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45)

krist瞅了瞅转过身来的god,立马有些窘迫,该要怎么和god解释呢?他已经把他拖下水了,不管发生什么,krist只想不要涉及到他。

       krist也不知道自己要解释些什么,便匆匆地收回了视线,转过了身,想回去继续睡觉。

       睡着了之后,就不会再有什么烦心事了。他近来,已经很少做梦了。每天,脑子都像是盛满了惨白的余灰一般,除了此之外,什么都也没有。

“krist,他该知道这一切的。”就当krist的手覆上那突然有些沉重的门把时,他听见了这样的一句话。

       krist手上的动作僵了一僵,他愣怔了片刻,就呆呆地立在门前,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krist,你好好想想。”god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最终只是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krist慢慢地转过身,手依旧搭在门把上,嘴角艰难地扯开一抹难以看清的弧度,“我知道。”

       “那你……”god看着他的眉目,他的神色,愈发的心疼。

       god的话还未说完,krist就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捂住了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我累了,god,我要再去补一觉了。”

       “好。”god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也许,他真的是累了。

       singto并没有离开,只是依旧守在门口,双眼涣散地立在那里。他好想用力地去敲门,敲得门都晃动起来。然后,乞求krist能出来见上自己一面,出来和自己说说话。

       告诉自己当年的真相。

       只是,心里无论怎样想着,他都是不敢的,他被krist那样轻描淡写说出的那个字吓到了。

       或许,krist已经真的不在乎了,可是,他在乎,比在乎所有的一切还要更加的在乎。

       谁让,krist就是他的一切呢?

       可是,又是为什么,为什么krist会变的什么都不在乎了呢?像是一捧随时都会被风吹散的黄土一般,无影无踪,就这样轻易地吹得就什么都找不回了。

       singto越是这样想着,就愈发觉得从前的那一年中,发生了太多他不知晓的事情了。究竟是怎样残忍的真相,才能将从前的那个krist逼成现在这副模样呢?

       god说,他已经不会真正的笑了,或是刚刚才学会。可是,他记得,krist是最爱笑的了,每当他笑的时候,那一双眼睛里都会盈满欢喜的笑意。

       那时候,抱着他,他会笑;吻着他,他也会笑;说他笑的好看的时候,他总是笑的很厉害。

       singto觉得那真是世上最好看的景色了,只他是他的唯一。

       可一年后,再见到他的笑容的时候,初时觉得那也是笑,可是后来却发现那笑都是染上了嘲讽的,怨恨的,决绝的色彩。

       他笑的也越来越少了。他的面上,更多的是什么神情也都找不见,无悲无喜,像是一块已近腐朽的木头。

       时间究竟怎样残忍地欺骗了他自己,亦或是残忍的从来都是krist,骗自己的也是他,他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他?

       为什么?

       singto的脑子越发的乱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他真相。

       singto向后有些颓靡地退后了两步,他又想抽烟了,只是昨夜已经被他抽尽了。

       krist进了房间之后,眸子就那样自然地望着那扇窗子,怔怔地有些失神。他直直地行了过去,只是手刚刚触到窗帘的时候,又似乎像是突然惊醒了一般,连忙向后退去,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再也不想理会太多,krist自顾自地躺了下去,钻进了被子里,拿着被子将自己裹得紧紧地,这样他会觉得有安全感。

       god再推开门的时候,这才发现singto原来并没有走,还在这里等着,像是静静地等着一场雪的飘落一般。

       只是,怎么可能飘雪呢?god想,或许,他永远也等不来krist的出现了。

       singto瞧着面前的人,眼中,脸上,再也瞧不出第一次那样的欣喜了。

       god想,他也应该知道,推门而出的不会是他要等的人。

       “你怎么还在这里?”

       “求你告诉我,我不知道的一切。”singto低着头,恳切地说着。

       “你想知道些什么?”

       “nine那天晚上到底对krist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会跟我分手?他的死而复生又是怎么回事?”singto抬起了头顿了顿,有些激动地说着,“我什么都想知道,有关krist的一切,我都想知道。”

        god的嘴巴闭的紧紧的,丝毫没有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样子。

        singto也料想到了如此,他笑了笑,有些窘迫地继续说道,“你看,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才这么贪心……”

        “你不觉得太晚了吗?”god终于开了口,“你还是走吧。”话音刚落,便又关了门进了屋。

        singto终于忍受不住了,他太想知道了,他一连跨过了几个台阶,狠狠地敲着门,“求求你,告诉我吧!”

        刚刚睡着的krist被这刺耳的声响猛地惊醒了,他的眼睛突然完全睁开了,直直地望着顶上的天花板,他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自己是谁。

         “开门!求你了!”singto还在喊着。

        krist这才想起来,他慢慢地下床,一步步地走到窗子前,隔着窗帘望风景。

        god被逼的没有办法了,人也赶不走,又不能一直捂着他的嘴巴,他只好去找krist了。

        进了krist的房间之后,god才发现他站在窗子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krist,singto他……”

       “多好笑啊!”krist摇了一下头,轻轻地开口,声音微弱到难寻。

       “你说什么?”god不懂他的话。

       “没什么,不用管他,他会走的吧。”说出这话的krist,心里也没有个谱。他会走吗?什么时候会离开呢?

        他永远也读不懂他。

       “他想知道的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说,是nine对你做了些什么,只是他不清楚……”god试探地问出口。

       “呵……”krist笑了出来,“可是,我已经等不起了……”

       为什么?在那一天,最恐怖的那一天,他没有陪在自己的身边,他去了哪里呢?

       krist慢慢地想起来了,nine那时告诉过自己的,他当时在fufei的身边。

       他也记得,那是singto刚刚找回fufei的时候,陪在她的身边,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他忍不住地摸了摸自己的右手,有些疼,突然又疼起来了。那是他第一道伤疤的由来。

       “krist,去见见他吧,把所有的事情都讲给他听,凭什么你要一个人自己承担?”god不忍多看krist脸上那怅然痛苦的样子,他的双手搭在krist的肩上,转过了他的身子,让他的脸正对着自己。

       “krist,我求求你了,说出来吧,那些伤害过你的人,都要受到惩罚的。”

        krist的身子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任由着god轻轻地摇晃着,他的身子也随着晃动。两行清泪无声地从krist的眸子中滑落。

        god被这样的krist吓坏了,他停住了所有的动作,只是默默地将krist拥在了怀中,轻轻地拍打着他的后背。

        krist就这样靠在god的肩上,泪落得渐渐凶了,他怎么用手擦都擦不尽,泪水打湿了他的手,打湿了god的脖颈。

        脖颈上一阵湿润,god的心都僵住了,他抚住krist的后背,嘴笨地安慰着,“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一遍又一遍安慰着。 

        “我,我怎么又,又不争气地哭起来了呢?”krist的哭腔愈发的喑哑,他死力地用手按住自己的眼睛,似乎这样眸子就可以快些干涸住了。

        “没有,krist,你没有不争气,谁都可以哭得,想哭就哭吧。”

        “是,我,我可以哭,但,但我不可以为他,为他哭……”

        “krist,他们终究会受到惩处的,只是时间问题,我们要等,不是吗?”

        krist的眼泪渐渐地止住了,他点了点头,松开了god的怀抱,猛地抹去脸上残余的所有泪水。

        他突然跑了出去,狠狠地打开门,god有些讶异,跟在了他的身后,然后看见他决绝地打开大门。

        singto有些愣,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他只以为是自己幻听了,或者又将是god。可是面前出现的那个人,是那样的突然,突然到singto没能反应过来。

        是krist,他的kit是想见他了吗?

        “kit……”没能抑制住,这个krist已经不让他再叫出来的名字就这样从singto的唇舌之间溢出来了。

评论(3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