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63)

singto的身子僵了一僵,似乎所有的轻颤都已经停住了。

     还是被他找到了,还是不得不与他见面。

     只是,在他的心里,他以为自己的这些举动是在躲避?在躲避着他?

     算是躲避吗?singto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携着伤来到这里。这确实怎样看来都像是在躲避着什么,想着想着,singto自己也竟说服了自己。

     singto没有开口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应和他这个棘手的问题。

     krist见他不言也不语,愈发的觉得自己的心中郁结着怒气。只是视线又触及到那一张失了血色的脸,他又不得不呼出几口气,忽尔使自己放松下来。

      他只是悄悄地行上前,“你的伤还好吗?”他淡淡地开口。

      忽然之间似乎连喉咙之间都溢满了陌生的感觉。他们之间这样温和的对话,仿佛已经很遥远了,像是埋葬在时光深处的不该有的回忆,已经蒙上了灰尘。

      他微微地别过视线,瞧向了别处。

      半晌的沉默之后,krist还是没能等来singto任何的一句回复,他似乎朦朦胧胧之间听见了压抑中的低喘,像是抽噎的声音,也像是窒息的声音。

      就这样清晰地在他耳边响起,像是水滴落石的声响,压得他耳膜隐隐地生出痛意来。

      他有些不安地再次望过去,一低头便看见singto跪倒在地上,头埋得很低,身子还是依旧的颤抖着。而他的面正对着的地上,似乎有着泪痕,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有些刺眼。

      krist的眉头紧蹙,脸上除了一瞬间的愣怔,之后便生出了大片的不耐来。

      他为什么要哭?他从来都没见他哭过。这和他记忆中的singto太不相像了,这不是从前的那个他。

      krist匆匆地迈起步子,向着singto走去。他蹲下了身子,近乎使出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将singto的头抬起来,禁锢着他,四目相对。

      其中那只伤手,一举一动之间,痛的还是那样不像话。

      他看见,singto的眸子红肿的厉害。

      “你哭什么?”krist撇了撇嘴。

      singto立即扬起自己的双手来,胡乱地抹去自己脸上残余以及不断涌出的泪水。

      “我问你,你在哭什么?”krist愈加的不耐,再次开口问道,声音大了些。

      “krist,你,你还好吗?”singto的话已经说不完整了,他的声音听来很厚重,却又携着太多的悲伤。

      krist愣了愣,“什么?”

      “你的手,还疼吗?”

      “不疼了。”krist淡淡地说,仿佛真的不疼了。

      “krist,你总是这样,疼了也不说疼,其实很疼吧……“飘进krist耳中的声音是那样的缥缈。他看见,他的嘴角扯不出一抹微弱的笑意,哪怕他已经尽力了。

      “不用你管!”krist冷冷地回答。

      “你恨我……”krist听不出这话是疑问的意味还是肯定的。

      “对!”

      “这样,真好……”

      “singto,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你看,那是我为你建的墓,可你没有死,看来,始终是我做错了……”singto的手艰难地指向了对面的墓碑。

      krist也转头看了看那座碑,上面什么字都没有,在这公墓里,显得是这样的格格不入。

      “krist,那些你不愿意告诉我的真相,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singto眸子里蕴出的泪水又流淌了出来,他终于说出了这令他心碎的话来。

      躲是躲不过的。

      就像此时的他们两个人,虽是相靠的很近,很近,可他们之间又那么远,远的一条银河相隔,也是比不过的。他们再也跨不过。

      krist慢慢地松开了自己的手,他就这样望着singto,面上什么表情都也没有,无悲无喜,无恼无怒。

      “别说了,我送你去医院,你的伤,不能拖了。”krist冷漠地开口。

      “krist,对不起,对不起……”singto微闭着双眼,喃喃地说着。

      他渐渐地伸出双手,颤抖着向着krist的方向靠去,他想握住他的手,也许这便是最后一次,以后都不会再有可能了。

      只是他却不敢,他的手就这样触着清冷凉薄的空气,颤抖地摇晃着。

      krist猛然地起身,一把拂去了singto的那只手,他就这样俯视着singto,眼睁睁地看着他痛苦下去。

      “你的对不起,我不需要……”krist大声地嘶吼着。

      “你受的所有伤害,都是因为我,我弥补不上一分,我没能好好地保护你……”singto一字一句地说着。

       让他爱上他,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错误的,最愚蠢的事情。

       是他自己太自私了一些,以为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是晴天了。可时光向他们彼此都证明了,他不是一个好恋人,他没能抱紧他,保护好他。

       krist忽然之间就忍不住了,他突然厌倦听到这样的话,夹杂着痛苦自责,仿佛他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灰色阴暗的,阴雨再也不会放晴。

       他又低下身子,同singto一样,双腿跪在地上,跪在他的面前。

       他愤怒地拽紧了他的衣领,“闭嘴,你给我闭嘴!别再说了!”

       “singto,你TM别给我装可怜,我不会原谅你的!”krist继续喊道。

       “我,知道。”singto像是被吓到一般,怔愣愣地回道。

       “我带你去医院。”

       “不,不要,我死了,我觉得你会痛快一些。”singto迷茫地摇了摇头,他忽尔之间觉得有些恍惚,记不得自己是谁,也记不得自己在做些什么。

       唯一能辨得的就是,眼前的这个人,为了自己遍体鳞伤,是自己辜负了他。欠他的,纠其永远都偿还不轻。

       “singto,永远都TM的是你以为!你这个混蛋!”krist的情绪愈加的激动。

       片刻之后,krist脸上又恢复平静,像是头顶上那片天空一般,一片云彩都没有。他手上的力气也渐渐地小起来,像是再没有力气去抓紧他一般。

       他只是将自己的手覆在他的衣领上,他望着他,满面都是无法言说的决绝。

       “singto,你别以为你死了,就什么都能结束了吗?我告诉你,不可能!如果你死了,那我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我们一起下地狱,做鬼我也会一直缠着你!你别想逃跑!”

       他的死,不会是终点,反而说是起点更为恰当。

       “不,别……”singto痛苦地呜咽着,他捧住了krist的脸,轻轻地摩挲着。这种温软细腻的感觉令他几近陷入贪恋之中。

       他望着他说,“地狱不该你下的,那里太黑了,做了错事的人才会去那里。你永远都是我心中的天使,你会好好的……”

       singto面上的悲伤,krist不敢多看上一眼,似乎能把自己尽数淹没了。

       那样的感觉,像是孤身一人被困在海上,周遭都是凶猛的海浪。krist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死去,满身被这海水浸的冰冷发胀。

      “我不是,我不是……”krist固执地摇着头。

      “别说了,别说了,krist……”singto连忙用着一只手捂住了krist的双唇,他的热气喷洒在他的手心,痒痒的,噬着心。这般疯狂的感觉,singto却只觉得绝望。哪里都是绝望。

       突然静下来了,万物都没有了声响,四周静的吓人。那喷洒在自己脸上的热气已变得愈发微弱,甚至冰凉起来。

       krist的心里突然涌起慌张,他安静地听着,却渐渐捕捉不到singto的呼吸声。

       “singto,去医院!我说去医院!”  krist搂着singto的腰肢,想将他扶起来。

      “好。我要,活下来,找他去给你,给你报仇……“singto的神智已经越发地不清晰起来。

       krist胡乱地点着头,其实他并没有听得太真切,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报仇”两个字。

       他已经明白了他想要说些什么了。

       “这样,你能不能少恨我一些……”

       krist的动作一下子僵硬起来,他扶不住他,他们两个人一齐跌下去,跌倒在那墓碑前。

       “singto,别闭上眼睛,别睡着了……”krist轻轻地拍着singto的脸,想让他一直清醒着。

       “好,我,我不睡……”singto一面喃喃地应着,一面眸子却不由己地渐渐地合上了。

        眼前,krist的倒影慢慢地与黑暗的色彩重叠,再也分辨不清。

评论(4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