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40)

nine找了一晚上,也没找到krist的踪影,他不知道他又躲到了哪里。仿佛像是那一天,krist从那间一直囚禁他的黑室里逃脱的那时候,nine也是找了许久没能找回他。

      后来也只得作罢,他逃了便逃了吧,也掀不起什么大的风浪来。他是怎么也逃不回泰国的,nine那时候便没有再继续寻下去了。

      krist这个人怎么这么擅长躲藏呢?nine想着想着,胸中郁结的那口闷气就尽数堵在了心中,他恼怒地捶了一下面前的方向盘,车子突然发出极其刺耳的喇叭声,nine被吓了一跳,脸上的怒气这才慢慢的消散。

      他突然转了个方向,直接回了自己的家,没敢再去singto的公寓。

      凌晨的时候,singto就迷迷糊糊醒了过来,额头上冒出的滴滴冷汗将他的整张脸都打湿了。他忽然觉得好冷,冷的他整个身子似乎都变成了一块寒冰,没有任何的知觉。

      可他还是穿着单薄的衣服慢慢地行下了床,没有声响地走到窗户面前。双手刚推开窗子的那一瞬间,阵阵的似乎携着冰雪的寒风就无情地吹进了他的衣裳之中,满身的黏湿的汗忽尔之间就不见了,裹去了他身上最后的一丝温度,吹得他好痛快。

      他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似乎还残存着的醉意也一并被风吹散了。他好像醒了过来,只是还在病着,身子还有心都病的厉害。

      他又想起今早看见的那个本子,想起上面krist曾写下的一字一句。

      ——因为他说过他最喜欢听我的声音。

      尤其是这一句,在当时singto那句晕的像是一团浆糊一般的脑子中久久的萦绕着。

      这还是他们一年前交往的时候,singto捧着他的脸,望着他的眼说过的甜言蜜语,即便是现在,singto还一直记得那时候的krist羞红了脸点头的模样。

      当时他们曾经是那样的美好,可是现在,不过是一年的光景,他们之间,怎么会走到如此了?

      曾经那似是沾了蜜糖的回忆,难道都是假象?都是一场无端的梦?

      为什么会分手呢?singto的脑子转的有些慢,半晌后,他才记起来,是那一天,恐怖的一天,他看到了krist和nine假戏真做的消息,还附着一张那样极其旖旎的图片。

      singto不信,他怎么能相信呢?明明前一天,krist还窝在自己的怀里,与自己亲吻。

      他跌跌撞撞地去了krist的家,在他的门前从阳光明媚等到了繁星漫天,却只等来了他的一句,“我不爱你了。”

      一个转身之后,他听见了他说出了分手。

      怎样的哀求挽留,krist都没能转过身来在看他一眼。

      然后,他退出了演艺圈。

      他是那样的恨着krist,恨他玩弄了自己的一颗心。这颗心封闭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有勇气为他敞开了,可他却无情地把它关的紧紧的。

      然后,在那场滚滚燃烧的大火之中,他没有想过也会瞧见他。然后,他却先救了fufei,fufei已经晕了过去似乎再在火场里多呆上一秒都会立马死去。而他只是淡淡地瞧着自己。然后,当他再进火场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被nine救了出来。

      他不愿意再见自己了。

      然后,他说他要出国。

      后来,他死了,死于飞机失事。

      时间流淌至此,singto都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到底是谁辜负了谁?

      他没有死,再遇见他的时候,他却住在异国他乡类似于贫民窟的地方里,却怎么也不肯开口说话。

      开口之后,声音竟是那样的沙哑,再不似从前那样动听。

      他用言语说着他爱nine,却在笔下写着对自己动了情。

      他还写着自己的翅膀断了,写着自己已经不会飞了。

      过往的所有记忆都在singto的脑中匆匆地过了一遍, 他隐隐觉得不对劲,从前那颗被悲伤裹得严严实实的心终于裂开了一道缝,krist是不是有苦衷?

       krist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他从前却不知晓,而且竟然是分毫未察。也许果然是恨意已经蒙蔽了他的一双眼睛。

       singto的身子已经被风吹得毫无知觉了,他的眉目之间满是用尽所有的词汇也无法形容半分的神色,夜空中瞧不见一颗星星的踪影,没有一丝光能为他照亮前行的路。

       他的世界一片漆黑。

       翌日,god果然带着krist出席了活动,不过,krist也没想让别人认出自己,他戴着帽子,又戴上了口罩。而god对外只是说他是自己的工作人员。

       nine虽然昨夜未得好眠,却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参加了这场活动。

       “god,听说你又打算接下那部剧了?”看到god之后,nine没有任何的犹豫,就靠了上去,笑意盈盈地问道。

       god眉目之间的笑意似乎比对面的nine还要深上几分,“是呀,我才发现,剧本还不错。”

       “原来是这样啊!果真是我自己想错了。”nine又笑了笑。

       “P'nine是怎么想的?”

       “我还以为你想逗我玩呢!”   

       “怎么可能呢?我这不是还想给P'nine你推荐一个剧本呢吗?这个剧本是真不错!”

       “哦?什么剧本?”看着对面god那无比真诚的样子,nine不禁起了一些了解的兴趣。

       “讲的是一个人为了求而不得的爱情,不择手段,甚至还将情敌囚禁起来的故事。怎么样?是不是挺不错的?”god向着nine靠近了几步,伸出了头故意含笑问道。

        nine整个人都被笼在god那被灯光打出的淡淡阴影之下,忽然有些心生胆颤,他微微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东张西望起来,怎么都觉得god这话里有话,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

       “这剧本确实不错。”

       “对呀!”god笑着向后退了两步,“我觉得P'nine一定能把这个变态演的很好的,所以我推荐了你。”

       “呵呵……”nine无力地应承着。

       “不过这个变态一定没什么好下场,到了最后什么也得不到,白白地招人厌恨。”god转了身,笑着对身后的krist再次开口,说出的话满是无所谓的样子。

       krist就这样冷眼地看着nine的神色变得愈发错愕,似乎都有些站不稳了。他心生痛快。

       nine的脸色顿时间都苍白了,同样苍白的告别的话匆匆地从他的唇舌之间溢了出来,他僵硬地转过身去,急促地去了别处。

       他同样也是一个善于躲藏的人,谁又不是呢?

       待他站在别处的时候,他这才定下了心神,开始觉得不对劲起来,god刚才的那一番话不仅仅是想给自己推荐剧本的,他说的那些事情他是这样的熟悉,只是他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呢?

        难不成,难不成krist现在与他住在一起?

        nine又匆匆地返了回去,走到god的身边,“krist是不是在你那里?他在哪儿?我要见他,有事情跟他说……”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你别装傻了,快说,快说他在哪里?”

        “别问了,我就在这里。”krist摘下了自己的口罩,慢慢地走上前。

        “你,你……”nine望着面前突然出现的krist,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是说有事情跟我说吗?正好,我也有事情要找你说。”krist淡淡地开口。

        “好。”nine有些恍惚地应道,开始挪动起步子来。

        krist跟了上去,没有忘记回头对着跟在自己身后的god说,“god,不用为我担心,没事的,我自己就可以。”

        god虽然有些担心,望着krist的满面笑意,还是停下了步子,静静地等着。


        有种分分钟想结局的感觉……

评论(2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