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55)

       singto没有任何的回话,只是满面皆是掩饰不住的恨意,他两步并作三步一样急匆匆地奔到nine的面前,伸手就给了他一拳。

       “你这个混蛋,你还对他做了些什么?”singto大声地质问着他,愤怒已经淹没了他最后的一丝理智。

       nine也丝毫不躲闪,似乎早就预料到了singto要做些什么,只是笑着倒在了地上。

       singto趁势骑在他的身上,“说,你对他还做了些什么?”一面说着,一面恼怒地一拳拳打在他的脸上,打的nine的嘴角都开始渗出点点滴滴的血迹来。

       “说,还有吗?到底……”

       “还有吗?”话说到这里的时候singto的声音都隐隐地颤抖起来,面上的愤怒似乎开始蕴起一抹难寻的痛苦。

        他渴求着nine能给出他一个否定的答案,这样,他的心至少在那得不到解脱的深渊之中能跌落的更慢一些。

        singto死死地盯着nine,只是nine却怎么样都不肯给出个答案。他是沉默着的。

        “那天,那天晚上是怎么回事……”singto狠狠地捏着他的双肩,终于再次将这个问题问出口。

        他知道,这个他等待了许久的答案,会让他的心跌坠地更惨。

        nine却依旧沉默着,双唇紧闭着,任凭singto说些什么,他似乎都像是充耳不闻一般。他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只是紧闭着的眼皮都在轻颤着。

        singto的心抖得很厉害,为什么他一直都对那天晚上的事情缄口不提,到底是因为什么?他其实已经了然于胸了。

        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待krist?他明明什么错都没有,甚至什么都也没做,他不过是被自己喜欢上了。

        以前原本以为是那样美好的感情,怎么却成为了krist纠缠一生的噩梦呢?这份爱,是不是太沉重无望了一些?

        singto那被举得高高的手不由自己控制便落了下来,只是还未袭到那张可憎可恨的脸上的时候。那双紧闭着的双眼突然地睁开,只露出迷茫的神色。

        “他的嗓子是我弄的,他被浓烟熏的喉咙好痛,说不出话来。我记得你说过,你最喜欢他的声音,听起来最是甜蜜舒服。我跟他说,若是你的声音变得难听了,甚至再也说不出话来了,你觉得他还会再多看你一眼吗?”

       singto的拳头突然被他怔怔地松开。

       “他在我面前死过两次,他想寻死,他手上的那两条疤就是最好的证明,一次就在那天晚上,一次在我把他囚禁起来的时候。可我都把他救回来了。你说,他会不会谢谢我?”

      “你TM的不是人,你个混蛋!”singto怒气四溢,忍不住地又揍了nine两拳,将他自己的手都打得有些疼。

      只是疼痛过后,singto突然觉得心被不知名的一双生满老茧的大手揪的生疼,尔后像是多了个破洞一样。只觉得周遭的一切都苍凉的不像话。他瘫坐在一旁,失神地问道,“他怎么了,他一定很疼吧?”

      nine愣了愣,没能给出个答案。

      singto缓缓地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到门边,像是腿脚不便一般,门的把手似乎都有千万斤重一样,他试了两三次,这才终于打开了沉重的门。

       他迎着漫天的黑夜,孤身一人地走了出去,有些冷,这曼谷炎热的夜晚,他竟然觉得有些冷。

       nine痴痴地望着singto留给他那道寂寥的背影,愈发的模糊。

       “P'singto,你去哪里?”

       nine仔细地听了听,除了那偶尔间歇的簌簌风声之外,什么都也没有了。

       当他终于忍着身上的疼痛站起来,追出去之后,他已经找不见singto的踪影了。

       这是第一次他望着繁星,想要落泪。

        god带着他不知道去了多少家医院,并没有找见他们两个人的身影。只一家小小的医院给出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证据,说是似乎见到他们口中的这两个人。又说他的枪伤还没有完全的治愈,便被另一个人办理了出院手续。

        “他才刚刚熬过危险期,这样很容易出事的。”

         这是krist那个医生口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医生刚走开之后,他就再也撑不住了,脚步开始虚晃起来,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直到身子撞到那坚硬的墙上。

        “别担心,会没事的。”god匆匆上前,安慰着他说道。

        “nine带他去了哪里,他现在在哪里……“krist的脸色很不好看,一直念叨着这两句话。

        “会找到的,我现在带你去找他。”god温声细语地说着。

        krist摇了摇头,“不了,我想回家了,我们回去吧。”

        听到krist如此的回答,god反而有些被震惊到,他不禁望着krist,望了片刻之后,这才发现他的面色除了比平时要苍白上一些,也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对劲。

       “好。”

       “回家,回家吧……”krist点点头,嘴中的呓语却还是没有及时地停住。

       god有些担心他,却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好。

       坐在副驾驶上的krist一路都低着头,灯光惨淡,god并不能瞧见他的神色。

       回了god的公寓之后,krist什么都没多说,默默地就进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紧锁起来。

       krist匆忙地将自己所有的笔记和录好的磁带都摆放在桌子上,他一页页翻过去,一盘盘地听过去,看着过往决绝的自己,听着从前那个疯狂恨着的自己。

       他竟然觉得有些陌生,像是告别了许久一般。

       他轻轻地捻着其中的一张纸,用力一拽,那张纸已成一团褶皱。一页过往便被他这样遗弃于不知流转到何处的时光中。

       第二张纸的时候,他顿了顿,没能这样坚决地扯下来。

       他只是恍惚之间有些失神,“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krist觉得有些挫败,他始终搞不懂那个人的心,亦或是搞明白了,也怎么都不肯去相信了。

       他只是怕,再次鲜血淋漓。

       他怕了,所以选择抗拒,所以选择拿着恨意来坚强自己。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心在一点点地腐朽,不可抑制的。

       只是,世人都选择遗忘,恨与爱都是共存的,没了爱,哪里会生出恨呢?

       krist又将所有的一切都收回原处,他呆呆地坐在桌子前,托着腮出神。

       只是没一会儿,他又觉得困倦了。

       梦魇再次袭来,这次他依旧梦到的是与singto的过去,是singto刚向自己表白之后。

       他一直在躲着他,对于他突如其来的爱意,krist有些不知所措,同意,不可能,不同意,可又不知为何,他竟然开不了口。

       索性,便一直躲着吧,krist只能无奈地就这样选择拖着,似乎这样才最是正确。

       但躲不掉的,注定还是要遇见。某一天,krist在公司的电梯门口前瞧见了他。他匆匆地转过了身,只是那一瞬间,singto还是发现了他。

       krist吓得连忙去爬了楼梯,singto也着急地跟了上来,终于在一个楼梯拐角处,将他成功地截住了。

       “你还要躲我多久?”singto面对着他,一直向后退着,终于将他一步步地逼到了墙角处。

       “我,我没有……”krist不敢去瞧他,只是四处慌张地张望着。

       “你骗人,还说没有躲?那你干嘛要走楼梯?”singto低下了脸,不断地靠近,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半拳。

       “我,我只是想锻炼一下身子。”krist似乎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

       “少来,我还不了解你吗?你最懒了!哪怕是一层楼梯,你都争着抢着要去坐电梯!”singto玩味地笑了笑,“krist,要找理由也要找的像样一些呀!”

       singto那温热的气息不断从他鼻舌之间溢出,喷洒在krist那白嫩的脸上。

       krist别了别脸,他觉得脸上逐渐热起来,像是有燎原的火在上面烧了起来,他不懂为什么。

       singto笑的愈发的深了,他将自己的脸埋在krist的颈窝之间,“krist,我觉得你的脸红起来了呢!”他缓慢地说着,尽量贴着他滑嫩的皮肤说着。

       “滚开!”krist的脸终于无处可躲,他一下子就推开了singto,“哪有啊!你才是胡说呢!”站定了身子,他顺势无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嗯,确实有些热。

       singto眉目之间的笑意渐渐被敛去,半晌后,他郑重地说着,“krist,那些话我都是真心的。”

       “你可以不爱我,但你要知道,我喜欢你,我会一直等着你爱上我。”singto继续说着,脸上满是坚决的神色。

       singto说完之后便悄悄地离开了,没有再多看krist一眼。

       只留下krist一个人在层层叠叠的楼梯中,懵懵的。

       krist突然被惊醒,无奈地问着自己怎么又做起这无端的梦来。

       他的心空空的,像是缺了一角一般,他始终说不出这是什么的感受来。

       你看,这个人总说着喜欢自己,可自己为什么就是不敢相信呢?

       要不要相信?还能不能去相信?

       可他心里的那抹白月光呢?而自己在他心里,究竟算是个什么呢?

        krist瞧着窗外的月光,越想越是迷茫。

评论(2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