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59)

krist就真的一直坐在singto公寓门口等着,等的似乎已经忘记了时间。仿佛他已然不记得时间的存在了,像是一个快要痴傻的人,抑或是他坐在这里已经被一直徐徐吹来的风吹得风化僵硬了。

      像是一个濒死的人心中最后的一抹信仰。

      这叫他怎么能放弃呢?

      而且,他一直觉得,singto总会回来的,他会见到他的。

      他并没有死。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默默地,安静地,坐在这里等着他回来。

      突然,有轻轻的脚步声在他的耳边响起,krist的耳朵向来很好,他的心猛地颤抖了一番,急忙地抬起头来。

      却是无比的失望,整颗心重新又跌落下来。

      是nine,不是singto,那么singto去了哪里?

      他来做什么?

      singto还活着吗?

      就在这一瞬间,krist那本来很迟钝的脑袋速速地闪过太过急于求证的问题了。太多,以至于他竟然无法开口,开口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问些什么。

      最想问些什么。

      或者,也许,他只是害怕听到不想听闻的答案罢了。

      这世界上有太多胆小的人,每个人都在害怕着,挣扎着,逃避着。

      到了最后,krist只是默默地站了起来,呆呆地望着nine。

      nine也并不说话,只是依旧向前行着,他与krist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终于,nine走到了krist的面前,他们彼此望着,像是球场上两方的队员一般,虽是什么都不说,却明显地见出气拔弩张来。

      “你不怕我?不怕我杀了你?”nine挑着眉问着。

      “不怕。”krist摇了摇头,坚定地回答着。“你要是想杀我的话,何必还来问我怕不怕,没有必要。”krist顿了顿,再次开口,“况且拖拖拉拉的,不符合你的性子。”

      nine笑了笑,很浅的一笑。

      krist的双唇再次张开的时候,却被nine阻住了,“不必问了,我同你一般,也弄丢他了。”

      “什么?”krist愣愣地问道,一时间,大脑回转不过来。

      “我知道你想问些什么,可是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他去了哪里。”nine皱着眉说着。他有些纠结,他本是想骗singto已经死去了,叫他不必再等下去,等下去也无谓了。

      可是,他又怕krist不会相信,那样固执的krist,怕是不见到singto的尸体,他是不会罢休的。况且,说出他已经死去的这样狠毒的诅咒,话到了嘴边,nine才发现自己说不出口。

      “怎么回事?你把他怎么了?”krist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用着自己的那只伤手死死地攥着nine的衣领,大声质问起来。

      nine低下头望着他那只被紧紧包扎起来的手,他不禁笑了笑,却是苦笑。

      “你的手还疼吗?”

      krist不禁有些怔愣,他没有想到nine会话题一转,问起这个来。

      “我问你把他怎么了?”krist依旧大声地嘶吼着。

      “我同你一般的伤口,还在疼。”nine嘴边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深了。

      “nine,你TM的就是一个神经病!”krist慢慢地松开了自己的手,慌张地向着后面退去,脚步跌撞着。

      “我找不到他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医生说,他的枪伤还未痊愈,他随时都有可能死掉。”nine笑意盈盈地说着。

       krist只觉得自己手脚一片冰凉。

       “为什么?”krist喃喃地问着。

       “你猜是为什么?”nine死死地盯着他,嘴角的弧度一直在加深,“他知道了,他口中那所谓的真相……”

       krist抿着双唇,没有回话,像是从未听闻一般。

       “krist,我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爱上你?”nine低下了眸子,像是终于缴械投降一般地问道。

       “不,他爱的不是我……”krist急切地否定着,急切的有些不知所措。

       nine又笑了笑,“我们三个人,都太傻了……”

       “你到底想说些什么?”半晌后,krist不耐地问着,紧蹙着眉头。

       “你就当我今天是神经了吧,krist,若是我下次再遇见你,我会杀了你的。”nine坚定地说着,瞪着他。

       “nine,你就这么有把握?你会有报应的。”

       “我也不怕,我向来是不怕这个的,你也应该知道。”nine无所谓地说着。

       他唯一怕的,便是singto从来都不曾爱过他自己,一瞬间也都没有,他最怕的还有一个,那就是singto会真的死去。

       心里一刹那滑过涌起的念头,往往都是逆了本心初衷的,是最不可信的事情。

       所以,那时候他热烈地期盼着singto能死去的愿望,也都是假的。

       “我会找回singto的,之后的事情,就随着天意吧。”nine转过了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krist一直都在望着那个越来越模糊的背影,就在它彻底从自己眼前消失的那一瞬间,krist终于是支撑不住了,瘫倒在地上。

       他又匆匆忙忙地站了起来,像是要错过什么事情一般,他飞奔到那扇门前,又开始猛力地敲着注定得不到任何回应的门。

       “你出来!你出来……”krist几乎嘶哑地叫喊着。

       敲到最后,krist觉得自己就快要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了,敲门的手已经红肿起来,也快要没有任何的知觉来。

       “你出来好不好?让我看看你……”

       krist无力地跪倒在地上,耳边nine那一句“他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声音愈发的清晰起来,krist怎样挥打驱散也都不管用。

       krist的脸上,两行清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然生出,又坠下,一滴滴地滑过他的脸颊。愈发的冰冷。

       眼泪如果不是为他,他就不会流。

       一切的缘和由,皆是他。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那人人口中所谓的命运,狠毒,凄惨,自私地强加给每一个人。躲也躲不开,迎面接受,却没有这个能力。krist挫败地这样想着。

       krist不知道自己又跪在这个荒凉的门前多久,无论双腿由最初怎样的麻木怎样的疼痛难耐变为再无知觉,他都没有起来,便是动一动也是没有的。

       似乎,他这样,singto就不会死去,依旧好好的。

       为什么要这样呢?

       他为了自己而生死不明,这是krist能想起的唯一答案。

       这答案却不及格,krist已经不想再想太多了,他不想太复杂。

       便是singto为何会为自己挡下这一枪,这两天来,他也从未想过。

       也许,只是为了补偿?krist不知道。

      突然,口袋中的手机震动并响了起来,那样的刺耳,一下子就将krist从失神恍惚的状态中惊醒了过来。

      掏出手机的时候,krist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是god发来的两条消息。

      ——fufei说,想要见你一面,你要不要见?

      ——你现在在哪里?

      krist愣了片刻,脑袋里依旧是空空的。

      ——见,我在他的公寓这里,门口  。

      krist这才扶着那两条似乎已经不属于他的腿,艰难地站了起来,宛若断骨之痛。

      等了没有片刻之后,god就来了,他什么也都没有多问,就带着他开向了fufei的病房那里。


    每次都纠结是写完了就发,还是到了晚上再发……

评论(35)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