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46)

      嗯,预计60章可以完结……

       krist有些微微地愣住了,“我说了,别这样喊我,我觉得恶心。”他的眸子里似乎都被寒意所盈满,singto在他的一双好看的眼睛里瞧见了骇人的陌生与疏离。

       这是singto从来都未瞧见过的。

       他怔愣的比krist还要更甚,半晌后似乎才能艰难地开口,“我记得,这句话,是那天你说要和我分手的时候,第一次说过的。可那么久了,我总是做不到……”

       “对不起……”singto低下了头,喃喃地说着。

       “可我以后听你的话,我再也不这样叫了,你告诉我真相,好不好?”singto抬起头,望着不远处的krist,这么近,可又那么远,他怎么都觉得他们像是隔了一条银河那么远。

        悲伤就这样悄无声音地侵染了他,一点一点将他吞噬地快要喘不上来气。

        “呵,真相……”krist撇了撇嘴,面上满是厌恶的神情,“真相你会在乎吗?”

        “我在乎!“singto激动地喊道,后来又放低了自己的声音,继续说着,“如果不在乎,我怎么会从昨天晚上一直等到现在?”

        singto的心里开始无助地翻滚起来,像是被暴风雨笼住下的那片不平静的大海。

        “我不信。”krist淡淡地开口,却比那倾盆的大雨,那汹涌的风浪,还要让singto更加觉察到死亡的气息。

        singto有些崩溃,他不信,多么轻描淡写的三个字,这样轻易地就否定了他的一生。

        他不知道,他的名字可以解释他的一生。

        他爱他,可是他不相信,怎么也都不信了,这是世上多残酷无情的事。

        “你不信?”singto上前了两步,紧紧地攥着krist的肩膀。

        他不信,他怎么能不信呢?可他为什么要相信自己呢?

         singto想着想着,就再也想不下去了。他怎么想不通这一切,就像他永远也搞不懂天为什么是蓝的,花为什么会是红色的。

         到底是怎么了?

         “是,我不信。”下一秒,singto就听见了krist那愈发空灵的声音,满不在乎。

         singto愣了愣,他多想求一求他不要再说了。一遍遍的重复,多像是他手持着一把锋利的匕首一般,就这样面无表情地一刀刀地刺进了他渐渐麻木没有任何痛感的心上。

        饶是这样,他还是承受不住。

        痛,还是痛,好痛……

        他痛苦地垂下了头,慢慢地松开了自己的那一双愈发局促不安的手。

        “krist,你不能不相信……”话还没有说完,他再也撑不住了,他真的好想抱一抱他。

         那个在他生命中,最是浓墨重彩的人,最是他求而不得的人,也最是他无法拥抱的人。

         可以说是他真的累了,他只是想靠在他身上,就靠上片刻。

         片刻之后,他就会赶紧松开的。

         他伸出手,颤抖着环住了面前的那个单薄的人。

         “krist,我做错了什么?你那时候为什么要和我分手?求求你,告诉我……”他的脸埋在krist的肩上,似乎嗓音也染上了颤抖。

       许是,周遭的风刮的太猛烈了一些。似乎,什么都是凉凉的。

       风中,他知道krist的身子都僵了起来。

       然后,他就被一股力气推的踉踉跄跄向后退去,当他停下来的时候,他才明白起来。

       “离我远些!”krist满面阴狠,singto望着他,有些恍惚,觉得他此时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火。

       炙热到他再不敢去靠近。

       “krist……”

       “知道我为什么不相信吗?”krist向前走了一步,慢慢地举起手,那只右手。

       singto反而这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只是呆呆地望着他,就只是瞅着他,眼睛一动也不动。

       krist笑了笑,笑着将左手覆上了右手手腕处,“要看看吗?”

       “看什么?”singto惊讶地问着。

       krist慢慢地把那手表摘下来,手一松,那块难看的表就这样跌在了地上,发出那样刺耳的声音。

       singto愈发的迷茫,眼睛落在那块手表上,久久地收不回视线。后来,他不知道为什么,竟慢慢地蹲下身子,想去捡拾起来。

        krist速速地行到singto的身边,左手一把就将singto拽了起来,“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不信吗?不是想知道真相吗?”他的右手就这样赫然地举起来了。

         许久未见过光亮的伤疤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他却觉得最初麻麻的,后来就有些疼。

         singto被他拽的跌跌撞撞的,他是那样轻易地就瞧见了他手腕上那触目惊心的两条深浅不一的疤痕,虽是有深浅之别,却每一道都那样骇人。

       他被惊住了,身上所有的动作瞬时间都僵住了,他一点点地抬起手,似乎那手有千万斤重一般,“你的手,这伤……”singto不敢再去问下去,他的声音像是行在了刀尖一般。

        他的手苍白的不像样子,也冰冷的不像样子,慢慢地靠近,却似乎怎么也触不到krist的那丑陋的伤痕累累的手腕。

         他不敢,这一切,真的因他而起吗?

         可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他真的是世界上最愚蠢的傻子。

         曾经他说过,要好好保护他,要好久好久。可是,他却被伤的这么厉害,没错,他该恨自己的。

         自己什么都没做到。

         终于,他的指尖轻轻地划过那两道伤疤,只是下一瞬间,他的手就无情地被krist拂去。

         “这是什么?这就是你想知道的真相啊!“krist笑着,有些面目狰狞。

         singto愣了愣,身子已经快完全没有了力气,“是谁,是谁做的?”

         “是谁呢?让我想一想……”krist淡淡地说,“我记得是一个很狠心的人,他逼得我拿着刀子,一下下划开我的皮肤,我的肉。然后,血就流出来了,好多,多的我望不见其他的颜色……”

        “别说了,别说了,求求你,krist,求你了……”singto满面痛苦,连忙捂住自己的耳朵,乞求着krist别再说下去了。

         每当想起krist所描述的那副情景,singto就觉得害怕,似乎他口中的血已经漫到自己的眼前,又似乎被划开的他的手腕。

         他能察觉到自己的手腕,也隐隐地痛着,潮湿着。

         “为什么?是你想要知道的,这就是你口中的真相啊!”krist嘴角的弧度愈发的深了。

         “krist,求你告诉我,到底是谁,这一切都是谁做的?”

         “好啊!”krist望着singto,向前走了两步,行到了singto的身旁,侧身贴着他的耳朵说道,“想知道,那明天早上十点去fufei的病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krist就抽回了自己的身子,依旧望着他,似乎是在等着singto的回答。

        “好,我去。”singto点了点头。

        “那你走吧,明天见!”krist转回了身,没再瞅上singto一眼。

        “好。”

         krist冷漠地关上了门,singto似乎能听见他响在房间里的脚步声。

         他坐上了车,慢慢地把车发动起来,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

         他打开手机,发现是ins的提醒,god给他发来了一条私信。

         ——回来约个时间见个面吧。

         ——好,后天吧。singto想了想,回复了过去,然后把车开走了。

评论(4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