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62)

krist出了医院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那一直被自己紧紧攥住的纸条,已经被他的汗渐渐打湿了,软的一塌糊涂。

      纸条上写的那个地址看起来是那样的陌生与偏僻,krist的眸子向下一扫,只瞧见了那最后的两个大字——公墓。

      怪不得是这样的偏僻难寻,只因与它的用途相称。

      krist猛地愣住了,第一瞬间,他觉得是自己瞧错了什么。只是眼睛无论睁的有多么大,“公墓”那两个字还是赫然地映在他的眸子之中。

      他去那里做什么?

      墓地,只是这样轻轻地念来一遍,他都觉得森森的凉意从着后背悄然冒起,他为什么会去那里?

      难道……

      krist已经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虽说krist不认识这个地方,只是看着这地址,他就觉得遥远的像是不可到达。

      倘若他真的去了那里,那么他的身子还支撑地住吗?他还好吗?

      “god,god,求你带我去找他好吗?”krist虽是难堪,但到底是顾不上这许多了,连忙哀求着他。

      god接过他手上的纸条,他点头说道,“快上车吧。”只是当他的视线触及那两个字的时候,他不禁也愣住了。开车门的手都微微地有些僵住了。

      god开了导航,又尽量将车开的快一些。

      路上的时候,god忍不住看了坐在副驾上的krist几眼,是的,有些话,他忍不住想要开口了。只是,当他望见krist那苍白的面色的时候,又不得不合上了唇。

      “god,你想说些什么?”krist其实早就瞧出了god的欲言又止。

      “krist,我听说,singto那时候为你买下了一块墓地。不过,里面只埋葬了一些你的衣服和物品,墓碑也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刻。”

       krist一直僵直着的身子终于松软了下来,一下子靠在车座上。“所以,所以……”接下来的话,krist怎么都开不了口。

       god适时地闭上了嘴,什么都不再说了,只是安心地开着车。

       半晌后,一声轻轻的几乎不可闻的问句传到了god的耳边,像是窗外偶尔传来的风声一般。窗外本无风。

       —— 为什么呢?

       “什么为什么?你是在问singto为什么会给你建一座什么都没有的墓碑,还是问他明明都不爱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krist被god突然的这一句好长的话问的哑口无言,他搅着自己的手指,慢慢地低下了头,像是未曾听闻一般。

        “krist,或许……”god忽然有些支支吾吾的,有些话,他还在思衬着要不要开口,那些fufei曾悄悄对他说过的一些话。

        那更像是蛛丝马迹。

        他竟渐渐地原谅起,同情起singto来。

        “没有或许,god,别说了,我累了,想睡觉了。”krist皱了皱眉,开始闭上眼睛来,靠着车窗。

        god只好将那些话再次吞进肚子里。

        车开到山脚的时候,他们不得不停下来,god轻轻地将krist叫醒。

        一觉醒来之后,krist恍惚地发现,自己这一次竟没有做任何的梦,大脑中转只是一片又一片的黑暗。singto这才终于没能闯进自己的梦境中。

        在以前,krist会觉得庆幸,庆幸他终于没来打扰自己。

        可是现在,笼在他心里那淡淡的却又挥散不去的,究竟是如何的感觉?他搞不清楚,没人能给他一个答案。

        他睁开迷蒙的双眼,透过车窗,他模模糊糊地瞧见立在自己面前那座不算的高的小山丘。

        他的心颤了颤,“god,怎么停下来了?到了吗?”

        “到了。”

        “在这山上?”krist匆匆地下了车,指着那山问着。

        “是的。”

        krist一下子就说不出什么话了,singto那样的身子,若是他真的爬上了这山,他会怎么样?

        他的脸猛地变得苍白起来,望着那山,似乎连牙齿都在打着颤。

         “你说,他会在这里吗?”

         “我们上去看看吧。”

         “我倒真希望他不会在这里,希望我自己找不到他……”

         “krist,你……”god为他觉得担心。

         “呵……”krist悄悄的呼出了一口气,随后又笑了笑,对着god说,“singto他,他没有这么傻的,是吧?”

         “krist,会没事的。”god不禁拍了拍他的肩膀。

         krist没再回答,只是再次仰起脖子望着那山,片刻之后,才迈起了步子,向上攀登而去。

        singto挣扎着想要起身,只是他真的已经没有力气了,他只能自顾自地又搂紧了几分那块碑,身上像是快要被撕裂了一般,尤其是那个似乎愈合不得的伤口,正疯狂地叫嚣着痛意。

       现在的他,连起身都是个奢望,更别提解救krist了,只怕他到死都不能见到nine了。

       他怎么会这么没用,他突然有些憎恨起这样的自己了。瘫做一团。

       从前,他以为会给krist带来幸福和快乐,可是呢?他不曾做到,他带给krist的,永远都只是痛苦,欢愉少的可怜,可怜到可以忽略不计了。

        突然,旁边的那座墓碑似乎有人来探望了,掷地有声的脚步,这样的境地让singto愈发觉得自己的没用。

        是两个女人,singto已经从传来的窃窃私语的声音听出来了,她们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singto的存在亦或是已经选择忽视不见。

        “你有没有看最近的新闻,最火的那一条,nine这下是完了,原来当年krist是被冤枉陷害的,nine真坏。”

        “是那个演员nine?没错,现在这一闹,恐怕他以后在演艺圈是待不下去了。”啧啧的声音。

        “那是他活该,他真的太坏了,居然这么对krist,他居然给krist下了药……”那人的声音愈发的大且激动起来。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以前是krist的粉丝,也记得当时krist退出娱乐圈的时候,你哭的有多惨……”

        singto愈发朦胧的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仿佛像是那被粘连在一起的神智猛地被人连根拽起来。

        什么?她们在说些什么?

        “nine对krist做了些什么?”singto匆忙地问着,大声地,激动地,焦急地。

         他探出身去,他只想站起来,只是他的双腿还未来得及完全直起来,他突然找不到可以支撑他的力气,一抹也没有,他的心已经跌进了万丈深渊之中,怎么还会生出力气?

         他就这么重重地跌倒在krist的墓碑旁。

         这样的声响,将一边的两个女人吓到了。尤其还是在墓地这样的地方。

         她们也许以为是自己见到鬼了,纷纷地向后退去。

         singto赶紧地开了口,“你们别怕,我只是想问问你们,刚才你们说的那个新闻是怎么回事?nine把krist怎么了?”

         “你不知道?”其中的一个人开始慢慢地上前,搭上话来。   

         singto匆匆地摇了摇头,“求求你们,告诉我一下,我不知道。”

         “nine就是个大坏蛋,他怎么能这么坏呢?一年前的事情是他一手策划出来的,其实是他给krist下了药,那种药,也不知道krist会被他怎么,他居然还诬陷krist给他下了药,真是不要脸……”

         那人的话还在他的耳边喋喋不休地回响着,可singto却渐渐听得不甚清楚了,耳边越来越清楚的反而是不明的“嗡嗡”的声音。

         “对了,一年前的那事你应该知道吧?krist被他害的这么惨……“

         singto木然地点了点头,“知道,惨,他惨,是我,是我害的……”他喃喃地重复着。

         “我们赶紧走吧,还有事情呢!”另外一个人见到singto这样,不禁有些害怕,连忙拽着答话的那个女人走了。

          “怪我,是我的错……”

          “啊……”singto终于忍不住了,抬起头向着天空,用着他最后的力气怒吼着,似乎是想向上天倾诉所有的不公来。

         原来,krist身上所背负的痛苦,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有多的多。

         原来,nine口中那不能开口的真相,竟是如此……

         为什么?krist他什么都没有做,也不曾做过什么错事,他只是一个最可爱最活泼的小天使,可为什么偏偏要这么对他?上天似乎将他至此所积压的所有不满都施与在了他身上。

        但是,为什么会是他?为什么不能是自己,他甘愿将这所有的伤害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只是,上天从不会听到他任何的乞求。像是一个最称职的聋子一般。

        小心翼翼地登着山的krist脚步突然顿了顿,他猛地停在原处,似乎是听到了什么,这一切又像是他的一场幻觉一样。

        “krist,你怎么了?”

        “没什么……”krist忽然加快了步子,却险些踏空了脚。

        “krist,要小心一些呀!”god手疾眼快地拉住了krist。

        “嗯嗯。”

        进了墓地之后,krist与god七拐八转地找着那块无字碑。只是愈发地走近,krist只觉得自己耳边那抹抽噎哭泣的声音愈发的清晰明显。

        krist速速地跑了起来,他听出来了,这是singto的声音。

        singto还活着!他就知道的。

        只是这哭声能不能停下来,他能不能不要哭了?这声音越来越近,他的心也就越来越慌。

        “singto……”krist忍不住地呼喊起来。

        隐匿在千座墓碑之中的singto,在听到这般熟悉却陌生的声音之后,他的脸上立即溢出了慌张且恐惧的神色,他汲着他无力的双腿,匆匆地向着krist的那块碑藏去。

        他,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了?

        他不想见他,在这个时候,他不敢见他。

        他想把自己完全地藏起来,藏得他找不到自己就好了。

        他一定是来向自己寻仇来了……

        krist嘴中的呼喊声一下子就弱了下来,曲曲折折的,模模糊糊的,他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他。

        fufei说的没错,他果然在这里。

        就藏在一块碑的旁边,只是他的身子为何一直在打着颤?像是一个熬不过严冬的人。只是现在的天气,恐怕只能说是凉爽吧。

        “singto,你还要躲多久?”krist慢慢地踏起步子,同时,轻轻地问道。

      有没有想微信或是qq互加好友的人😁😁
      列表里他们两个的粉丝太少了😂😂😂
      

评论(3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