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SK】产房脑洞 好好说再见(2)

“恭喜了,虽然这句话有些迟了。”krist的嘴角扯出的弧度真实的令singto恍惚,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那一段匆匆逝去、已经找不回的时光 ,还有那一个没能行到终点的同样匆匆的故事。

     “krist……”singto的的嗓音愈发的干涩,“ 那,那你……“

     这话,要怎么才能说出来呢?他或许永远也说不出,只能任凭着那难堪的呢喃声在嘲讽着自己。这么久了,其实他还是没有学会。

     没有学会忘记,忘记已经不属于他的一切,眼前的这个人,那么早之前,就已经放弃自己了。

     他的心,还是那样狭窄,窄小到除了能放下那一个人, 什么也都容不下了。

     也真算是可笑与悲哀。

     “是呀,我也快要结婚了,和你一样。”似乎是知道singto想要问什么似的,krist已经笑着答了出来。

     singto脸上的表情齐齐地僵住了,似乎身子也像是裹上了冰雪一般。其实,又有什么好惊讶的呢?这已经是他的第二个孩子了罢。

     两年前最难熬的时候,他都硬撑了过来,现在,想来也不会有什么的了。他应该依旧能笑着为他道上一句祝他幸福,宛若两年前一般,宛若刚才的他一般。

     他是一尾鱼,甘愿在他布下的那锅滚烫的热水中流尽了眼泪,只要他能在他的眼波中慢慢死去,就已经很好了。

     飞蛾扑火,刀口噬蜜,不过是因为一个爱字罢了。

     “那很好,很好了……”singto急忙在脸上摆出最恰当的神情,来回赠给krist。

     “是呀,很好,我们都一样,都做了爸爸。”krist攥紧了双拳,逼着自己还在笑。

     “krist,我没,没……”singto刚想开口解释,却在那一瞬间失去了解释的理由。将错就错,多好,或许,krist也不会嘲笑自己了。

     “没有什么?”krist眯起了眸子,眼里有了一丝精光。

     “没什么。”singto慌张地摇头。

     “等我结婚的时候,你一定别忘了来!”那抹精光悄悄地消散,他望着他的眉目,一字一句地说道。

      singto愣了愣,半晌后,才艰难地说了一句好。

      突然,走廊内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内,krist思虑了好久,终于开了口,满面都是痛苦的模样。

      “singto,当年你为什么不要我了?”他,他终于敢问出来了。

      singto面上愈见错愕,“我,我……”

      要怎么解释从前的事情呢?又要怎么才能解释的通呢?singto又有多想krist能永远别知道那些所谓的真相。

      有时候,被蒙在鼓里的人,相比起来,是比那些每时每刻都被那真相所伤害的人,显得是那样的幸福。

      所以,他宁愿,他的kit就这样幸福下去。

      多好啊!

     “你怎么了?说啊!”krist愈发地恼怒,一步步将singto紧逼到了墙角处,他们两个人的距离不过半拳,singto似乎还能听见krist那暗暗咬牙的声音。

      他生气了,他似乎真的很生气,可是,这一切都能怪他自己吗?singto悄悄地垂下了首。

      “你说话啊!“krist已经扬起了手,覆上了很重的力气,将他的下巴抬了起来,逼迫他,四目相对。

      然后,singto看见krist的嘴角慢慢的咧开,他似乎是笑了。

      “我怎么能忘了呢?你已经结婚了,这个理由多好啊!足够你抛弃我了……”

      然后,singto听见了krist的笑声,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些苍凉。

      “不是,不是……”singto匆匆地摇起头,他知道,krist已经完全忘记了。

      “那是什么?是什么?”krist此时像是一个想要争夺糖果的孩子,他是那样急切地询问。

      “krist,你同我一样,也要结婚了,是别人的丈夫了,也是别人的爸爸了……”singto多想凭借这样的话,来让krist醒悟,醒悟他们两个,无论怎样,也是不可能的了。

      krist捏着他下巴的手僵了一僵,然后下一秒,singto就觉得怀中一阵温软,krist已经伏在了他的肩头。“你知道吗?当时你走了之后,我有多害怕……”

      “一片黑暗,那么黑,像是要吃了我一样。我害怕,黑中还有血,热乎乎的血,是你的血,你死了,死了……“

      “我要被吓死了……”

      krist那一句接着一句的呢喃在singto的耳边清晰地传来,singto的身子渐渐地僵住了,便是心跳,似乎也停止了,尤其是听到krist嘴中的那个”血“字,身子愈发地冰凉。

      小腹上的伤口似乎又有了隐隐的痛意,一片潮湿,吓得singto赶紧推开了面前紧紧相拥的krist。

      他这才发现,那不是汹涌流出的血,而是冷汗,被他惊起的一身冷汗。

      singto向前望去,只见krist眸中满是迷茫,涣散的眼睛,令singto更是害怕。

      “没有,从来都没有血,krist,别想太多了。”

      “singto,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的脑子像是坏掉了一样,总是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可我怎么也都想不起来……”krist一面说着,一面用手使劲地捶着自己的脑袋。

      “别,别这样……”singto速速地上前,拦下了krist的动作。

      “不用你管……”krist一把打下了singto的手,打的他的手发出了难忍的热意,似乎快要肿起来了。

      “fa的家属,fa的家属在吗?”产房中走出一个护士,匆匆地叫道。

      “我,我在!”krist赶紧迎了上去。

      “产妇的情况不太好,产妇让您进去,她有话跟你说。”

      krist匆匆地向后瞅了一眼,却只是瞧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好,我进去。”

      singto无力地后退了几步,瘫倒在了刚才krist坐过的椅子。

      良久之后,krist慢慢地行了出来,步子缓慢地迎着singto的目光走到了他的面前,无声地对望了半晌之后,singto终于开了口,“她,她还好吗?”

      话音刚落,krist也开了口,“她没事,我许给了她一场婚礼。”他重重地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这下,我真的是要结婚了,希望你能来参加。”

      “好。”singto没有再发愣,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谢谢。”krist汲着残败疲倦的步子转回了身。

      一滴泪瞬间悄然滑下,krist环住了胸,觉得有些冷。




      大家中秋节快乐啊!

      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个短篇,不出意外的话……

       

评论(2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