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39)

nine刚扶起singto的时候,就闻到了他身上那有些浓烈的酒味,他不禁皱了皱眉,望着地上瘫倒着的singto,心里满是悲痛。

     他的singto,他爱了这么多年的singto,他一直放在心底的人,如今怎么会变成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应该是为了刚刚离去的那个人而买醉吧,nine稍稍地眯了眯眼,将那眸中那无人会为他擦去的泪水重新憋了回去。他没想到,已经过去了那么久,singto还是爱着他。

     他也没想到,singto对他的爱,竟是这样的缱绻深情。

     他果然没有猜错。他的P'singto那时候真的已经不爱fufei了,可他之前一直为着她,把自己的心门合的严严的,一道裂缝也都没有,不准任何人走进去,包括他自己。

     可是krist怎么就会成为了世间上的那个唯一的例外?

     他怎么能甘心呢?他宁愿singto爱着的一直都是fufei,这样他就有了自我安慰,不,是自我欺骗的理由了。

     他可以对自己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去说,说是因为自己同singto一样,都是男生,只是因为这样,他的singto才会看不到自己,才会只拿自己当做朋友甚至是兄弟。

     多么可笑啊?

     就在nine已经渐渐接受了这样有些可笑又难堪的自我催眠之后,krist就这样恰好就出现在了他们两个人的生命里,宛若一个天使一般,美好的有些吓人。

     nine就这样冷眼着看着他们越走越近,看着他们两个人慢慢确定了关系,看着他们两个人那样的亲密,仿佛是世间最相爱的一对情侣。

     他这才觉得自己被singto骗了,骗的好惨,原来他是可以爱上别人的,原来他也是可以爱上男生的。

     所以他才会冒着被察觉的风险把那囚禁了多时的fufei放出来,愿意就这样一错再错。他什么也不想管了,他只求singto能别和krist在一起。

     他知道自己太过于疯狂了,只是他也无可奈何。

     他只是想用着fufei这个棋子来拆散他们两个人。

     他觉得若是没有singto,或许他也会爱上krist的,这谁又能说个清楚呢?只是终究不可能了。

     他的面上泛起阴戾的神色,只是当他目光触及到singto的时候,又一瞬间柔和了起来。

     “P'singto,P'singto,你怎么喝醉了?我们起来吧。”nine在他的耳边不住地轻声细喃。

     “我,我才没有,没有喝醉……”怀中的那个人嘟起嘴,摇了摇头,断断续续地溢出反驳的话来。

     nine的嘴角渐渐勾起,“好,好,你没有醉,我们先起来吧,地上凉。”singto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不,我,我有罪,我,我对不起他……”怀中的人又动了动,不住喃喃的话语已经沾染上了哭腔。

      nine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滚烫的液体已经一滴滴的沉重地落在了nine的掌心里。

      几乎是在那一瞬间之内,nine似乎什么都明白过来了,他嘴角的弧度顿时就消失了,他的心跌坠的很快,像是坠进了寒冷的深渊之中。

      “你有什么罪?”nine定了定心神问道。

      “他不信,不信我,是我的错,我的,我的罪……”singto抬起头来,满面都是痛苦的神色,眼泪落得更加的凶了。

       “别说了,别说了,P'singto,我们起来吧……”nine别过头去,不想再听下去。

       “你是,你是谁?”singto的双眼愈发迷蒙起来,他不认得眼前的这个人。

       “P'singto,你说什么?我是nine啊!” nine被singto的这一句不甚清醒的话吓住了,急忙地开口。

       “nine,你是nine……”singto重复了一遍,话音落下的时候,他面上渐渐生起了不耐的模样,“你给我走开,我不想见到你。“singto的手上突然有了一股很大的力气,一下子就推开了面前的nine。

        推得nine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发出极响的声音,他的双膝顿时就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

        singto却像是没有见到一般,他摇摇晃晃地站起了身,嘴里还在一个劲儿地嘟囔着,“离开,离开我的世界,我不想,不想再见到你,你可不可以,离开……” 

        nine挣扎着想要起身的动作立马僵在了原处,再次重重地倒在了地上。singto酒后说出的话太伤人,他醉了,真的是醉了,醉的把他当做了厌恶的旁人。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nine这样宽慰着自己。唯有这样,他才能觉得自己还可以继续活下去。

       可是,深爱着的人却把那一颗他从来也得不到的心完全地交给了别人,他又该怎么存在呢?

       只有这样一直自欺欺人着,nine才能觉得自己还能活得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也许,折磨krist是他唯一仅剩的乐趣了,折磨他心爱之人的心爱之人,是很有意思的。 只是他再怎么凌虐他,用着怎样残忍的手段,他都不会发出任何的声音,哪怕是一句闷哼,都不曾有过。

       自己只是毁了他的声音,他却再也不开口了,当真是个决绝的人。nine每次都会险些以为他已经哑了。

       singto跌跌撞撞地走了没有两步,脑子愈发地虚晃起来,便再也支撑不住了,“咚”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nine匆匆地就行了过去,满面都是担忧的神色,“P'singto,你还好吧?”

       “你滚开……”singto无力地拂着nine的那双将他禁锢地好狠的手,却没有任何用处,他的眼前krist那张脸已经愈发的模糊,渐渐地被黑暗所吞噬。

       最后,他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了。

       nine慢慢地将singto扶了起来,扶到了床边,轻轻地给singto盖上了被子。

       他默默地坐在床边,就这样默默地看着满面苍白的singto,“冷,好冷……”singto又开始轻喃起来,脸上布满了痛苦的表情。

       nine又开始紧张起来,觉得singto不是因为醉酒才晕倒的。他赶紧起身,摸了摸singto的额头,烫的有些吓人。

       nine匆匆地从冰箱里拿出冰块,为singto轻轻地敷在额头上。他又找出了退烧药,只是singto怎么也不肯听话地吃下去,倒是吐了他自己一身。

       nine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为singto慢慢地擦拭着污渍。

       “krist,krist,krist……”singto的双唇又开始不安地蠕动起来,朦胧的声音,nine听得有些不甚清晰,连忙把自己的双耳贴近了过去。

       听见的却全是那个他最恨着的名字。

       nine端着药的手僵硬的宛如一块坚硬的石头,“P'singto,吃药了,吃药吧……”nine有些慌张地说着,似乎是想掩去singto那字字句句的呼唤声。

       只是却还是在停顿的间隙之中听见了singto对他的满满的爱意。

       nine狠下了心思,所有的事情都被抛在了一边,他决绝地含着那苦涩的药,双唇紧紧地贴向了singto那没有血色,一直蠕动着的唇。想把这药渡进singto的嘴中,其实更是像堵住他不想听到的那个名字。

       唇上突然有了陌生的触感,singto那迟钝的脑子忽然一下子清明了起来,他猛地睁开双眸,瞧见的却是nine的那一张离自己这么近的脸。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生出的力气来,他猛地推开与自己双唇相对的nine,微微地坐起身,毫不犹豫地就扬起了手,狠狠地拂过nine的半面脸。

       这声响大的连singto也被吓到了,“你,你做什么?”

       nine愣了愣,顺势地捂住了那面疼的厉害的脸,“P'singto……”那片药已在他的嘴中完全化开,嘴中溢满了苦涩难闻的味道。

       却始终也比不过他此时那颗心溢出的苦涩半分。

       他的脸应当是肿了,热的厉害,果然,这药没有什么用处呢。

       singto的脑子乱的很,他有些恍惚,重重地倒在了床上,“krist,krist……”他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目光涣散地一个劲儿地喊道。

      “P'singto,我把他给你找来,你是不是就愿意吃药了呢?”nine笑的有些勉强。

      “krist,krist……”

      回应他的只有那一个不会停下来的名字。

      说的有些累了,krist困得只想睡觉,他只记得自己最后应该是关上了录音机。

      god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krist趴在桌子上睡觉,他不舍得将他唤醒,指示器悄悄地走了过去。

      目光被他旁边放着的那本笔记本上krist的字迹吸引,god开始悄悄地翻阅起来。每读过一句,每翻过一页,god觉得自己的心就被揪的越紧。

      krist究竟在这生死不明的一年中经历了些什么,又是怎样的回忆才使得他写下这读起来是那么绝望的话。

      god忽然想起来,krist曾经跟他说想要去报复nine,说他们爱着同一个人。   

      难道,难道……

      krist睡着的时候,便觉得自己的耳边一直传来哗哗啦啦的声音,扰的他睡不好觉。

      他悄悄地醒来,醒来却瞧见god站在自己的身边,认真的在看着自己的日记本。

      “你回来了?”krist揉了揉眼睛。

      “你醒了?”god被吓了一跳,连忙把那个本子放了下来。

      “krist,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看的。”

      “没事。”krist只是默默地合上了它。

      god蹲了下来,对着krist那张还有些惺忪的脸问道,心疼地问道,“能不能告诉我,这一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很好啊!”krist艰难地扯出了一抹笑意。

      “你在骗我。”god一字一句地反驳着。“告诉我,求你了……”

       krist垂下了头,半晌后,才淡淡地开口,“我被nine囚禁了一年,我的声音被他毁了,这一年他不断地给我注射着精神药物。”

       god愣了愣,一瞬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还以为我会死掉呢!”krist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深了,“谁知道我还能说话,只是声音,实在是太难听了……”他无奈地摆了摆手。

       不在意的样子被他装的很像。

       “没有,没有……”god握着krist那冰凉的手,一直地摇着头。

       “所以我要向他报复呀!”krist笑的眸子都有些湿润了,只是他一直在闭着自己强忍着,他不想再脆弱下去了,尤其是在god面前。

       “我们一起,一起好吗?他不会有好下场的。”god攥得愈发紧了,他只是想焐热他的一双手,让他觉得温暖一些。

       “好。”krist重重地点了点头。

       “明天,我们就一起,要他好看。”

       “好。”再次点头,krist的心中终于有了一抹期待,这份期待,他真的等的太久了。

       从前的他,一直心如死灰,已经忘了含着期待会是什么个模样。

打个广告,《待到他年彼绿》还剩下最后的一本,这是链接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8206664523

评论(34)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