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56)

翌日一早,krist悠悠地醒来,他匆匆地坐起身,像是听从着什么召唤一般,望着还笼着灰黑色阴郁的窗外天色。

     他愣了半晌的神之后,krist这才终于忆起了一切。

     他连忙站起身,下了床,向着依旧漆黑着的那片虚无之中坚决地迈开了步子。

     只是他什么都瞧不真切,对了,除了那满眼的没光亮之外,什么都也没有。

      “咚”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哗啦啦地倒下,尽数砸在他的身上。krist觉得自己的膝盖开始生起难忍的疼痛。是呀,他又撞倒了什么东西,因为他的夜盲,因为他还未对黑暗太过于习惯。

      他还是期望着黎明与煦日的。 

      只是,他太没用了一些。

      手上,腿上,心上,哪里都是伤,且那样的难以愈合。

      他痴痴地坐倒在地上,无力地揉着自己的膝盖,那只残败的手还不争气得痛的更加的厉害。

      突然,他好想大哭一场,泪都已经准备好了,只是他却没有任它们下坠的时间。

      痛,也要站起来,迷茫,也要找到他。

      “krist,你怎么了?还好吗?”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还有按下灯的开关的一声清脆的声音,这话,是god的声音。

      应当是自己把他吵醒了。

      “我没事,下床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krist赶忙跌跌撞撞地站起来。

      god匆匆地推开门,为他开了灯。一瞬间,苍白的灯光将整间屋子都映亮了,映得krist眼睛有些虚晃,他急忙捂住自己的眸子。

      god一进门就瞧见了这样的krist——呆呆地站在那里,掩着面,似乎连手足都是无措的,何况那还是只伤的那样厉害的手。

      “手还疼吗?”太多话的想要出口,末了,却只是问了一句这样实在的话。

      “已经不疼了。”krist放下自己的手,笑着说道。

      god向前行去,蹲下身子,一点点把被他撞倒的东西捡拾起来。

      “今天,你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就在这里呆着,也许睡觉,也许……”krist顿了顿,“也许,我也不知道……”

      god站起来,望着他,片刻后开了口,“krist,别骗我了……”

      krist愣了愣,脸上的表情终于开始有了松动,不再无懈可击,他自然知道god指的是什么。舌尖有太多的话想要一齐涌出来解释。

      只是话一开口却又是那句最是庸俗的三个字。

      ——对不起。

      “krist,你的意思,我都明白,我只是担心你。”

      “god,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你还有工作要忙,我不想总是这样打扰你。”

      “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算不得打扰。”god匆匆地说着。

       krist的双唇一直在轻轻地动着,面色渐渐地为难起来。

       ——对不起。

       最终还是这三个字。

       最没用的,最有用的,最搪塞的,最令人心伤的三个字。

       沉默了良久之后,god终于有了反应,“krist,你把我的手机拿上,如果有什么事情那你就给我的经纪人打电话,手机上有存他的号码。”他掏出手机,塞进krist的掌心里。

       “还有客厅的桌子上,我给你留下了钱,你也许用的上。”

       god说完这两句话,勉强地笑了笑,勉强到krist都清晰地瞧出来了。他的脚步声听来都觉得沉重,像是每一步都踏在他那已是千疮百孔的心上。

       他就这样再一次伤了god,他心想。他真是个罪人。

       他多想让god别对自己这么好了,他不值得。

       “god,谢谢你!”krist郑重地喊着。

       “我知道。”god的步子顿了顿,却还是出了门,没有再转回身。

       god呆了没有多久,就说自己接下来有工作,要先走了。临走的时候,又不忘嘱咐他,说是有事一定要打电话。

       krist用着god借给他的钱,打车去了singto的公寓。

       他明明知道,nine不会带singto回这么明显的地方,他没有这么傻的,否则怎么对得起他这么多次囚禁旁人的经历呢?

        可是,除了这个地方之外,他实在想不到该去哪里等待了。

        他总是会有这样的预感,singto会回来的,而他唯一做的,便是等就好了。

        一线生机,他也要死死地抓住不松开。到底要比无望强一些。

        下了车之后,他匆匆地跑到那扇这样熟悉的门之前,熟悉到他甚至能想起那一日,在这个地方,他是那样一句句地决绝地说出自己喜欢的从来就不是他的言语。

        现在在想来,krist还是不知道自己这一切究竟有没有做错。

        倘若他当初没有心心念念着想要报复,那样就好了,也许什么都也不会发生。

        到了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他开始一下下地敲起门,很用力地,他似乎能听见敲门的声音在这间屋子里回荡起的回声。

        “有人吗?”其实,他已经知晓了结果。

        “singto,singto……”他还是一遍遍地喊着,似乎不厌其烦。

        最后敲的他自己的手都隐隐作痛,他直不起身子了。心本来就从未升起来过,从来都只是跌落地有没有更深的感觉。

        他靠着门缓缓地下滑,“求你了,至少让我知道他还活着……”

        “死了也好,我只是想知道他怎么样了……”krist坐在地上,喃喃自语着,别样的无助。

        他突然想起了singto曾对他说过的那一句话。

        ——我不想做个傻子。

        是了,又有谁想要做个傻子呢?事实与真相,即便再残忍,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去触碰。被伤的鲜血淋漓,还是想要靠近。像是飞蛾扑火。

         人的本性呀!始终是搞不懂的。

         krist就一直坐在这里,singto的门前,从煦日初升的早上一直等到了阳光熹微的黄昏,望着地面。偶尔抬起头看看变化着的天空,还有那渐渐溜走的白云。

         这里这么好看,singto不会狠下心不回来的,krist默默地心想着。

         god做完活动之后,避免不了的便是媒体的采访,他笑着被采访着,只是他觉得有些累了。

         他眯了眯眼睛,在那一群记者中,他似乎瞧见了一个略微有些眼熟的人。

         是在哪里见过呢?god微微地晃了晃神。

         他猛地想起了那张报纸还有那篇虚假的报道,眸子里突然覆满了精光。

         是他!就是这个人!

         采访结束之后,god匆匆地叫来自己的经纪人,说是想让那个记者来一次单独的采访约谈。

         那记者自然愿意地接受了,还想着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god的嘴角扯出一抹笑意,继而严肃以来,安静地在后台等着那个人的到来。

评论(2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