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49)

     nine一步步地走到了fufei的床边,她还在睡着,只是眉目之间似乎在紧蹙着。

     krist暗暗地想,是否她也层做过如他一般的噩梦,是否她其实也不想睡着,依旧如自己一般。

     krist悄悄地抬起手,装作无意一样地瞄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

     还没有到九点,krist知道,singto一定会早来的,但早来多久,他就不能把握了。

     时间应该还早吧。krist暗暗地搓了搓自己的手。

     “当年她是怎么逃脱的?看来你的技术也不怎么样嘛!囚禁了两个人,却都没能看住。”krist满含鄙夷地说着。

     “你是逃脱了,但是她没有。”nine的声音涩涩的。

     “什么意思?”krist听得有些迷糊。

     “她不是逃出来的,是我故意放出来的,特意用来对付你的。”nine话音刚落的时候,脸上已经生起了残忍的笑意。

       krist瞧着他的神色,又想起那段黑暗的不像话的日子。

       “原来这样。”krist淡淡地回答道。他不吃惊,他早该想到是这样的。

       他终于知道,singto为什么会那样突然地就找到了他走失了那么久的爱人。他以前一直以为是fufei抛弃了他自己,他恨着她。

        可是,世人不是常说吗?有多恨,就会有多爱。

        爱与恨,都是共生的呀!

        所以,他一直都知道,她是他心里的一抹白月光,怎样都无法舍弃掉。

        其实,这一切的一切,也都是他听nine说过的。singto从来都没与自己讲过这些。

       “你知道吗?当singto再遇见fufei的时候,我是一直在看着的。我把她打的好惨,就这么丢在了P'singto的家门前,她满脸都是血,身子一直在颤栗着。”

        krist悄悄地攥紧了双拳,他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抑制住了想要将面前这个太过于可恶的人揍死的冲动。

       “你和我讲这些做什么?”缓下心神来,依旧是淡淡的语调。

       “不知道,我只是想跟你说一说,我做过那么多件事情,没有人知道。”nine开了口,许是觉得自己回答的太过于模糊,他无奈地摆了摆手,“我也不知道,觉得讲给你,应该不错。”

        krist顿了顿,半晌后,终于又开了口,“nine,你就不怕吗?”

        “怕?我该怕什么?”nine笑着问道,似乎krist问了一个极其好笑的问题。

        krist的双拳慢慢地松开,他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

        “我想求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实现,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鱼死网破罢了……”nine的声音渐渐地弱了下来。   

        krist听见这话,就抬起了头,望着nine那一双瞧不见底的,宛若一口枯井一般的眸子,久久地没能说上话来。

        原来,之前的那句并不是威胁,nine一直都有着这个想法,从来都未曾消失过。

        他是想杀死singto的,他想和singto一起死的。

        也是,他活着,太像是一场注定得不到超生的痛苦修行。倒真不如死了来的痛快。

        他得不到singto,也许,亲手杀死他,让他死在自己的怀里,倒也算是不辜负那么多年的执念了。

        “动手吧。”krist向前行了两步,轻轻地说着。

        “用什么呢?”

         krist转了身,走到了nine的对面,另一边的床边柜上,盘子里的那把水果刀,正闪着盈盈的光亮。

         “给。”krist给他递了过去。

         nine接了过去,“krist,如果你没有出现过,那就好了……”

         krist愣了愣,“可你始终也得不到他,不管我有没有出现,总会有别人的。”

         只是,我就骗不过自己了……

         这句话,nine没有说出口,只是随着之前那大多的秘密一般,埋进了心中。

         nine渐渐举起了那把刀尖闪着锋利的光芒的刀,他对准了fufei被子下的心房的位置。

         饶是krist此时的心再是坚硬,看到如此景象,他的心还是忍不住地颤了一颤,他始终没有办法做到对面的nine那样,似乎眼睛也不眨上一下。        

        更应该说的是,他心里现在泛起的,点点滴滴的应该是慌恐了吧。

       被他囚禁着的时候,在他一次次伤害着自己的时候,黑暗中的他,脸上便应该是这副模样了吧,甚至是要更狠一些的。

       如今,他逃了出来,也是终于看清了他那时候的表情。

       不是对着另一个人的,也是对着他的。

       他知道的,他也杀了自己。

       一瞬间的恍神之后,krist再看过去的时候,刀尖距离那床fufei覆在身上的被子不过半拳距离了。

       “等一等!”krist着急地喊着,手控制不住地就安放在了nine即将而来的刀下。

       刀尖刺入他的皮肤,没入了他的掌心,他似乎听见了他的骨头隐隐作响的声音。

       他预想到的,nine并没有及时停下自己的动作,反而似乎是又多加了自己的几分力气。似乎非要将那把匕首完全的染上了自己的血才作罢。

       看吧,他想的没错,他是想杀死自己的。

       血腥味一下子就速速地飘了起来,漫过了krist的鼻尖,他只觉得恶心,万分的恶心。

       他的脑子里的那个太阳似乎被乌云掩去了,大片大片的黑暗开始溢起,他觉得自己几近要喘不上气来了,脖子像是被人死死地扼住一般。

       他不住地恍惚起来,像是重新回到了那一段被囚禁的时光中。这血腥的味道,这粘稠的触感,都太过于相像了。

       “krist,你到底想做些什么?”nine迷茫地问着他,只是手中的动作依旧在继续着。

       krist的额头上已经渗出来了大颗大颗的汗珠来,疼痛,他只能忍着。其实,他真的已经习惯了,他这样是伤害不到自己的。

       “别,捂住她的头。”krist痛的话已经说不完整了。

       “那,你的手……”nine仿佛一下子惊醒了一般,他连忙松开了自己的手。

       “把刀拔出来,快!”krist咬着牙说道,他低着头看去,他那猩红色的血已经将本是雪白的被子染红了大片。像是氤氲其中的红色染料,又像是一朵悄悄长起来的鲜艳的花。

       他悄悄地瞥了病床上的fufei一眼,望见了她的双眉似乎是蹙的更狠了,面上似乎也有了痛苦的样子。

       很好,这下子很好,血,他需要血的。

       “什么?”这下子,nine似乎是被吓住了一般,怔怔地问着。

       “怎么?比这还狠的事情,你都是做过的……”krist讽刺地说着。“这又算的了什么呢?”

       “好。”nine又走上前,轻轻地握住刀柄,“你就不怕我废了你这只手?”他挑了挑眉,忍不住地问道。

       “你想杀死我,都是可以的,何必费了我的一只手?krist淡淡地回答。

       “你就不怕我就这么杀了你?”

       krist眨了眨眼,再次淡淡地说着,“死了,也没什么不好的。”

       面上千万分的平静,可他心里却在隐隐地打着颤。

       nine就这样瞧着krist,静静地瞧着他,“好,我帮你拔出来。”半晌后,nine终于给出了回答。

       krist额头上的汗已经顺着他的脸颊渐渐地流淌下来,饶是他的手安放在被子上,可是他还是抑制不住地颤栗着。

       “快一些!”krist不安地瞧了瞧时间,他好怕singto下一秒就会突然地出现。

       nine没有说话,他拽住了刀柄,用了好大的力气。霎时间,没入血肉的刀尖携着温润的血就再次闪着刺眼的光。

       krist疼的将自己的嘴唇都咬出了一道浓浓的血痕来,他的身子快要立不住了,踉踉跄跄地向着四处摇晃。

       他痛的快要晕过去了,他好想晕过去,好想就这样睡过去,同fufei一般,睡着了,该有多好。

       可是,他告诉自己,这样是不行的啊!

       他立定了自己的身子,艰难地走到了病床前,“用被子捂住她的头,别让她发出声音来!”说罢之后,他就慌里慌张地用着另一只手笨拙地用被子死死地蒙住fufei的脸。

       他的另一只手还在不停地涌出血来。

       血腥的味道,突如其来的窒息的感觉,这一切,都令被子里的fufei猛地惊醒。

       krist的那一只手,似乎感觉到了身下人无助地颤抖。

       她醒了,他没听到她的任何的声音,哪怕是隐忍的惊呼也是没有的,哪怕他把自己的耳朵竖起来了,仍旧是什么都未听到。

       他理解她的,那种因为噩梦重新笼罩自己的恐惧感,那种日日夜夜纠缠满身的绝望感,太过于害怕,害怕到已经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来。

       他知道,她现在一定以为自己还是在被囚禁中吧,一定以为自己从来都没有逃脱过。

       “不行,我要杀了她!”觉察了fufei已经醒了过来,nine赶紧说道。 

       “别……”krist按住了nine想要再次抬起的手。

       “为什……”nine的一句话还没有问完之后,推门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你们在做什么?”一道惊诧的女声响了起来。

       krist对这个声音真的是再熟悉不过了,便是这个声音,说出了那些令自己倍觉屈辱的话来,比那一天冰凉的地上,还要让他觉得万分刺骨。

       是fary,是fufei的妹妹。

       fary的脸色变了变,她闻见了血的味道,速速地走了过去,“怎么你们想对我姐姐做些什么?”

       然后便看见了被子上那吓人的大片血迹。“怎么那么多血?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nine没有回答,只是一把拂去了krist的手,似乎想要一不做二不休一样。

       “别,这里有人!”krist眼疾手快地一把地将nine手中的刀子拂到了一边,掉在地上,刺耳的声响。

       “krist,你想干什么?想杀了我姐姐吗?”fary走到krist的面前,怒目圆睁地问着。

       krist对她没有什么好说的,自然是沉默。

       “krist,你怎么就这么狠?这还不够吗?”fary一瞬间愤怒地扬起了手。

       krist身子痛着,思绪又有些恍惚,躲闪不及,他已经没有力气来反抗了。

       他微微地闭上眼睛,似乎已经做好了接受的准备,只是想象中那火辣辣的痛感迟迟地没有传来。

       他觉得有些不对劲,慢慢地睁开眼睛,他瞧见了singto正站在自己的面前,面上携着严肃焦急的模样,攥着快要触碰到自己脸颊上的那只难看的手。

       “你想做什么?”singto坚决地甩开fary,淡漠地问着。

       “那你就要问你面前的人想要做什么了?他想杀了我姐姐呀!”   

       “我不信。”singto摇着头,望着krist,立即否定道。

       “我都亲眼看见了!”

       “我不信。”

        krist有些愣。他来了,来早了不久。

        他当年打了自己一巴掌,现在这样的出现,是不是在补偿自己呢?krist又觉得有些好笑。

        singto望过去,这一眼才发现krist垂着的手似乎还在汩汩地滴着血。

        “你的手怎么了?”singto连忙问道,“怎么会这样?谁弄得?是不是nine做的?”

        krist别过了头,也将手顺势缩到了身后。

        对于krist这般抗拒的举动,singto也没有太在意,只是转了身,“我去找医生,你等着我。”

        “不要,你不是想要一个真相吗?“

        “可是,你的手……”

        “我不在乎的。”krist淡漠的声音,让singto听着心疼。

        “可是我在乎呀。”

        “我不信。”

         又是这样,一样的对话,一样的那一颗已经死去的心。

         singto顿了顿,只是有些慌张地从口袋中掏出了几张纸,走到他的身边,轻轻地蹲下身子,为他仔细的擦着手上的血迹,血很快地浸湿了整张纸。然后,又抽出了厚厚的一沓纸,为他暂时地包扎了一下。

         “krist,是我的错,让你不再相信了。”singto说完之后,站起了身。

         “singto,你知道吗?伤害过我的人,我全都凑齐了,都在这一个房间里呢。”krist笑着说了出来。

         singto的脸色变了变,nine的脸色也变了变。

         “是的,也包括你呢!”krist望着singto,一直在望着。

         singto的脸色更加的苍白。

         “我没有杀fufei,是nine想要杀了她。”

         “krist,你……”nine愤愤地喊道,后来的话却喊不出来了。

         “singto,你知道吗?fufei此时这些都是我曾经经历过的,我们一同经历过的,痛苦的,绝望的,无助的……”krist顿了顿,“都是因为你啊!”  

        “什么?”singto实在是没有听懂。

        “你可以去问问fufei。我想,她应该什么都知道了。”

         singto开始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步地走向了那团隐隐发抖着的阴影中,他被吓住了,被子上面殷红的痕迹是什么?

         是什么?味道这样的腥重?

         他不愿意多想,他害怕这个答案,可krist那滴着血的手的样子却一直浮现在他的脑海,怎么都挥散不去。

        爆肝四千字,还是没能写完……

        心情很丧的我……

评论(19)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