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60)

在车上的时候,krist还是忍不住地问了出来,“你怎么知道fufei想要见我的?”

     “我刚才去了那里,她也看见了我。她说,她想要见一见你,还让我告诉你,她已经读了那封信了。”

     “噢。”krist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你去哪里做什么?”

     “我以为你会去那里。”

     “还去那里做什么?”krist说着说着,就将自己的眸子探向车窗外,望着道路两旁疯狂向后倒退的绿树。他的眼被闪的有些恍惚,却还是不愿意撤回自己的视线。

      那里,留给自己的回忆俱是痛苦的,像是阴雨连绵前的灰暗无光的天空,一样的不好。自己怎么还会愿意去那里呢?

      这便是医院,最相称那句生离死别的地方,也是他一辈子最不愿意去的地方。在这里,他不曾尝过生的欢喜,反而它用着难以言说的离别的惆怅尽心尽力地将自己笼在其中。

      永远都逃脱不得。

      每一次,携着满身血流不止的伤口和一颗破碎的心的他被推进这里,虽然他活了下来,可是它注定只能医好那些瞧得见的伤口,可那心上的伤,无论如何都是被忽视的。

      是呀,它连那可怕的伤疤都无可奈何。

      若不是去见fufei,krist心想,恐怕自己再也不想踏进这里一步了。

      不,当他死去之后,尸体也是会被送进这里来的吧,即使他已经觉察不到,却还是觉得万分恶心。也许那具没有温度,不知冷暖的尸体也会为他抗拒的。

      krist下了车,god跟在他的身后,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向前走去。

      见到fufei的时候,她正醒着,依旧靠在床边,安静地坐着。krist有些恍惚,他记得,每一次见到fufei的时候,如果她醒着,那么她的姿势都是如此的。

      “你来了?”krist还没开口,fufei已经问了出来。

      “是,你找我想说些什么?”krist垂着眸子淡淡地问着。

      “你藏在抽屉里的那信,我已经看见了。”

      “是吗?”

      “其实,我也都听到了,那天,是你让他杀了我的。”

      “我,可你当时为什么没有揭穿我呢?”krist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也解释不出口,面对singto心中的那抹白月光,什么解释都会变得苍白。

      “因为我记起来了,记得他的声音,在这血腥之中,仿佛情景回现了一样。我终于知道当年的那个凶手是谁了?krist,这其实才是你的目的,是不是?”

       krist沉默着,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我不过是后知后觉罢了,也是看了你的那封信之后,我才突然之间明白了。”fufei虚弱地笑了笑。“原来,我们都一样……”她的语气愈发的无奈。

      “没错,这就是我的目的,我利用了你,可你也知道了真相,这是公平的,你应该知道的。”

      “是呀,我该知道的,只是,这种回忆太痛苦了,我不想再被它折磨一遍。”fufei攥紧了被子,“krist,你也应该知道这种感受的。”

      krist静静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突然陷入了这尴尬的沉默当中,彼此都低着头,应该都在思量着接下来要说些什么吧。

      krist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他们两个人是那样的相像,都曾经历着那样痛苦的伤害。

      最相像的一点,应当算是他们都爱着同一个人,不管是爱着,还是爱过,现在时抑或是过去时,都因为爱他,而受了伤,孤独地舔舐着伤口。

      “krist,原来还是你赢了,我拿着自己的伤绑住他,求得了一纸婚姻,可还是你赢了……”良久之后,fufei终于有了声响。

      krist依旧没有回答,只是眉头悄悄地皱了起来。

      “krist,他跟我离婚了,就在前一天,你让nine来杀我的前一天。”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krist震惊之外更多的是迷惑,他不懂,fufei把自己叫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些的吗?

      “我到了现在才终于明白,他真的不爱我了。那天,我看见他为了你对nine那么残忍,这可不像之前的他,况且他还是他的弟弟。”

     “别说了,别说了……”krist忽然变得有些暴躁起来,他的脸上逐渐生出无端的热意来,他觉得这也不像他自己。

     反而是fufei有些被吓住了,怔愣在床上,一双唇固执地动着。

     “krist,你怎么了?还好吗?”god也被吓住了,匆匆地上前来询问。

     krist这一直都在死死绷直的身子,终于有了一丝的松软,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像是好不容易才放松了下来。

     “你知道吗?singto不见了,你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久,你知道他会去哪里吗?”krist静下心来问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

     原来fufei竟然什么都不知晓。

     “他受了伤,不知道跑到了哪里。”krist只能这样简单地回答着。

     “什么伤?严重吗?他怎么会跑的不知所踪呢?“一连串的问题从她的嘴中焦急地问出来。

     “他受了枪伤,医生说,要赶紧把他找回来,好好医治,不然会有生命危险的。”krist顿了顿,又想了想,再次开口,“也许是nine对着他说出了真相的缘故。”

     “什么真相?”

     “nine曾经伤害……”krist不知该怎么样说出口,他望着fufei。

      fufei似乎很轻易地就明白了krist口中那未能说明的话,她比krist想象中的要聪明许多。

     “singto是觉得愧疚吗?觉得是你害了他?他这么爱你……”

     “他爱的不是我!”krist大声地辩驳着,一下子,他又觉得fufei很蠢,蠢到了极点。

     fufei一下子无言起来,她死死地盯着krist,似乎他说的是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

     半晌之后,fufei才淡淡地开了口,“若是你这样想的话,那么他,他这做过的一切,都不值得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krist,我想,你能看出来,他爱你。”

     “所以,你到底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krist不想再纠结这个话题了,他也不想再多听这种话。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告诉自己,singto爱的是自己?他好怕,好怕自己险些就再次信了。

      其实,所有的抗拒都只是因为他已经失了相信的勇气了。他胆子真小。

      “如果是这样的话……”fufei想了想,转身拿起桌子上的纸笔,“唰唰”地写着些什么。

      “也许会是这个地方,你去看看,看我猜的对不对?”fufei递了过去。

      “你猜的?”krist没有接过来,挑着眉问道。

      “那么,你还有更好的地方去找吗?”

      krist听了之后,微微地耸了耸肩,起身去接过那纸条。

      “谢谢你,只是,你为什么要帮我?”

      “那你为什么要问我?”

      “我觉得,我们是一样的,你也想把他找回来。”krist攥着那纸条,淡淡地回道。

      “krist,我们不一样,我快要死了……”很是苍凉的声音,凉到krist的心都不由得颤了颤。

       krist没有接话,即便他也想回她一句。

       ——所以,我们是一样的,我也应该快要死了吧。

       “krist,我并不是白白地帮助你,我有个请求,这样才公平。”

       krist猛地抬起头,不明地望着fufei,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有可能帮到她。

       “我觉得,你应该会帮到我的。”

      krist快步地走出这间他来过好几次的病房,当他的手触到把手的时候,他听见身后有声音传来,依旧是虚弱的。

      ——你是不是2013级农大的学生?学号是0206?

      krist怎么都没有想到fufei会问这些东西,而且,她怎么会知道这些?

      他迷惑地转过了身,“你怎么知道?”

      “没什么,你赶紧去找singto吧。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他看见她笑了,笑的怎样看来都有些勉强。

      krist有些纳闷地又转回了身,走出了这家医院,走出了覆满消毒水的恶心的味道的房子。

    

     看来要加一篇fufei的番外了

评论(47)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