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52)

“没有,我没有……”krist慌里慌张地摇着头。

    “那,那是我的错……”singto的声音愈发的微弱。

     他知道的,krist不会原谅自己的,自己死去了,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眼前,这样他多少也会快乐一些吧。

     这算是他为他做过的最后一件事情吧。

     “singto,你不要自以为了,我巴不得你赶紧死去,我恨你……”krist顿了顿,敛去了所有的表情,一字一句地说着。

     singto只觉得自己小腹处痛的厉害,像是所有的东西都死死地搅在一起。虽然艰难,虽然苦涩,可他的嘴角还是一直保持着微微上扬的弧度。

     半晌后,singto终于张开了口,只是声音细微的难寻。  

     krist连忙低下身去倾听,他听见singto用着极痛苦的声音笑着说道。

     ——这样没有什么不好的。

     krist的心冷冷的,似乎冒着森森的凉意,又似乎跌进了万丈深渊中。他快要搞不清楚自己那颗渐渐没有动静的心到底在想些什么,它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纠结,迷茫,他是第一次如此亲身地经历着。

     在他中枪的那一瞬间,他竟然隐隐期待着,期待着他就此能死去。死了,他谁也不爱了,死了,一切都将变成了真正的结束。

     他死了,该有多好?

     可是,在恶毒的诅咒之后,他为什么觉得自己好难受?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地叫嚣着,叫嚣着singto千万不能死去,他不想让他死。

     怎么办?他还能怎么办?身子与心,都不听他的话。

     “你不能死,你只能死在我的手里!”头痛的仿佛炸裂开来,krist已经不清楚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话。

     可他瞧见,singto依旧笑着,眼睛已经渐渐地眯起来。

     “快起来,别睡着,我去找医生。”krist慌慌张张地说着,他居然忘了去找医生救救他。

     singto无比艰难地扬起手,却没能握住krist的手。“别,别,你,你快走……”

     他怕nine会再次伤害krist,他怕还是违背了他的承诺,他还是没能保护好他。

     nine的身子都瘫软起来了,他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过是他脑中的一场噩梦罢了。singto倒在血泊之中,气息微弱,奄奄一息,就快要死去了。

     是自己开的枪,他亲手对他开了枪。

     他知道自己最后开枪瞄准的是谁,是singto,他爱着的那个人,而不是krist。

     可是他怎么样都不会爱上自己。

     “他不爱我,他为了krist与我离过了婚,态度坚决的很。”用枪瞄向krist的时候,他的脑子里一直回响着这句话。所以当singto将krist推进车里的时候,当他的枪口开始瞄向singto的时候,他还是一直举着那把枪,手颤的不成样子,还是没有放下。

     他都是知道的,他当时的脑子十分的清楚。得不到的,不如毁掉,这是他那时突然想出却怎么都挥散不去的一句话。

     所以,当他扣下扳机的时候,他是那样的愉悦,愉悦的像是得到了他梦寐以得的东西一般。

     他死在自己的手里,终归也是好的。

     这都是他们逼的。

     可当他看见singto因为自己而倒在血泊之中,而变得奄奄一息的时候,他又开始后悔起来了。

     他以为这一切都不是自己做的。

     他踏着沉重且踉跄的步子一点点地靠近而来,他手里还紧紧地攥着那把发烫的枪。

     “P'singto,你还好吗?”

     singto在意识即将消散的那一瞬间,他似乎听见了nine的声音,看见了nine的身影。他的心顿时一紧,他拼命地想将自己的手扬高一点,可是一刹那之后,却是重重地跌落下来。

     “走……”singto的唇舌之间再也溢不出任何的声音。

     黑暗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漫过了他的双眼,他想再唤一声,轻轻地再唤一声“kit”,只是他做不到了,他痛恨自己的软弱与无能为力。

     kit,你要好好的,再见,再见了……

     可是,我是这样的舍不得你……

     刚刚站起身的krist,亲眼地瞧见了singto的手重重地垂下,亲眼地瞧见他闭上了双眼,亲眼的瞧见他没有了声响。

     他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处,忘记了自己要做些什么,他的脑子一片雪白,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

     他没有哭,也没有说任何的话,只是就那样站在那里,像是一个玩偶一般。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singto还没有死,他不会死的。

     反倒是nine先有了动静,他呆呆地走上前去,蹲下了身子,轻轻地揉着singto的头发,温柔地说着,“P'singto,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krist愣了愣,“你要做些什么?”

      “带他回家,带我打的P'singto回家。”

      “不,不行,他还没有死,你不能带他走,去叫医生,快去叫医生!”krist疯狂激动地大声喊道。

      nine匆匆地站起了身,迅速地抬起手中的那把枪,对向了krist的脑袋。

      “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nine瞪大了一双眸子,恶狠狠地说着。

      “那你就打死我吧!我不怕,我已经不怕了……”krist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nine有些愤恨,昨夜他思虑了好久,只给自己的手枪中上了一发子弹,因为他怕伤到singto,他只想杀死krist的。可结果,命运简直携着不怀好意的幽默而来。

      他愤愤地丢下了自己的那一把枪,伸手打了krist重重的一拳。他躲闪不及,没有预料到nine这样突如其来的举动,直直地跌落在了地上。

      nine冷笑一声,“就凭你这样吗?”又补了几拳外加几脚,似乎那伤口重新地又崩裂开来,krist痛的在地上不禁地蜷缩起来。

      nine笑着转过了身,扶起了血泊之中的singto,还一直不住地重复着,“P'singto,跟我走吧,我带你走……”

      “不,快,快救他……”krist在nine的身后痛苦地呓语着,“他会死的,会死的……”krist拼命地想站起来,只是身子却像是散了架一般,怎么也站不起来。

      “求你了……”krist挣扎着向前爬去。

      他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固执?他想停下身子,停下所有的动作与声音,只是他怎么都办不到。

      他死去,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要为了他这么没有尊严? 

      只是,心虽然是自己的,想要搞清楚为什么就会这么难?

      “我会救P'singto的,但我要让你永远都见不到他。”nine嘴角的笑意,很深。

       krist愣了愣,“这就是医院呀!你要把他带去哪里?他会撑不住的!”krist的手臂、膝盖被这柏油的马路硌的生疼。

      说完之后,nine就像是充耳不闻一般,依旧自顾自地扶着singto远去。krist眸中仅剩的便只有愈来愈模糊的天边背景,愈来愈远的singto的背影,以及那一滴滴落在地上猩红色的血。

  嗯,我一直在考虑结局的走向
对了,忘了说了,nine的手已经被fufei病房定时来检查的医生包扎好了,篇幅问题,就没有写

评论(2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