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SK】你为了多少人哭(中)

      

所以这篇是中了……

今天本来想更无言的,就是这两篇都更,但是,下午出去玩了,好吧,我会尽力填坑的,请相信我……

要走到哪里去,要一步步走向何处,要逃到哪一个地方,才能真正地与过去道个别。

       太难了,singto找不到这个地方。

       渐渐地起了风,拂过了他那干涩的双眼,几片似乎还残留着香气的花瓣从他眼前晃晃悠悠地坠落。

       不知为何,许是被这景所困,他突然就想起了那一天,他人生中最欢愉的一天。krist捧着那束他最爱的花,就那样一步步地走到了他的面前,对着自己说出了全世界最动听的一句话。

       ——我喜欢你。

       这是singto最渴求的一句话啊!

       他终于等到了,他本以为自己再也等不到了。

       可是现在呢?他的花去了哪里?他找不回来了。

       singto就这样怅然地踏着步子,失神之间竟然走到了那长长的河边。他的脚酸痛的很,但他还是绕着河堤走了一圈又一圈。站定了下来,他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直向前靠近,似乎再多走一步,便会跌入那冰凉的河水中。他望着对岸,视线涣散,望不清什么。

       终于他觉得有些累了,便坐到了一旁的长椅上,发着呆,嘴角却咧开着,一坐就是很久。

       河边渐渐地有了两三人影。

       后来,他终于等到了日落,他慢慢地起身,转了方向,向着那家酒吧走去。

       他只是不想回家罢了。

       那于他来说,不是家,只是一幢冰冷的阴暗的房子罢了,令他窒息的喘不过来气。

       那里已经闻不到任何他的一抹味道了。

       进了酒吧之后,singto就像从前那般,一杯杯地喝着酒,只是坐着喝酒。

       醉了这么多天之后,他的酒量还是不那么好,依旧会醉的厉害,他觉得有些可悲。

       双眼迷蒙之间,他环着这幽黑的却又带着些五彩的光东张西望着,却又匆匆地收回了视线。

       他似乎是瞧见了那个女孩,那个今早说着她叫pair的女孩。就在不远处。

       她也是瞧见他了。

       singto总觉得有些不妥,又悄悄地向着那里望了过去,发现pair还在瞧着他。

       他看见了她冲着他咧开了嘴角,端起了吧台的那杯酒,向着他示意一下,似乎还眨了眨眼,面上满是娇俏。

       随后便是一饮而尽,她开始走上了舞池。

       singto转回了身,又点了一杯酒,头轻轻地仰起,就在酒液即将滑入他的口腔的时候,一双手突然扣在了他搭在吧台上的手。

       他被突如其来的冰凉的触感吓了一跳,险些被呛住,猩红的酒顺着他的嘴角慢慢地滴落。

       他放下了酒杯,视线向下匆匆地望去,就这么瞧见了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

       这样的狼狈,这样的相遇,singto情愿不要。

       “你,你怎么会,会在这里?”singto很奇怪,全身被笼住的醉意瞬时间就消散了一些。

       “跟我出来,别喝了……”krist狠狠地捏着singto的手,捏的有些疼,singto的眉头都有些皱起来了。

       “疼,疼……你放开我……”singto本能地呢喃着,却并不起身。

       “怕疼就跟我出来啊!”krist还是没有松手,反而又加重了一些力道。

        singto痛的似乎额头上都生出了淡淡的一层冷汗,他的脑子又开始晕眩起来,“疼,疼,放开我,求求你……”几近是恳求的语气。

        krist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他猛地加大了气力,singto生的单薄,近来又酗酒,身子更加的轻了。这一下子就将singto扯了起来,他摇摇晃晃地起了身。

        “跟我走!”krist将那抹心疼又收了起来,他此时只想带singto远离这个不属于他的世界。

        这样的singto,叫他觉得害怕。

         krist在前面强硬地走着,singto在后面跌跌撞撞地跟着,脑子里似乎像是闯进了几只蜜蜂一般,“嗡嗡”地叫个不停。

        “不,我不走……”singto暂时地清明起来,无力地甩着自己的手,想把那个人的手甩开。他那最后仅存的一抹理智告诉他说,这双手,永远都不会属于自己。

        krist刚想转身,他只觉得自己的手被他拉着,愈发的低了,singto的步伐也愈发的慢了下来。后来,身后的那个人便轰然倒地,险些把他也给带的倒在地上。

       “singto,singto,你还好吗?”krist吓坏了,赶紧问道。

       “我,我不走……我要喝酒,酒……”singto瘫倒在地上,像是一只不断扭动着的蚯蚓。

       “你醉了,不能再喝了。”

       “没,没醉……”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来喝酒?”krist不得不问出来。

       “你,求你,离开,离开吧……”singto断断续续地从唇舌之间吐出这几个字。

       “singto,对不起。”

       “不,我们,我们之间没有谁对不起谁……”singto似乎渐渐地醒来了,终于说出了完整的话来。

       也许,他醉的并没有那么深。

       “singto,我……”

       “krist,我该谢谢你,谢谢你,陪我演了这么一出戏……”

       一场短暂的但却如此欢愉的美梦,只是醒来之后,天有些冷,他只能自己一个人取暖。

       谢谢他,赐给他一场空欢喜。

       krist默默地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也不敢再去瞧他。

       singto看着他这样的举动,笑了笑,脸上逐渐变得麻木起来,再也没有了任何的表情。

       “我的病好了,你不用管我了,你会觉得恶心。”singto一字一句地说出来。

        这算是彻底地告别了吧。

       krist猛地抬起头,singto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就闯进了他的眼眸中,那一瞬间,他觉得singto像是已经死了,面前的人只是一具散发着臭味的死尸。

        这不是他所认识的singto,就是他当时生着病的样子,也比现在好的太多。

        krist凑近了过去,低下头,轻轻地在那张脸上落下吻,吻着他的眉目,吻着他的脸颊,吻着他的嘴角,似乎这样singto就会彻底地恢复原样。

        他还记得,singto最喜欢他轻轻地吻他。

        感觉很温暖,这是singto当时笑着说过的话。

        只是,所有的吻都落尽之后,singto还是那样,毫无生气,就这样与他对望着,相顾无言。

        krist有些怕,怕他真的就会死去,在某一刻。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singto终于开了口。

        krist愣了愣,面露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singto终于又再次笑了笑,竟然有了站起来的力气,他慢慢地行了出去,步履沉重。

        krist望着他渐渐消失在自己面前,竟不敢追过去。他无力地靠在墙上,眸子有些湿润,他有了想要落泪的冲动。

        singto慢慢地挪动着步子,一步步向前移着,这一回,他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了。

        等到了第二日日头升的高高的时候,他才走到了地方,双腿都像是灌了铅一般,再抬起来都很是困难了。

        那是一段已经废弃了好久的铁轨,长长的,长到了singto不知道它曲曲折折的,将要延伸到何处。

        他踱步走了过去,慢慢地躺了下来,躺在了冰凉的锈迹斑斑的铁轨上。

        硌得慌,他却觉得有些舒服。

        他记得,在那段日子里,他们也曾来过这里,躺在铁轨之上尽情地拥吻,吻到天昏地暗,仿佛全世界都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还有蓝天,白云。

        当时的甜蜜,虚假的甜蜜,尽数化作了苦涩,他会觉得恶心。

        他总是在想,krist的演技真好啊!骗过了自己。

        “krist,你不该可怜我的……”singto匆匆地闭上了眼睛,那些眼泪通通被他憋了回去。

         突然,贴着铁轨的耳朵传来了“轰轰隆隆”的震动的声音,singto听过这声音,他知道,这是火车要来了。

         他不害怕,也不起身,他只是觉得这声音,很好听。

         越来越近,他就越来越沉迷。

         像krist一般,是他永远也戒不掉的毒瘾。

评论(23)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