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SK】你为了多少人哭(下)

 

singto缓缓地睁开双眼,模模糊糊地瞧见了远方的天空仿佛都变了颜色,身下的大地也在颤抖着,将他的身子似乎也震得颠簸起来。

不舒服了,真的很不舒服。

他猛地惊恐起来,察觉出来自己现在正在做着一件何其疯狂的事情,这算是为情葬身吗?只是不会有人觉得他这样的伟大,若是krist知晓了,定是会觉得万分恶心,他会觉得自己是他永远也摆脱不散的噩梦吧。

他与死不过那样短的距离,好像只要闭上眼睛,下一秒,他就会死去。

只是有些痛苦。

他不想这样血肉模糊的死去,他怕,krist会认不出自己。

singto猛地睁大了眼睛,挣扎着想要起身,他没有如此害怕过死亡,就在这一瞬间里,他是这样的害怕。

他不想死,他确定。

要死,也要换一种方法。

只是他的身子却沉的出奇,半晌的挣扎之后,他竟没能从那铁轨上逃脱。仿佛这铁轨于他来说,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无力,很没有力气,singto觉得自己像是一团软软的棉花糖,也许,他真的就要死了,也许,他该试着接受这样的宿命的。

singto将脸贴紧了铁轨,又想起了那一天,那是他生命中最远的一天。

火车轰鸣的声音越发的震耳,singto只觉得自己的耳朵生疼,他似乎要聋了。

“你在做什么!”突然,一股猛力覆上了他的手,他被吓了一跳,只以为是火车碾过了他的手。

他被这力气猛地扯了起来,又跌跌撞撞地行了几步,铁轨的触觉从他身上完全消失不见。

下一秒,他不知道自己跌进了什么之中,温软的,比铁轨好受多了,他不愿意出来,只想就这样下去,他的要求从来就不多。

却怎么也都没能实现。

就在他站起来之后,大约是几秒之后,飞驰的火车从singto的身后簌簌驶过,呼啸的风掀起了singto那单薄的衣裳,吹得他后背爬满了凉意。

无意之间,他就往那个怀抱之中又钻紧了几分。

krist看着那火车飞快地开走了,他不知道自己若是再晚来片刻,也许他就再也见不到怀中的这个人了。

他骗了自己,他的病哪里好了呢?从来就没有痊愈过,反而又严重了。

自己也就从来没有信过这句话,所以,昨夜,他还是跟了过来。

谁知道singto竟会来到了这里。

“你要做什么?想死吗?”krist满身怒气,他只想好好地骂一骂他,把他骂醒。

krist推开了singto,只是愤怒地瞪着他。

singto有些愣,半晌没能反应过来。只是低着头,呆呆地望着自己的鞋面,还有那浑浊的泥土。

然后,他反应过来了,原来救自己的人是他。

为什么要救自己呢?先前他也救了自己,用着堆砌起来的谎言,和自己交往,不过只是出于同情罢了。

singto不想再让他这样做了,来来回回的,像是一个永远也逃脱不得的一个怪圈。

爱不上,那就别勉强了,他应该有更好的生活。

“别管我了,跟你没有关系。“

“你骗我,你骗我,对不对,你没好,你想死,是不是?”krist的情绪越发的失控,他的双手死死地扣在singto的肩膀上,不住地摇晃着,摇的singto的头又有些晕眩起来。

他想要逃离krist此般的桎梏,他只想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没有人来打扰,没有太多的烦心事,他只想简简单单的,却是这样的难。

“我没有,我没有,这铁轨不是废弃的吗?”singto从来就没有想过自杀这件事。

“原来它不是废弃的。”singto又落寞地说道,像是轻喃。

原来,只是他的自以为。

还好,那日他们在这里拥吻的时候,它是废弃的。可那时候,倘若真的来了一列火车,将他们双双压死,这样的结局是不是都好过现在?

死了,就真的不会再痛苦了,死了,就不会再为他哭了。

singto越是这样想着,他就觉得有些暴躁不安。

“可你为什么不站起来?”

“krist,你到底想怎么?”singto手上的青筋开始凸起,他觉得自己简直想杀死面前的这个人。既然转了身,为什么还要回头?

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他承受不住。

“singto,我……”krist未说完的话,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singto看着他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应该是个女生的名字。他也看见了krist为难地抬起了头,瞧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接起了电话。

他也看见krist接起电话后,那舒缓了一些的眉头与嘴角。

是啊,给他带去痛苦的,总是自己。

singto一把夺过那电话,向着前面狠狠地扔去,扔的很远很远。

“singto!你做什么?”krist被吓住了,他又再次瞪着他,然后匆匆地去捡那个手机。

krist离他越来越远,singto大声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krist,你觉得我恶心,我觉得你残忍,太残忍了!”

喊完之后,singto就转了身,跑了起来,跑得很快。

krist愣了愣,转身之后,已经瞧不清他的身影了。

他没有再去拾那个手机,而是迈起步子去追singto。

只是他没有找见singto。

他怕,好怕,singto会出什么事情。

singto又回了那个酒吧,喝的烂醉,一杯杯地喝。这一次,他终于走上了舞池,在里面遇见了pair。

翌日,醒来的时候,眼眸中闯入的便是pair那一张脸,他又被吓住了。

还不等singto问什么的时候,她已经开了口,“这次,我们真的,真的做了。”

singto眼中她的笑渐渐凝固,他以为,她在骗他。

“什么?”

“你什么都记不起来了?”pair说的话,听来竟有些委屈。

singto想了想,脑中只是一片漆黑,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我没有骗你。”

singto沉默了,不会有一个女孩子拿着自己的贞洁说谎的,况且,他们两个人真的不熟。

“所以,你要负责吗?”

singto还是沉默。

“那天,我说的话,你还记得吗?我们在一起,一起疗伤,你愿意吗?”

依旧沉默。

pair叹了叹气,“我没想你负责的。”

“好。”

“你说什么?”

“我说好啊!一起疗伤,我要对你负责。”

singto只是想要一个新的生活,其实,是谁,都无所谓。

singto搬进了pair的房子里,只是他们更像是两个合租的房客,彼此客气,时不时地在一起聊聊天。

singto也都明白,他们两个人不过都是想要寻找一个搭伙过日子的人,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他没有问过,pair究竟受了怎样的情伤。

总之,他们两个是同一类人——被爱情伤害的不能再爱的人。

singto自己的房子没有退掉,他也会回去坐一坐。他想,若是自己早些把这个房子退掉多好,或许,自己真的就能这样和pair扶持着走完一辈子的。

那日,他在自己房子的信箱中发现了一张白色的信,很好看,就这样安稳地静静地躺在信箱里。

他颤抖着拆了信封,是一张请帖,结婚请帖,krist要结婚了。

他早就猜到了。

上面的日期早就已经过了,singto有些恨,为什么他偏偏要让自己知道?

就这样,彼此都不打扰,不好吗?

singto攥着那张请帖,良久之后,直到夜深了,深的他只能看清手中那惨白的请帖,这才回了pair的房子里。

第二天,他就卖了房子,想把钱留给pair。

pair发现最近的singto越来越不对劲,会在沙发上坐上很久很久,像是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像一般,也不说话,就连眼睛也不眨上一下。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几天,她问他,他什么也不说。pair觉得,他简直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哑巴。

那一天,pair刚推门进来的时候,便看见了桌子上放着一沓厚厚的钱,她被吓住了。走近了一看,发现钱旁边有张纸条,只有四个字——留给你的。

她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找遍了整个房子,也没有找见singto。

她一连找了好几天,也没有找到他,她想放弃了,她觉得singto也应该是想放弃了。

后来,她接到了警察的电话,说是找到了singto的尸体。

再见到singto的时候,他才刚从河中被捞起来,被水泡的身子发肿发白。

pair突然想到,那日singto突然呓语过的,说是想做一条鱼。

“这样,你是不是就能藏住你的眼泪?为了他哭,也不会被发现,是不是?”pair问道。

只是,singto再也不会给她一个答案了。

 

  完

2017.10.11

 

 

 

 

 

 

 

 

 

 

 

 

评论(6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