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53)

nine将singto轻轻地扶到了车的后座上,匆匆地关上了车门,没有忘记冲着不远处躺在地上的krist笑了笑,极其嘲讽的笑意。

     krist在后面看的心隐隐作着痛,他知道,nine一定在笑自己的自作多情,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可到头来,还是他得到了singto。

     singto最终究竟会选择谁,他已经不在乎了,而他唯一求的便是他能好好地活下来便是了。

     这么一直以来,即使是在他最恨他的时候,他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他死,他只是想好好地报复一下他。

     他不想他死,实在不想。

     死了,便意味着,他再也听不见他的话,再也不能对他生气,再也不能尝到报复他的快感,便是连见他一面也是不可能的了。

     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你要救他,救救他……”krist还真的害怕,害怕nine真的被逼疯了,真的就想让singto就这样流血身亡。

     是不是,他也会突然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他一直都相信,nine是一个绝对心狠的人,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krist伸出手,继续向前艰难地挪着这个全部都在叫嚣着疲倦与疼痛的身子。

     只是nine再也没有转过身,只是匆匆地上了车,开车而去。

     krist的双耳中最终只余下那难听震耳的发动机的“隆隆”的声音。

     突然起了风,吹得krist全身都像是冰雪一般的僵硬,他无力地瘫软在那愈发冰凉的地上,双眸渐渐被风干,一双眼睛被吹得肿胀干涩的很。

     待了片刻之后,krist被前来的医护人员发现并扶了起来。

     “你怎么了?没事吧?”

     “救他,救他……”krist的脑子已经不清楚了,说出来的话在旁人听来也是极其不清晰的呓语。

     “你说什么?要去救谁?”

     “你们,为什么,为什么不早点出来?为什么?”krist的每一个问句听来都是那样的撕心裂肺。

     “求你们救救他……”他依旧在重复着。不停地重复着。

     “你能不能说的清楚一些……”

      krist有些崩溃,他知道,他们一定都在拿自己当做疯子。是啊!他就快要疯掉了。

      krist用尽了自己的力气甩开那个扶住自己的医护人员的手,匆匆地却又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去。只是跑了没几步,他就被地上不知道什么东西绊住了,狠狠地摔在地上,又与那似乎覆着寒霜的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真的好痛,他的全身,从头到脚都在痛着,像是要死去一般的疼痛。只是,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摔倒了,他就再赶紧站起来,衣服皱的不成样子像是没有什么大不了一样。依旧向着nine车子开去的地方连忙地奔跑过去。

      他只是向前跑去,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去哪里,去哪里才能找到他。只是他依旧向前跑着,双眼但凡一瞥到医院的踪影时,便像是如获珍宝一样地立马停下。

      他颤着身子,脚步虽然虚晃,但却坚定。他匆匆地进去询问,每遇见一个人便惊慌地问着。

      可得到的却都是令人失望的很的答案。

      他不怕找不见他,只是怕自己的脚步太慢,只是怕这时光太快。他只是怕自己终究还是迟到了,再不能狠下心去报复他,再不能看见他为自己露出但凡一丝心痛的神情。

      他匆匆地出了一家医院,又进了另一家。来来回回,却是愈发的失望。

      果真,心怀希望,待到落空的时候,失望的程度深的叫人害怕。

      太久的奔波,他的双腿已经没有什么知觉了,他觉得那一双腿已经不是他的了。手也不是他的了,心也再是他的了。

      他愈发感觉到挫败。

      “停下来,你快停下来!”他似乎听见心里的另一个人说着,声音是这样的清晰。

      如此,他真的分不清这个疯狂寻找着他的人,到底是谁了?是那个一心只想复仇的阴暗的自己,还是那个渐渐坚强起来的傻里傻气的自己。

      他其实知道,在他的心里,住着两个人。不,确切的说是,住着两个声音,一个向阴,另一个向阳。应该可以这样说吧。

       一个嘴硬,硬的像是一块石头一般,另一个心软,软的一塌糊涂。

       所以,在想着报复的那段日子里,krist将那个他不想听到、见到的声音藏得深深的,从来都没给他出现的机会。

       可就在亲眼见到singto虚弱倒下的那一瞬间,心底深处的那个人毫无预兆地就逃窜了出来,与另一个纠缠着,争吵的他的脑袋快要炸裂了。

       可最后,不消片刻,那个嘴硬的人嘴便再也硬不起来了。他垂着首,默默地站在一旁,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

       krist猜,那个人,他已经不想再争个输赢了。

       是呀,不管哪一个,心里会有千千万万道的声音,他还是不能将他完全地放下。即便,他伤他入骨。

       爱情啊!若是如1+1=2一般就好了,对就是对,错了就擦掉重来一次,多好,多简单!

       这是krist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真相。

       “你闭嘴!我知道的,你也不想他出事,对不对?”krist严厉地呵斥着。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那道声音再也没有响起过,再也没有烦到他。

       不知道找了多少家的医院,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krist又饿又累,他听见,他的胃在不甘地叫嚣着。

       他真的快要撑不住了,他觉得自己也要死了,和他一起。

       他抬起沉重的步子,继续向着莫名的方向行去,慢慢地,渐渐和远处的余晖融为一体。

       “krist,上车!”突然一声这样熟悉的声音传来。

        krist慢慢地抬起头,只觉得在做梦,是god。god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god,你怎么来了?”krist望着god,嘴角扯起一抹极其虚弱的笑。

        “你累了吧,先上车!”god没有回答,只是心疼的很。

        “好。”krist听话地上了车。

        “到底发生了什么?”krist刚坐上车的时候,god忍不住地问道。

        “god,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krist的声音听来都很是虚弱,虚弱的不可寻。

        “krist,我都懂的,你不必道歉。”god摇了摇头。“我去了fufei的病房,医生说你不见了,向着这个方向走了,我就沿着这一路找到了你。“

        “就这样就找到我了吗?”krist淡淡地问着,满含着浅浅的哭腔。

        “是啊。”god有些不明所以地回答着。

        “就这么简单吗?”krist浑浊不清地问着。

        “还好,找了没有太久。”

        “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找到?这么简单,可为什么我,我怎么找都找不到……“krist垂下了头,攥着自己的手,哭腔越来越重。”我找不到他……“

        “krist,你在说些什么?到底怎么了?”god听的越来越懵,他被这样的他吓住了。

        “他要死了,singto要死了,他被nine带走了,他流了那么多的血。可我怎么都找不到他,你帮我找找他,找找他好吗……”krist抬起头,眸子忍不住地湿润起来。

        god愣了愣,半晌后,他发动起车子,“好,我带你去找他。”


今天课有点多,写的有些少……

明天继续,写多点

评论(1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