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54)

nine握着方向盘的手,生满了湿润且燥热地虚汗,是的,他的心里很不安稳。

      他努力将车开的又快又稳,他想与时间比个赛,一个无法预知结果的比赛。只是拿着singto的命作为赌注,nine告诫自己,他只能赢,不能输。

      他不得不快一些,再快一些。

      nine扬起头,透过那面后视镜,瞧见singto正安静地躺在后座上,面目安详,没有什么多余的神情。

      “P'singto,对不起,对不起……”nine的情绪一下子就激动起来,双手紧紧地握住方向盘,一双唇溢出的都是自责后悔的话。

      让他去死,他还是舍不得。尽管他醒来之后,会恨死自己,尽管让他死去,才是于自己来说,最美满的结局。

      可是,还是不愿意,怎么能眼睁睁地就这样看着他的生命一点点地消散呢?

      nine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是做不到的。

      是他自己罪有应得。

      nine此时纠结的像是所有的神经都在他的心中打了个死结,就这样,他一路开到了一家医院。

      他是沿着最初的那个方向开走的,只是他怕krist找过来,特地多转了几个弯才来的这家不算太有名的医院。

      而krist呢?他是沿着那条路直直地找下去的。

      nine也知道,他是一个那样固执的人,固执到不撞南墙终不回。也是凭着他这个性子,nine当年才有把握做了那件事情来拆散他与singto。

      他确实成功了。

      当krist对着singto一字一句说出分手的时候,其实他就藏在一边偷偷地瞧着。

      singto还什么都不清楚的时候,krist就已经为他判下了死刑。

      nine收回自己的思绪,匆匆地把singto抬下车,疯一般地叫来医生。

      当singto被推进急救室之后,nine望着那突然亮起的“急救”两个字,忽然有些失神。更多的还是害怕。

      他怔了怔,忽然觉得自己的手上湿湿的,那种潮湿的感觉极其的难受,似乎还有些粘稠。他低下头去看,那刺眼的红色就无情迅速地闯进了他的眸子里。

      他立马就僵住了,急忙地收回视线,只是刚抬起头却又会瞧见那两个这样吓人的字。他纠结着,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连眼睛都不知道该安放在何处。

      手术大约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整个期间,nine都不知道里面躺着的singto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他就在急诊病房门外不安地徘徊着。像是一场无望的煎熬一般。

       还好,这期间krist都没能找来。

       当那两个高高悬着的字终于灭去了惨淡的光芒的那一刻,nine立马就有了精神,一下子冲到了病房门口。“怎么样?他怎么样了?”nine焦急地问着。

       “还好,他的命大,子弹没有伤及要害,已经挺过危险期了,只是还在昏迷着。”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nine松了一口气。

       “快的话今天就能醒过来,这个要看病人自己了。”

       “这是什么意思?”nine刚刚松展下来的眉头突然又被紧紧地皱起来了。

       “放心吧,他一定会醒过来的,如果他的求生意识强的话,那么他醒的就会快一些。”

       “那我现在能进去看看他吗?”

       他一定会醒过来的,nine心想,就算是为了那个人,他也会尽快醒过来的。他笑了笑,终于算是安下了心。

       尽管他觉得是那样的悲哀,可他的存在,总算是有了些用处,不是吗?

       nine轻轻地走进了急诊室,慢慢轻踱的步子,似乎这路难走的让人难以快起来。还未走到他的身边的时候,nine已经就瞧见了他那苍白如土的面色,那样的触目惊心,惹得他忍不住撤开了自己的眼睛。

       “对不起……”nine一面道着歉一面继续向前走去坐了下来,他轻轻地拉过singto那冰凉的手,不由得就与他十指紧握起来。

       “P'singto,若你一直以来喜欢的人都是我该有多好呀……”nine想把他的每一根手指都焐热,像是小时候他牵过自己手那样的温暖。

       没人回答,又是令人难过的无言沉默。

       “要是你一直喜欢的都是fufei,那也可以呀,至少我还能骗自己……”nine又笑了笑。

       nine开始松开他的手,轻柔地抚摸着singto的头发,“P'singto,我希望你永远都别醒来了,你醒来,要恨我了吧……”

       “可不醒过来,那要怎么办?我想你能好好的……”nine神色间又开始流露出深切的痛苦。

       nine吸了吸鼻子,匆匆地站起来,为singto办了出院手续。尽管医生再三劝阻,说是这样强行出院的话,会有危险的。可他还是不听,态度强硬。

        他将singto带去了自己那一幢不常住、几乎没人知道的小公寓里。

        nine一直在singto的床边守了好久,可他还是没有醒过来,也许是因为那不断的跋涉吧。nine一直隐隐地期待却又拒绝着他醒过来。

        到底是熬不过那突然侵袭而来的困意,nine靠着床边就昏昏地睡了过去。

        钟表上的分针滴滴答答地走着,一直以来被囿在黑暗中的singto,终于渐渐地有了意识。他那无力的手艰难地抖了抖,眼皮像是有千斤重一般,想要睁开却怎么也都睁不开。

        他好想去见见他,看看他心上的那颗朱砂是否安好。

        “krist,krist……”他的唇舌之间溢出那个人的名字,似乎是他永远忘不掉的执念。

        挣扎了半晌之后,他终于从一片黑暗中逃到了另一片黑暗之中,他悄悄地睁开眼睛,除了惨淡的的漆黑之外,他没能瞧见任何别的东西。

        他的脑子有些懵,一瞬间的恍然失措,后来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活着。

        大脑还没能开始运转起来,眼前忽然就措不及防地闪过krist那张隐忍痛苦的脸,他已经辨不清自己心底究竟是失落还是欢喜了。

        因为他知道,krist更想自己死去的吧!

        小腹还在隐隐地痛着,坐起身似乎都成为了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视线流转之后,他才瞧见身边躺着一个人,而那个人正是他最厌恨的nine。

       可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怎么会在自己的身边?而自己此时又在哪里呢?那么,krist呢?krist在哪里?

       他的心猛然地停止了跳动,想起了自己还有意识的最后一刻,是他模模糊糊地看见nine举枪面朝krist而来。

       所以……

       不,不可能的…… 

       他疯一样地用手打着nine的后背,“krist呢?你把krist怎么样了?”他大声激动地喊叫着,猛烈的疼痛再次袭来。伤口应该是再次裂开了,singto心想,只是他还哪里能顾得上呢?

        nine突然被惊醒,后背被如雨坠下的拳头打的好痛。但他却还是愣着,如初醒一般的迷蒙,“P'singto,你醒了?”

       “krist呢?我问你krist呢?”singto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他使出所有的力气去摇晃着nine的肩膀问着。

       “P'singto,你的伤……”nine皱起了眉,小心地提醒着。

       “krist呢?他怎么样了?”

       nine的身子开始瘫软起来,够了,他真的受够了这样的日子了。

       总是被singto遗忘忽视,便是站在他的身边,他似乎都注意不到。这种日子太难熬了,像是连绵久久未晴的阴雨,又像是寻不到一抹光亮的黑夜,没有任何的一丝盼头。

       “他很好,他没有事情。”nine重重地喘了一口气,淡淡地回答着。

       “他在哪儿?我要去找他!”singto匆匆地站起了身,那一瞬间,伤口撕裂的感觉更加的明显,他忍不住地嘶了一口气,他险些站不住身子。

       “P'singto,你身上有伤……”nine想要阻拦住他。  

       “你给我滚开!”singto恼怒的很,伸出手反手一挥。若不是想要赶紧见到krist,singto真的想将nine好好地揍上一顿。

       nine被singto推得从床上跌落下去,地板上的凉意似乎很容易地就顺着他的经络淌进他的血中。

       心灰意冷,nine觉得这样的自己真的挺无趣的,干嘛还要死死揪着这段注定有始无终的单恋呢?只是,令人无奈绝望的是,他始终放不下。

       纠缠了这么多年,nine始终都舍不得结束,总觉得自己再多耗上一秒钟,就仅仅是一秒钟,singto似乎就能瞧见自己了。

       也许就会有什么不同呢?

       nine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

       “P'singto,你不是说过想要知道当年的真相吗?”

       singto顿了顿,停下了自己所有的动作,“什么意思?”

       “我都告诉你,告诉你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singto沉默了半晌,还未给出个答案,nine已经悠悠地开了口。

       “那一年,krist跟你分了手之后,说是打算要出国。那架飞机出了事情,没有一个人幸存,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krist没有死,为什么你会在那样一个偏僻的地方看见他。”

       singto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听着。眉头紧锁。 

       “他根本就没有坐上那架飞机,在那之前,我已经将他囚禁起来了。将他带到那里,日日夜夜地关着他,伤害着他,给他注射精神药物,我一直在给他讲从前的你有多么爱fufei。你觉得他有没有相信?”nine笑着望向了singto,挑了挑眉。

       “nine,我要杀了你!“singto怒目圆睁,想要冲过来。

       “别急啊!P'singto,接着听啊!还有呢,你把我杀死以后,谁来讲给你听?”nine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深了。

       singto果然停下了步子,只是怒气未散,“nine,你怎么能这么做?他明明什么错都没有!”

       “怎么没错!他最大的错就是被你爱上!”

      “nine,你太可怕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nine依旧在笑,只是笑意的背后,隐藏着他自己都觉察不到的悲凉。

       他到底在做些什么?他正亲手一点点地毁去与singto最后的一抹牵连。这以后,也许singto再也不会原谅自己了。

       本来也就原谅不得了,别提爱了,应当是厌恶的吧。可与其这样,倒不如让他多恨自己一些,最好恨的想杀了自己,这样自己也就能尽快地学会放弃了吧,总算是自己给自己一个了断了。

       而且,他应该是了解singto的心病的。他觉得是因为他自己,krist才会受了这么多的伤害,他疯狂地责怪着自己。

       倘若让他知道krist受的苦是他远远想象不到的,他一定会万分自责的,他怎么还敢打扰krist现在难得的平静呢?

       他也应当知道,他于krist来说,便是一切挥散不去梦魇的源头。

       “P'singto,你还记得那场大火吗?那不过是我为krist而精心布置的一场戏,那火是我烧起来的,我把fufei和krist都绑在火场里,我蒙着fufei的眼睛,好让krist看清这一切。我对krist说,他不爱你,不信你来看,当你和fufei一起遇到危险的时候,看看他会先救谁,我们一起来打个赌吧!“nine的语气满是无所谓。

       “可是,我匿名给你发去的短信,上面只说着fufei有危险。当你进了火场之后,呼喊着fufei的名字的时候,怎么会想到你最想保护好的krist就在你的不远处,他亲眼瞧见你救了fufei,而没有选择他。留下他一个人待在那烧的越来越厉害的火场里。”

     “那你觉得我们打的赌,又是谁赢了?”nine的眸子间盈满了疯狂的笑。

      singto似乎从他的眼睛中瞧见了那时候漫天的火光。

评论(4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