不好他。

     预料之中的那种坚硬的痛感并未传来,反而身下覆满的是柔软的感觉。不止是身上,便是自己的唇也软软的,像是触碰到了什么莫名的东西一般。

     krist睁开眼睛,却看见singto躺在他的身下。而自己嘴唇贴着的是,他的脸颊。软软的,却也是凉凉的。冰的他的双唇都发麻。

     krist猛地抬起头,眸中singto的倒影是苍白色的,他的双眼微微地闭着,却再也睁不开。

     “singto,singto……”krist起身,无助仓惶地呼喊着,像是大海中飘沉的那一叶孤舟上的唯一一人。他不知如何是好。

     原来,他是这样的惧怕他死去。

     这样害怕的感觉,漫天地涌来,krist从来未曾有过。便是那一夜,便是那场滚滚的大火之中,便是那被nine囚禁着的日日夜夜之中,他都没有像此时这样的惶恐。

     从前,那想象之中应有的快感,此时竟一分也生不出来。也许,从这里就已经错了。

     他难道是错了?从哪里开始错了呢?

     god听到声响之后,匆匆地赶过来,“krist,快,我们快点把他送到医院去。”

     krist立马回过神,收起了自己所有的思绪,同god一起,将singto小心地背下山去,又抬到车上去。

     god将车开的飞快,生怕错过了一秒时光。

     krist什么都没说地就坐到了后座上,他就僵僵地坐在那里,身姿挺拔,一言不发地望着singto。眼睛似乎连眨都未眨上一下,整个人像是一尊透着无尽悲伤的雕像。

     “krist,先休息一下吧,你也累了,一会儿就到医院了,会没事的。”god悄悄地抬起眼睛,从后视镜中瞧见了这个样子的krist。他为他而担心。

     他更怕krist会先撑不住。

     “没事,我不累。”krist摇了摇头,只是头动了动,身子其余的地方依旧僵着,声音淡漠凛冽。

     krist的脑袋里一片雪白,他的神思不知道晃晃悠悠地飘去了哪里,仿佛就只余下一根神经紧绷着,他还知道的,他唯一知道的。

     那就是singto快死了,真的快死了。

     krist慢慢地伸出手,悄悄地钻进了singto的手心中,然后狠狠地攥着他的手。

     或许,握着他的手,将他的手固执地焐热,他就会没事。他只是睡着了,如果知道自己牵着他,就会醒过来的。

     醒过来,若是他依旧想躲着自己,若是他爱的依旧不是自己,那都不碍事的,那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他醒过来,只要他还活着。

     从前,他疯狂地想要他死去,现在,他拼命地求他活下去。

     所以,究竟是命运骗了他,还是他骗过了自己?

     一切,都像是一道外表鲜艳的很的论叙题一样,分值很重,但答案却是那样的开放,没有唯一。

     其实,krist不懂的是,顺心便好。

     恨,还是恨着的,没有减少一分,只是这满心的恨意再也不纯粹,再也不透明,反而是兜兜转转、曲曲折折地染上了些其余的杂质来。

     真是叫人恼恨,末了却终究还是无能为力。

     这就仿佛是在赏烟花,越是迷恋烟火的绚烂,却越是在将要落幕的时候害怕黑夜与寂寞。越是挣扎,就越是无端地开始恼恨起最初那个放烟花的人。

     最后,竟渐渐地忘记了自己本来只是想看一场好看的烟火的。

     车子终于在临近的一家医院门前停下,krist的恍惚心思霎时间便被收回,他匆匆地打开车门,扶着singto出去。

     god连忙在一边帮忙。

     “医生呢?医生在哪里?”krist着急地大声叫喊起来。

     他眼见着着singto被推进那间急救室,一路上,krist还是那样紧紧地攥着他的手,一刻都未松开过。

     “singto,我说过的,若是你死了,我也去死。”最后的那一刻,krist低下了身子,将唇贴向了他的耳边,一字一句何其郑重地说道。

     “活下来,活下来……”

     然后krist就亲眼瞧着他被推进了急救室,亲眼看着“急救”那两个字慢慢地亮起来。

     他忍不住地向后退去,步子是慌张无力的,直到他的后背抵在那冰凉坚硬的墙上时,他才能站定起来,只是身子缓缓地在下沉。

     他偏偏不想让自己看起来这样的没用,他死死地抵住墙,抵的自己的脊背都生出微微的酸意来。

     这样的他,看起来会更坚强一些吧。

     god看着他这样的举动,愈发担心着他。“krist,你也去让医生看看你的手吧,好好检查一下。”

     “不,不用了。”krist决绝地摇了摇头,再次开口,“我要在这里等着,等着看他有没有遵守承诺。”

     “什么承诺?”

     “他答应我不会死的,若是他死了,我也会死。”

     此时的krist,眼神涣散不堪,说出的每个字却是那样的坚决。

     god被这样的他吓住了,“krist,你,你不要这么想……”他不知该怎么去安慰他。

     “你也觉得他会……会离开?”krist喑哑着嗓子问道,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来。

     “不,他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god突然觉得自己的嘴太笨了。

     “不,不会好起来的,好不起来了……”krist慢慢地低下头,喃喃地说着,含着太多太浓的痛苦。

     “krist,别,别这么说……”god终于忍不住了,轻轻地抱住了krist。

      krist也没挣扎,也没有抗拒,只是默默地把头伏在god的怀中,小声地哭泣抽噎着。隐忍不得的声音落在god耳中,他像是快要窒息了一般。

      随后,哭声渐渐地微弱。

      “krist,想哭就哭吧,你就当我听不到。”

      god突然感觉自己怀里的那个人的身子颤了颤,“krist,都会没事的……”

      下一瞬间,怀里的人身子终于瘫软了下来,他又再次哭了起来,从一开始的低声抽噎再到最后的放声大哭。

      像是撕心裂肺一般,god只是听着就为他心疼。

      god就一直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不断地重复着,“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

      krist哭得声音都哑了起来,携着浓浓的鼻音,他哭得很不舒服,但却忽尔之间觉得很痛快。

      似乎藏在他心底、眸子里所有的泪水都倾盆而出。

      片刻之后,他终于哭累了,他推开了god,有些窘迫指着他的衣服说道,对不起,我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没关系,现在好些了没?”

      “嗯嗯。”krist一把抹去自己脸上残余的泪痕,又将眸子望向了急救室。

      “我等他,等他醒来。”他轻轻地开口。

      “他醒来,你打算怎样?”

      “不知道。”

      “krist,要是你不知道该怎么办,那就问问你的心。”

      “我的心?”krist忽然迷茫起来。

      “是的,它会给你一个答案。”

      krist沉默着没有任何的回答,只是将手慢慢地覆上了自己的心口。

      它,它会给我一个怎样的答案呢?krist心想着。

      “你还爱着他。”不是一句疑问,而是一句那样肯定的陈述。

      他在陈述着一件何其难堪的事情,难堪到krist只愿意亲口去否定。

      “不,不……”krist惊慌失措地摇着头。

      他不爱了。

      只是这句话为何终究这么难说出口?

      突然,krist只觉得自己的双腿有些不对劲,像是不属于自己一般,似乎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了。他就这样直直地倒在了地上,绵软无力。 

      “krist,你怎么了?”god匆忙之间把他扶起来。

      “没事,扶我,扶我去坐。”krist急切地说着,脸上悄然划过一抹愕然。

       krist走在地上的每一步,都是那样的陌生,像是刚刚长出双脚,第一次行走的感觉。

      “krist,你去看看医生吧。”

      “没事的,我可能有些累了,坐着休息休息就好了。”krist逼着自己扯出一抹笑意来。

       良久之后,“急救”上的光亮终于暗了下来。

      今天可能有时间,但不想更无言了,其他的梗大家想看哪篇?可以更一篇

       50%的可能更……

评论(3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