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SK】你为了多少人哭(上)

    又是一个短篇……

    脑洞来源于《你为了多少人哭》这首歌……

又是一个灯红酒绿、尽情摇摆的夜,舞池里的男男女女都有些醉了,醉的有些厉害。

     singto睁着那一双迷醉的眼眸,透过腥红的酒液,似乎瞧见了天堂一般的美好。

     只有这一个地方里,才不会是只有他那道单薄的影子在笑他。

     他喜欢这里,喜欢这样的氛围,其实说是喜欢,不如说是已经习惯了倒是更为贴切一些。

     习惯了灯红酒绿。

     习惯了渐渐地麻痹自己。

     习惯了不想回家。

     不过是忘了他想留下的那道愈合不了的伤疤。

     翌日singto醒来的时候,便觉得有阳光洒落在他的脸上,照的他睁不开眼来,照的他有些恍惚。究竟有多久了?他的世界究竟阴暗了有多久了?

     singto早已经记不起来了。

     他连忙用手挡住那刺眼的阳光,却忘记了这是他一直以来所希冀的,先前他如一棵陷入梅雨时节的树,渴求着晴天。

     后来他已不在乎了。

     他说自己已经习惯了。

     “你醒了?”突如其来的一个女声令singto晃过神来,他惊异地向着声音的来源望去,一个纤瘦的女孩向着他一步步地走来。

     singto忽然有些莫名的慌张,这个女孩,他是不认识的,也是不记得的。

      可她身上,却只裹着自己的那件衬衫,松垮垮地搭在她肩上,极为的不合身。

      她穿着自己的衣服,那么自己呢?

      singto惊恐地掀起身上柔软的被子,赶紧向着里面望了去。

      自己身上真的是一丝不挂。

     “你……我……”singto指了指她,脸上满是惊诧的神色,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问着什么好。

     那个女孩只是隐隐地笑了笑,singto看的并不是很清楚。

      半响后,singto终于问出了一句像样的话来,“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很是俗套的一句话,俗套到那女孩嘴角不由得扯出一抹的嘲讽的笑。

      “我猜你下一句话是不是要问我,我们之间有没有发生些什么?”那女孩爬上了床,凑近了过去,一点点地将singto逼到了床头处。

       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都未扣,singto只是把视线稍稍地探了过去,便能瞧见那雪白的脖颈之下隐隐约约的双峰。

       singto不由得就错开了自己的视线,眼前发生的一切,怎么都有些诡异,singto只以为是自己还没能醒来。

       他应该还在做梦吧,赶紧醒来吧!

        “怎么了?做过了之后就不敢看了?”那女生又往前爬去。

        singto无路可退,后背抵在了坚硬的床头,顿时就传来了淡淡的痛意。

        “什么?你说什么?怎么可能?”singto脑子一片空白,他不知道面前的女孩在胡乱地说些什么。

       那女孩就这样一直瞧着singto,瞧着他脸上逐渐有了痛苦的模样,眼睛也没有眨过一下,满脸的严肃。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干嘛?看你那个样子,好像是我占了你的便宜一样!”

        singto被这女孩突然的笑声又吓了一跳,他抬起眸子来,恰好撞见那女孩的一双满是笑意的眼睛。

       “所以……”singto只在意那个答案。

       “你的心里是不是有人了?”那女孩悄悄地下了床,淡淡地问道。

        singto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是最佳的答案。说是没有吗?那是骗人的。

        说有吗?他是怎么也说不出来的。他永远揪着那个人的一抹倒影,虚晃度日。

         一切,不过是一场他浩大的一厢情愿罢了。

        他曾经陪自己演过戏,让自己的自以为有了归宿,虚假的归宿,片刻的归宿。

       他还好笑地以为是会是永远呢。

       那所谓的两情相悦,不过是染了毒的,戒不掉的,假的要命的一厢情愿,依旧是他自己想的太美满了。

        他的心里,一直藏着那个人,那个觉得他恶心的人,那个他怎样还是没有办法忘怀的人。

        “你,你问这个做什么?”

        “昨天你醉了之后,一直在喊着一个人的名字,我想你爱他。”

        “不,不……不是……”singto摇着头,说道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拒绝着什么。

        “他不爱我,他骗了我,他觉得我恶心……”最后,singto无可奈何地捂着脸说道。

         已经有太久没有人听他讲过话了。

         良久之后,那女孩才开了口,“我见过你,每天都在那个酒吧里见你,你不会去舞池里跳舞,你总是在喝酒,一杯一杯地喝着……”

       听着这话,singto的心神不免恍惚起来,他是从什么时候不想回家的呢?

       片刻之后,他才想起来,就是在他与他说了分手之后。

       原来自己是想忘了他留下的伤疤,才不想回家的。

       一切的一切,原来都是为了他。

       “可你昨天晚上却喝的烂醉,醉的不省人事,不像是从前,为,为什么呢?”那女孩转过身来,望着singto。

       “我,我……”singto揉了揉自己疼痛的脑袋,这才想起来原因不过是昨天他瞧见了他和另一个女孩子甜蜜的样子。

        他有了新的恋人,真正的恋人,他不会觉得恶心的恋人,他真正能去爱的恋人。

        终于不用再演戏了,singto为他觉得庆幸,他终于摆脱了自己。

        “我们之间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那女孩率先开了口,耸了耸肩,走到了洗手间,再次出来,将换下来的singto的衬衫扔了过去。

        “你可以走了,祝你好运。”

        singto默默地套上衣服,下了床,走了两步,停了下来,他总是要说一句谢谢的。

        “谢谢你。”  

        “你叫什么?”

        “singto。”

        “我叫pair,记住了。”女孩扬了扬手。

        “好。”

        “等一下,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试一试?”pair笑着问道。

        “什么?”

        “和我在一起,或许我们都能治好情伤呢,也说不定哦。”

        “不,我,我不行。”singto又摇了摇头。

        “那好,你走吧。”pair无奈地摆摆手,笑着说道。

        singto仓惶地出了门。

评论(28)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