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61)

       singto不知道自己已经跋涉在这条从前他走过许多次的小路上多久了,奈何他走不快,那地方竟像是他永远不能抵达的终点一般。

       那夜,从nine的公寓中逃出来的时候,singto的整颗心都在隐隐地发着抖,缘由数不清的有太多,可归结来,都是因为那一个放不下的名字。

       krist,k,r,i,s,t。

       一笔一划都是缠绵他数年悠悠时光的心事。

       他为着他觉得万分愧疚,这愧疚是直达心底深处的,怎样都摆脱不得。这份愧疚便是他死去,也淡去不了几分的。

       这让他怎么办呢?singto一想到此,小腹上的伤口就愈发的疼痛了,仿佛他真的就要死掉了。

       如果,他真的死去了,那么krist会不会觉得有一丝的痛快解气呢?

       应该会的吧,singto心想着。他还记得,记得在自己中枪之后,伏在krist的怀里,他虽说让自己不要死,可他想的却是想让自己死在他的手中。

       也许,他想让自己活下去,孤单地活下去,永永远远都承受着这样的愧疚与煎熬。

       他已经不会再相信自己还爱着他了。

       也许,他也会觉得有些抱歉吧,毕竟这一枪,是他为他挡下的。明明他这样恨自己,可他却要亲眼看着他死在他的面前,因他而死。

       他不想让他这漫天的恨意染上了不纯粹,他许是只想好好地恨着自己。

       都怪自己,无论怎么做,都会让他觉得痛苦。

       可这一切,注定都像是一组无解的方程,再怎么绞尽脑汁去计算,去解答,都不会有结果。

       命运啊,命运呵,多像是一双无形的手。不,说是无形还不够,它是狠戾的,是无情的,大力的,常常拼命地攥着世人的脖子,胡乱地肆意地指挥着,叫人不得不从。

       谁又能抵得过命运那并不幽默地捉弄呢?

       singto只是这样想着,脑袋便晕晕沉沉的,一直叫嚣着痛意,他已经放空了自己的心,就什么都不想,只是默默地走着,也不会停下来歇息一下,就是这样一步步地接近着那个地方。

       ——那是先前埋葬krist的墓地。

       他捂着自己的肚子,蹒跚地行着,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唯一支撑着他的就是,时不时地向着那个方向望去,他总觉得自己就快要到了。即便他什么都瞧不见,唯有那郁郁葱葱,散发着幽深骇人的绿意的树木。

       为什么要来这里呢?singto也搞不懂自己,似乎他只有这一个地方可以去了。即便这个地方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krist并没有死。

       这个地方应是晦气的,可是singto并不这么觉得。

       只有他呆在他的墓前的时候,他才能好好地跟krist说上几句话。

       在krist不明生死的这一年来,singto总是会来这里,即使这离他的公寓很远,即使这上山的路很是泥泞难走。

       来这里看一看他,这样,他会觉得,他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

       许久时间的跋涉来,singto的体力早已消耗殆尽,他小腹上的伤口似乎又重新地溢出血来,至少,他覆住伤口的手心已经湿润起来了。但这些,他已经顾不上了。

        他还是加快了脚步,似乎像是要错过了什么一样。他的心底总是隐隐约约有这种说不清好坏的预感。

        singto终于上了山,山上的小路更是曲径通幽处,似乎,一个不小心,便会摔倒。然后不知会滚落到哪里。所以,singto的每一步都踏的那样的小心。

        他会死的,可不会是这样死去。

        他的眸子生起片片的昏花来,他已经望不清脚下的路了。他谨慎地迈出一只脚来,可还是落了空,他的身形一震,还好他的手胡乱地挥舞着,竟像是拽到了什么绳索一般。随后,他拼了命地攥紧了那颗长长的藤蔓。这才渐渐地稳下了身。

        singto面色愈发的苍白,最后,连一抹血色都寻不出。他死死地咬着牙,即便身上还有着不断蕴出鲜血的伤口只是那一句“我想去见见他“,竟支持着他一步步地爬到了山腰。

       那一大片的墓地就建在山腰处,偏僻又幽静。

       以前,他总觉得,krist躺在这里,一定不会被人打扰,能睡个好觉。他是那样的贪睡。

       这里是个好地方。那时候,singto找了好久,才终于找到这个地方,有树荫,有花香,也有鸟鸣。

       当singto的一双眸子触及到那些耸立着的一块块石碑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力气了,他一下子就摔倒在那嶙峋坑洼不平的山路之上。

       双手碰到那些硌人且似乎还带着尖峰的石子,singto不禁吸了一口凉气,只是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伤口,便会生出这样的痛意。

       那么krist的手,他那时候会有多疼?

       疼,他也不会哭出来,应该只是默默地咬牙坚持着。

       一年后的krist,坚强的令人心疼。

       都是他,都是他的错,krist本该被这明媚的时光所眷顾宠爱的,可是,他却变成了这副样子。渐渐地成为了没有半分情绪的木偶。

       singto记得,一年前,他的笑还是如阳光一般的,温暖炙热,似乎能灼伤了邂逅他笑意的人。

       不,不只是一年前,是很多年前了,那时候,krist就已经笑得很好看了,抵过时间万物美景。

       可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短到singto还没能来得及说出口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分开了。

       singto撑着地,手上越是疼,他身上涌出的力气似乎就越多些。他缓缓地站起了身,向着什么都没有刻着的那块石碑处艰难地走去。

       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少拿了些什么东西。他想了想,这才恍然想起,自己忘记捧来一束他最爱的百合花了。

       这是singto为着krist许下的承诺。——每次来看他,都要给他带过来的。

       singto看着那空白的墓碑,眼睛一下子就酸起来了,他们许久未见了。

       “krist……”只是一句他名字的呓语,singto的眼泪就彻底地藏不住了,争先恐后地流了出来。

       singto向前靠近,他蹲下身,慢慢地抚摸着那块碑,冰凉的,凹凸的,陌生的。

       他将整个身子都靠了过去,他的头贴在上面,从远处望去,像是他把整块碑都抱住了一般,抱的那样紧。仿佛他要将它都染上自己的温度一般。

       “krist,你还活着,真好……”

       “这个地方怕是不能再有了……”

       “krist,对不起,对不起……”singto的泪水从他的脸上滑落,沿着墓碑一路流下去。除了这话,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多说些什么。说的多了,像是狡辩一样。

       在krist面前,他从来都不善狡辩。

       他悄悄地闭上眼睛,似乎是在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到来,他做了那么多的错事。死去,只有死去,再没有任何的选择比这个还要好。

        习习凉风吹来,将他吹得温度轻轻地消散。他渐渐觉得,自己已经和那碑一样的严寒了。

        那就这样吧。此生便就这样吧。

        这是他最好的结局。

        一瞬间,太多一帧帧的画面在他脑中像是走马观花一般,迅速地闪了一遍。

        这样,他觉得,他真的就快要死去了。这是他前世的记忆。所有的所有,都与krist有关。

        其余的他已经什么都记不得了,哪怕,这些回忆都太痛苦了。

        眼泪,鲜血,伤害……

        对不起,krist……

        可是,他又悄悄地睁开了眼睛,他突然觉得有些不甘心。死去?怎么能死去呢?nine还活着,只要他还活着,他也许会再次伤害krist。

        这样永不得终结的事实,像是一个圆圈,永远都不会有终点。singto已经不想krist再受到任何的痛苦,他必须彻底地将krist从中解救出来。

        这能算是他为krist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吗?

评论(4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