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42)

krist刚刚出来的时候,走了没几步,就看见god携着满面的担忧,正在止不住地四望着。

     krist这才把脸上那嘲讽的笑意尽数收了回来,快步的靠近了过去。

     god一转身就望见了向着自己走来的krist,他突然就叹了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终于缓缓下坠。“krist,没事吧。”god也匆匆迎了上去。

     “没什么。”krist摇了摇头。

     “那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krist的脸上生起为难的神色,他又轻轻地摇了摇头。

     他要怎么跟god说呢?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god知道这一切。

     god见到krist这副情景,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苦涩地笑了笑,“没事,不想说就算了。”

     krist的嘴唇动了动,半晌后,糯糯的声音终于溢了出来,“god,我好像变坏了,变得像是一个坏蛋一样,怎么办……”

      面前的krist已经埋下了头,god不用细想便知道他此时面上溢满的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神情。

      他垂下头颤抖着的身子闯进他的眸子中,他现在真的好想抱一抱他。

      但是,他却不能,他只是强逼着自己笑了出来,极其容易地笑着摸了摸他那毛茸茸的脑袋,“没事的,没事的,你没有变坏,是他太坏了。”

      krist僵硬的身子终于有了一抹的暖流悄悄地划过他的心间,他抬起了头,望见了god那温润的笑意。

      “你还是从前的那个你啊!”

      “god,谢谢你。”能对god说出的话也只有这一句了。

       谢谢他,真的很谢谢他,谢谢他总是在自己最无助迷茫的时候,像是一束光一般,照亮自己。

       只是,他的一腔神情,他注定是要辜负了。

       krist眨了眨眼睛,下一秒就听见了god那似乎夹杂了些淡淡失落的话语,“没关系啊!永远都没有关系的啊!”

       活动开始之后,krist就躲到了一个角落之中,悄悄地等着活动的结束。 

       nine一上场的时候,god就发现了他的腿脚似乎有些不方便,仿佛他的每一步走来都僵硬的很,细细看来似乎他的脸上的轮廓已经染上了浅浅的隐忍。

        这就是krist刚才的战果吗?god忍不住地勾了一下嘴角。

       “P'nine的腿是不是受了伤?”god故意上前问去。

       “我没事,我很好。”nine咬着牙将一字一句地蹦了出来。

       “那就好,这场活动很重要的我们千万不能出任何差错的。”

       “我知道。”更是忿忿的声音。

       “那P'nine,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nine匆匆地叫住了他,“krist现在是住在你那里吗?“

       god慢慢地转回了视线,淡淡地说了一句,“这与你无关。”

        singto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不是他最后记忆中的漆黑夜色了,屋子终于已经亮堂起来了,天终于晴朗了。饶是阳光明媚,却没有半分暖意。

        singto的身子已经被那身下的地板砖染上了寒意,僵硬的没有一点知觉。

        他还是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脑子里笼了良久的宿醉终于消散,渐渐清明起来。只是却还是痛的厉害,不住地散出一股脑的热意来。

        光着脚走去卧室的时候,脚步声沉重的让他错以为自己已经死去了。

        寂静的让人有些害怕。

        刚行到床边的时候,singto就瞥见了床头边的那个药瓶,他皱了皱眉,那隐隐约约的记忆开始浮现于他的脑海中,似乎与他的每一根神经都在死死地纠缠着,搅得他顿时又觉得痛不欲生。

        他没有再犹豫,拿起药来,一仰头就咽了下去。

        却怎么都觉得这味道似乎熟悉的很,像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他最终完全化开了,苦涩难忍的味道。

        却怎么也都记不起来了。

        他只记得那怎么也忘不掉的那几句话,还有那个拖延滞后了一年的问题。

        是时候该问个清楚了。

        之前,他在krist的家门口,等了一天,想要去问个清楚,可krist却一字一句地跟他说,他爱的是nine,他不爱他,他要跟他分手。

        他的面上很是冷淡,便是连一丝悲伤的情绪也没有,似乎他一直都在等,等着这一天的来临。

        可是,为什么?他已经不敢再去问清楚了,krist也没能给他这个机会。

        留给自己的只是krist那个从未有过的决绝的背影。

        他也不敢去问nine,一是他不想再见到他,二是他也怕,怕得到的理由是他们两个人两情相悦。

        还是不问的好,在爱情面前,再多的不甘与疑问,通通都败给了逃避,不顾一切地逃避。

        他呆呆地拿起手机,找到nine的号码,想要拨过去。

        突然,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singto顿了一顿,听出这是开门的声音。

        他立即从床上行了下来,未曾来的及他啦上鞋子,就匆匆地跑了出去,步子还有些跌撞。

        可又怎么会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呢?是一场空欢喜的梦,可他的梦,从来都未成真过。

        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他瞧见的是nine的一张脸,他面上的所有情绪都落了空。

        他不想见他,却不得不见。

        “P'singto,你醒了?身子好些了吗?”nine伸手关上了门,走了进去。

        “你怎么会有我的钥匙的?”singto这才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呃……”nine开始变得结结巴巴起来,要怎么说呢?说他其实一年之前就已经有了他的钥匙?对了,他一年之期就用这钥匙进了singto的公寓,还看到了krist为singto做的最后一顿晚餐。

       不丰富,桌子上就只有一个煎的极其不好看的鸡蛋,但却摆的端端正正的,就连碗筷也已经摆好了,只有一双。

       但是却已经凉了。

       桌子上还有一张写的歪歪扭扭的字条。

       ——从前都是你为我做饭,如今,我为你做了一次,最后一次。不好吃,我知道,但你一定要吃,求求你。

              然后,再见。

       是krist写的,决绝的道别之中却是那样的缱绻情深。

       nine勾起了嘴角,笑着将那难看的鸡蛋扔入了垃圾桶之中,又把那纸条撕的粉碎,出了门之后随风一扔,毫无踪迹。

       瞧他做的多好。

       “我昨天来看你,看你病了,就多配了一把钥匙,想来看看你。”nine恍惚之间找到了理由。

       “把钥匙给我,我不想别人有着我家的钥匙。”singto向前走了几步,伸出手去要。

       nine红着脸把钥匙递了过去,是呀,他在singto心中,永远都只是一个旁人。

       唯一的关系便是自己是他养父母的孩子。

       “nine,我有事情要问你,一年前的事情。”singto接过那钥匙,没有半分犹豫地问了出来。

       nine的身子不可抑制地动了动,他的心跳的有些厉害,他要问他些什么?他又知道了什么?

       “P'singto,你,你要问些什么?”

       “一年前的那个晚上,你和krist到底发生了什么?”

       “哪个,哪个晚上?”nine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他其实已经很是明了他要问的是什么事情。

       “你应该知道的。”singto对上他的一双眸子,掷地有声地问道。

       “我,我不知道……”

       无端的恼怒溢满了他的心头,他几步就行到了nine的面前,狠狠地掐住他的脖子,几乎是恶狠狠地说道,“我只想知道,想要一个真相……”

       nine所有的思绪都断了,有些恍惚,也许是因为就快要喘不上气来了,从来都熟悉的P'singto变的不再熟悉起来,一直温顺的人,变成了一头只在他面前厮喊的发怒的狮子。

       nine的眸子有些湿润,他好想落泪,好想哭起来。

       只是,他却依旧嘴硬着,用着破败的声音,反驳着,“我,我不,不知道……”


由于一会儿就要出发去火车站,所以只能匆匆地写到这,等我更新吧,如果我国庆期间还这么勤快的话……

评论(3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