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41)

”怎么,找我有什么要说的?”krist坐在后台的一个房间中,翘着二郎腿,极其的漫不经心地问着。

      nine望着这样的krist,有些微愣,如今面前的这个人,怎么都与曾经他记忆中的那副模样重叠不起来。

      他真的是变了。

      nine晃了晃心神,有些不安地说道,“krist,去看看P'singto吧,他病了,病的很厉害。”

      krist面上似乎没有一分一毫的波澜,只是也许nine都没有察觉,那两只不断摇晃的腿,在他的话音刚落的时候,有了一瞬间的停滞。

      但仅仅是一瞬间罢了,时间短的可以令人忽视这一切。

      krist便在nine的灼热的注视之下慢慢地起了身,唇角边生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来,“所以,我为什么要去呢?”一字一句,充满着嘲讽。

      “P'singto他想见你。”nine微微地垂下了眸,就这样说出了他最不想说出的话来。

      “呵,可是,我不想见他。”krist说出的每一个字似乎都被风雪浸透过,溢出冰凉的无情来,没有任何的温度。

      “krist,你……”nine一下子就被krist噎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我怎么了?”krist绕过了nine,一步步地走到化妆台面前,手指轻轻地抚过桌子上的那杯不知道谁放在这里的猩红色的酒。又再次淡淡地开了口,“怎么?我不顺你的意了?你是不是又想把我囚禁起来?”

       nine被这样的krist有些吓住了,这样的他,可能他再也掌控不住了。nine迷茫地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

       他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拿krist怎么办的。

       krist终于转回了身,一步一步地行到了nine的面前。

       “只是,没有可能了,我再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了。”krist的眸子紧紧地盯着nine那一张不知道该说是什么样子的脸,眉目之间都生起了笑意,仿佛他说的只是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可,他的眸子里的色彩却全部都是狰狞。

       那样纯善的笑容,却也是那样骇人的眼神,nine愈发的恍惚,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人究竟是天使还是恶魔。

       但nine记得,他从前是天使的。

       singto同自己说过,他说他,是他最爱的天使,是他生命中最好的礼物。

       往事回现,nine愈发痛苦,他眯了眯眸子,嘴中的话有了恳求的意味,“求你,求你,去看看他……”

       krist勾起嘴角的弧度悄悄地浅了起来,也许是因为nine对singto那满腔爱意和深情,他明明之前就知道nine爱着singto的,只是他从来也没有想过会有多么的深切。

       他匆匆地又走回了刚才的那个化妆台面前。

       “求我?你也会求我?你要怎么求我?”嘲讽的声音在这间窄小的房间里回响起来。

       “你想我怎么求你?”nine定了定心神,攥紧了双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来没有一丝的喜悲。

       krist轻笑了两声,他慢慢地端起桌上的那杯酒,沿着同样的道路,决绝地再次走了回来,杯中的酒晃动起来,那样刺眼的红色似乎更加的妖娆深重起来。

       krist猛然想起那一天,冰凉的地上他不断流出的血。

       “你想喝酒吗?”krist又端高了几分手上的酒,猩红的酒在nine那不明意味的脸上笼下了令人窒息的阴影。

       nine摇了摇头。

       眼神余缝之间,nine似乎是瞧见了krist那愈发残忍的笑容,他的心猛地颤了颤,还未反应过来,脸上已经被那突如其来的液体泼湿了。

       腥甜的气味顿时在他鼻尖萦绕开来,他的眸子都被打湿了,那液体顺着他的脸颊渐渐淌进了他的脖颈之中。此时的他,一定是狼狈的很的吧。

       他慢慢抬起头,只见krist手中的杯子已经近乎空了,只剩下几滴残液。

       昏暗的灯光之下,面前的人似乎已经成了一个恶魔。

       nine重重地吸了一口气,嘴中却似乎漾满了腥气。

       “你忘了吗?这样的事情你也曾经对我做过的。”krist那轻轻的声音又飘了起来,“我只是把你对我曾做过的,一件件讨回来罢了。”

       话音落下的时候,krist握住杯子的手就悄悄松开了,任由那杯子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却难听的声音。

       “krist,去看看singto吧。”nine松开攥的紧紧的拳头,伸出手一下下抹去脸上的酒。

       “要不 ,你跪下来求求我?也许我会改变主意。”

       “你说什么?”

       “不跪就算了。”krist绕过nine,双脚踩在那碎裂的玻璃上,“咯吱咯吱”的。

       nine此时的脑海中满是昨夜singto那痛苦的样子,“等一下!”nine有些慌张,似乎是生怕krist就这样走掉。

       “你想好了?”

       “是,我跪。”

        krist听见身后传来细微的声响,似乎也夹杂着刚才同样那“咯吱”的声音,他似乎也听见了nine那故意压制住的闷哼。

        krist回头看了看,他果然是跪下了,跪的端端正正的。

        为了他所谓的爱情而跪,真的是个痴情的人。

        krist轻笑了一声,如此一对比,倒真的显得他那一年来对singto的爱不那么热烈呢。

        “krist,你比不过我的。”虽是万般疼痛,痛的他几欲不能开口,但他的声音还是一字一句地打在krist的心上。

        “我不需要去比了。”krist的声音听来极其的放松,他渐渐地靠近跪下来的nine。

        “你知道吗?”krist捏住了nine的下巴,不容许nine垂下头来,“我对他说,我爱的是你,从来都是你,一遍又一遍地说。”

         nine的脸色猛地苍白起来,所有的思绪一齐都断了线。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昨夜P'singto是那样的厌恶自己,说再也不想看见自己,也是一遍又一遍地说着。

         “我觉得,这样真有意思,挺好玩的,是不是?”krist紧紧地捏着他的下巴捏的自己的手都有些痛了。

         可是nine却什么都没有说,像是感觉不到什么痛意一般。

         krist顿时觉得有些无趣,一把放开了对他的禁锢。

         不过,这种报复的快感,却令krist觉得无限痛快与欢喜。

         这真的是最好的报复,远远超过了身体的伤害。一个人,若是身体受了伤,终究还是会好起来的,可他的心若是受了很重的伤,活着也便像是死了一般,不,远比死还要痛苦千万倍。

        这才是最精明的报复,感谢nine还爱着singto,感谢singto还爱着fufei,感谢他从来都不爱nine,这才让krist可以彻底地去伤害nine。

        谁叫他从来都深爱着singto呢?谁叫他还是这般痴情?

        原来,兜兜转转的四个人的纠缠之中,只有他自己学会了半路中放弃。拂袖而走,免受痛苦的伤害,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

        krist只恨自己没能早些明白。

        原来,爱的威力真的有这么大,能让一个人携恨肆意破坏,也能让一个人流着泪缴械投降。

        他怕了,他累了,他投降了,这样不好吗?

        这样真的是最好不过了。

        当krist缓缓站起来之后,nine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样,那你可以,可以去看看singto了吧。”

        krist的身子也随着这话僵了一僵,“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去看的,这不过是对你的报复,不是对你的承诺。”

        krist不想再待在这个幽暗狭小的屋子里,他的手触及把手的时候,他忍不住停下来,“他死了也与我没有关系,你不必再来找我了,我觉得烦,你们都烦。”

        “对了,我想告诉你,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呢!” krist的脚步声慢慢地响了起来。

评论(2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