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44)

       singto出了门,脚步就未停下过,匆匆地像是要去追赶着什么一样。

       扬起头就能看见一整片漫天的星空,可是他来不及发觉,就孤身一人地上了车。车子启动的时候,握着方向盘的他的那一双手,止不住地颤抖着。

       他开车去了god家,会知道这个地址,还是因为曾经做过nine经纪人的缘故。

       他的心猛烈地跳着,在寂静的车厢中显得是那样的震耳。他不由得用一只手死死大的按住自己的胸口,似乎不这样,下一秒,他的心就能从他的喉咙中跳出来。

       他会死的。

       “krist,krist……”singto突然开始呓语起来。他想,只是想喊一喊他的名字,这样,他的心仿佛就能平缓一些。

       他是他最有效的药。

       刚下车之后,singto就远远地瞧见了那两扇窗户氤氲着昏黄色的灯光,那样的模糊朦胧。

       singto知道,很清楚地知道,krist此时正被这喑哑的光线所笼罩着。他们之间的距离,这样的近。

       他一直盯着那窗,那光,又往前行了两步,他以为,只要再靠近一些,他就能看见krist那被光映在窗子上的倒影。

       这样,他会觉得,krist一直在自己身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只是他的步子还没来得及落下,那光就迅速消失的悄然无踪,融于漫天的黑暗之中。

       四周,他的四周,再没有任何的光亮了,满是漆黑。

       singto愣了愣,再不敢往前走上一步,就定在了原处。

       他慢慢地掏出一根烟,点了起来,这下他的眼眸里终于有了一点黑暗之外的光芒,哪怕微弱。他狠狠地吸了一口,呛人却好闻的气味猛地就在他的胸膛之中炸开了,搅得他的心都颤抖的厉害。

       一瞬间,他就闻到了窒息,不,是死亡的味道。

       他拼命捂住自己的嘴巴,只是悲伤却那样自然地从他的眼睛中跑了出来。他只是想尽量不让自己咳出来,krist应该已经睡了吧,他不想扰了他的好眠。

       他可以继续等着,等着krist醒来。

       他又吸了一口烟,这才觉得渐渐地舒坦起来。

       krist睡是睡了,只是他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合不上眼,他侧过身子去,张着眼睛,向着他记忆中那扇窗子的方向望去,只是他什么也望不见。

       他有夜盲症,他想下去走走,去窗子里那里透一透莫名的气,去吹一吹风。可他什么都瞧不到,又怕自己撞到什么东西,有了声响,又要打扰god了。

       所以,他只好作罢了,将这想法慢慢地冷却下来。

       风起了,吹得singto耳边的叶子哗哗作响,也吹散了他手中的那一只烟灰,吹得四处飘落。

       他又掏出了一支烟,直到手里的烟都抽尽,直到脚下踩到的全是烟蒂,singto这才呼了呼气,又在god的门口蹲了许久,这才回了车里。

       坐在车上的时候,他也并没有睡觉,只是默默地靠在车窗,望着那两扇窗子失神。

       只是krist还未望上片刻的时候,困意就席卷了他的所有意识,不知道何时,已是沉沉地睡去了。

       清晨,天色只是微微地亮起来,但月亮还高高地悬在天上的时候,singto就下了车,站在门口那里等着。是啊,他一夜未睡。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krist也渐渐地醒来,穿着松垮的睡意,汲着一双不合脚的拖鞋,睡眼惺忪地就走到了窗子旁。他想掀开窗帘,看看天色几时,或是依旧执着于昨夜临睡前尚且记得的愿望。

        窗帘被他慢慢掀开的那一瞬间,他向着窗外望去,倦意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他的眼睛被睁的大大的。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如果他还记得他的背影的话,那么,这人是singto吧。

        他怎么来了?krist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他会来这里的理由。

        singto转过身的时候,krist还是不免有些慌忙,连忙合上了帘子,蹲下了身子,抚着自己的胸口。

        singto回头望去的时候,屋子里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还是要继续等下去。他不觉得枯燥,也不觉得难熬,只要接下来能见到krist,这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值得。

         当god推开krist卧室门的时候,就看见窗户下面躲着一团黑乎乎的影子,又向前走了两步,这才发现是krist躲在那里。

        发生了什么,god立马就知晓了。

        “你要不要出去见见他?”god开门见山地问道。

        krist被这突如其来的问句吓住了,是啊!要不要出去见见他呢?他自己也想不出个正确答案来。

        “不去了。”krist猛地起身,头晕目眩的。

        “那好,我去问问他想做些什么,这样好吗?”

        “好。”krist又躺回到了床上。

        god悄悄地出了门,说不清自己心里究竟是个什么味道。

        门锁慢慢转动的声音就这样突然地响了起来,在寂静的清晨里,是那样的清晰。singto也被吓了一跳,随后便是无尽的欢喜。他贴近了去看那锁一点点地转动,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

        他是要见到krist了吗?

        门被打开的那一刻,singto探过头去看,却是失望地收回了视线。

        “你来做什么?”

        “krist醒了吗?”  

         两道声音重叠在一起,一个冷酷没有温度,一个期待染满蜜意,不过都只是为了那一个人罢了。

         “你为什么来找他?”god没有回答,只是又把刚才的那个问题重复了一遍。

         “我有些事情,想要来问他。”singto只好回答。

         “别问了,他不想见你。”god冷漠地说着,说完之后就想转身进门。

         “什么?你说什么?”singto速速地爬上了两层台阶,用手一把抓住了还未合上的门。

         “让我进去,我要见他,这事情很重要……”singto近乎哀求地说道。

         “他不想见你,你还是走吧。”

         “我要见他!”坚定的声音,力气颇大的双手,确定的心,god有些应付不来。

         “singto,你凭什么想要见他?你把他伤的这么深,他好不容易才学会了笑……”god愤怒地问道,“是真正的笑……”   

        god突然感觉门板上的那双手的力气蓦地小了一些,他抬起头便能看见singto脸上那怔愣的表情,像是拿着刻刀一刀刀刻在他的皮肉之上。

        singto不懂这句话,他说的这句话,他怎么都听不懂。

        他真的要问个清楚,哪怕是一个旁人,或许知晓的都比他自己还要多。

       “别再来打扰他了。”

       god还是一字一句地说着,似乎这句话说完之后,singto就会选择离开。

       singto真的慢慢地松开了自己扣着门板的手,后退了几步。

       “等一下,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还是krist跟你说了些什么?”god刚想关上门的时候,就听到他这样匆匆的问题。

       “求求你,告诉我好吗?我不想活得像是一个傻子一样了……”singto哀求地说道,眸子里似乎有了水汽。

       god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做,尽管他是这么想把这一切都告诉他,或许还想再揍上他一顿,质问他为什么没有好好地珍惜krist。

        从前那样美好的krist,在他手中,因为他的种种,受了诸多不可说的苦。

        可他不知道,他怎么能不知道呢?他又凭什么不知道呢?

        一切,他都该知道的。

        想到如此的时候,god愈发的心疼krist,那个从前总是爱笑的大男孩。

        “好,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他受了太多的苦了。可你呢?只会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他……”

        “god!不要再说了!”god一转身,就瞧见了krist,站在他的身后,穿着松嗒嗒的睡衣,不合脚的拖鞋,脸上却满是不相衬的阴色。

        “krist……”singto也看见了他,喃喃地喊着他的名字。

        “god,进来吧,不用理他。”krist没有多瞧上singto一眼,似乎是根本就忽视他的存在。

        “krist,不,不,god,你跟我说清楚。”singto摇着头,又匆匆地走近门口。

        “god,关门吧。”krist已经瞧见了singto那握住门框的一只手。

        god照做了,然后下一秒便听见了singto那忍住却还是溢出的闷哼声,他这才发现了他的手被狠狠地挤住了,他的脸已是惨白的样子。

        “krist,你,你,见见我……”singto痛的话已经说不完整,断断续续的。

        krist却不为所动,“没有什么好见的了,已经不需要了。”

        god松开了门把,呆呆地站在一边。

        singto不由得迈了迈步子,他只是想离krist近一些,再近一些。

        “别进来,如果你要是走进来一步,我就死给你看!“krist瞪着眸子恶狠狠地说着。

        singto听完这话之后,立马就定在了原处,再不敢动上一下。这不是krist对着自己这么决绝地说出死这个字眼了。恐惧,深深的恐惧快要把singto完全吞噬了。

       “好,我不进去。”singto连忙做出了承诺。

        god也被他的这一句话吓住了。

        “god,关门吧。”krist转身又回了卧室。他已经学会了这句话,学会了拿这句话来威胁他。他知道他不爱自己,可是却一定不舍得让自己死去。

       krist是这样的肯定。

评论(39)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