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38)

   惊喜不???快要累死了……

   但是这一章是从前的事情,下一章,暖要和神哥一起组队了……

krist笑着从singto的公寓中离开之后,并没有急着回god的公寓,而是一直向前走去,凭着自己那惨淡的记忆七拐八绕地寻找着。

     他应该还记得大致的方向,那一日,他曾和singto手拉手走过的每一条路。

     终于,他一步步地走到了熙熙攘攘的闹市之中,同那日一样,鼎沸的人与车的声音,吵的krist头依旧有些疼。

     当他抬起双眸的时候,他寻了多时的那家商店终于闯进了他的目光之中,他果然已经记不太清它的模样了。

     他迈着坚决的步子行了进去,又是良久的寻找之后,他才在一家小小的商铺的角落之中发现了它的踪影。真的有些难找,krist知道,现在它已经鲜有用处了。

     没有多少人再需要它了,可是他需要,特别需要。

     —— 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录音机。

     找god借钱的原因也便是因为此,手中的笔记本开始变得沉重起来,他慢慢地掀开那一页,被墨水洇湿的比那浓重的夜色也不逊色几分的那一页。

     他觉得,他以后可能没有办法再往那个本子上一笔笔地描绘着自己的心事了。

     近来,他总是困得不像话。还未写上几句话的时候,笔尖已经在雪白的纸上画出了一个实心的圈了。

     所以,他才想出了这个蠢笨的办法,固执地想用录音机录下自己的每一句话。用着那难听的语调,一字一句地诉说着从前的往事。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固执呢?

     他想,等以后,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的时候,他就把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都送给singto,让他好好听一听。且不论他会不会对自己抱有一丝一毫的歉疚,单是这样难听的声音,便足以算是一个很好的报复了。

     如果他愿意去听的话。

     他听不听都好,krist只是想把自己那一颗因他而千疮百孔的心送到他的面前,哪怕一瞬间为他而生起的愧疚难过,他都觉得这是一场值得的报复。

     回了公寓之后,krist就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把日记本摊在一边,打开录音机,开始回想起那日未能写完的从前。

     krist想了半晌之后才记起来,笔记本上的故事在那一年的杭州戛然而止。

     他又回忆了半晌之后,后知后觉地这才想起来,就是在这风景如画的杭州,singto向他告了白。

     一双没有任何色彩的唇这才轻轻地动了起来。

     ——那一天发生的事情,现在想来我才觉得实在是对不起这般的美景。

     他的粉丝都想错了,她们以为是我一直赖在他的身边,她们都有些怨恨我,恼我为什么要一直呆在他的身边。

     或许,她们会想我在喜欢着他。

     这怎么可能呢?只有我们两个人能明白,表面的那种亲密的关系其实都是镜头之下无奈的假装罢了,他恨着我。

     只是我知晓的太迟了一些。

     那是我们刚从酒店出来的时候,不少的粉丝就在门口等着我们,跟着我们走了一路。突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粉丝,叫嚷着向我冲过来。

     当时太吵了,我只能听见不断从她嘴中溢出的“nine”的这个名字。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身上已经有一股蛮力覆了上来,那力气大的我已经站不稳了,向前倾去的时候,我看见nine也随着我倒下来了。

     我心里有些惊讶,我们两个人站的虽然很近,只是我倒下的时候,却没有碰到他呀!

     后来,我才明白,一切都是他故意的,他总是想往我身上泼些脏水。

     叙述到这里的时候,krist不免冷笑了一声。

     原来从一开始,nine就是怀着阴谋向着自己靠近的,怪他太傻,没能早些发觉。

     这样,他就能跟早些自己说,离singto远些,离他们都远些。自己一定不会再爱上他,不会再犯下此生最大的错误。这样,他的生活是不是就会幸福多了?

     nine在人群之中开始发出了闷哼的声音,然后,我才看到他的手上已经有殷红的血迹涌出。我看见,阳光之下,一片破碎的玻璃在隐隐地发着刺眼的光芒。

     nine的手被划伤了,粉丝一下子就炸了锅,好多粉丝都在我的耳边说都是我太不小心,nine才会受伤的。

     工作人员也都慌了,他们一个个的齐齐地望着我。我顿时觉得耳边的聊蛞的声音一下子就静了下来,万籁俱寂。P'yuri那像是尖刺的眼神扫过我渐渐僵硬的身子,我知道,她是在怪我。

     耳边粉丝那“嗡嗡”的声音又开始响起,吵的我头真的好疼,我亲眼瞧着singto从人群中挤了进来,满面携着担忧的神情,惊慌失措地问着地上的nine,问他怎么样了,问他还好吗?

     我呆呆地望着如此相近的两个人,脑子里突然冒出了nine对我说过的那句话。

     ——singto从小在他家长大,他们两个人算的上是竹马。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是那样的好,唯独他自己,始终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

     singto慢慢地抬起了头,然后,我们两双眸子相对,他脸上全是我看不懂的神色,大抵也是在怪我吧!同这所有人一般,没有一个人问问我有事没有,问问我还好不好。

     双腿传来猛烈的刺痛感,同nine一样,我也受了伤,只是没有一个人发现罢了。

     只好自己强忍着,异国他乡,什么痛都要自己忍着,不能脆弱。

     “krist,你要坚强下去啊!”这是我此时唯一能对自己说的。

     “把我们的P'nine弄成这样,你倒是道个歉啊!”耳边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

     “对呀,对呀,道歉!”附和的声音愈发的强烈起来。

     我直直地站着,全身溢出了刺骨的凉意,可我的嘴唇还是不可抑制地嚅动起来,“对不起。”三个这样难听的字就从我的舌根涌了出来。

     “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先回酒店吧,我回去给nine包扎一下。”singto伸手把nine扶了起来。

      我慢慢地挪动起步子,故意把身子挺得直直的,故意没露出一点儿破绽,仿佛自己好的很。随着人流重新返了回去。整个途中,我的意识都不甚清明。

      回去之后,腿痛越来越难以忍耐,krist慢慢地掀开裤子,又红又肿的膝盖闯进了他的视线。

      裸露的红肿的膝盖被凉风一吹,krist疼的几乎快要溢出一丝凉气来,疼的他的额头汗意涔涔的。

      “咚咚咚!”忽然,一阵敲门声使得krist稍微从疼痛中缓过神来。

      他急忙拉好自己的裤子,一瘸一拐地去开了门。

       一开门,他才发现门外站的人竟是singto。

      “你来做什么?”krist立马转了身向着屋内走去,没有好气地问道。

      “你还好吧?”singto自动忽略了krist那不太好的语气,只是担忧地问着。

      “你管我做什么?去好好照顾你家的nine去。”更加不好的语气。

      “krist,你这是吃醋了吗?”

       krist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的险些站不住了。

      “你在说什么?神经病啊!”

      “嘻嘻,我在逗你玩呢,心情有没有好点?”

      “你就是有病!别管我!”krist一下子装不住了,步子立即变得跌跌撞撞起来,险些跌倒。

      “慢一点。“singto匆匆地跟上去,伸出手想扶住krist的腰,却被他灵活地躲过。

       只是krist却悲催地发现,自己原先的腿痛似乎又厉害了一些,这下他疼的真的吸出了一口凉气。

       “你怎么了?”singto早就发现了他的异样,事实上,在人群之中,他就觉察出krist似乎也受了伤,只是不太确定。在为nine包扎好之后,他就匆匆地来这里找krist了。

       “腿疼。”krist有些委屈地说道。

       “来,我来给你揉一揉。”singto极其容易地就牵过了krist的手,把他拉到床边,示意他坐好。

       singto蹲了下来,那双温润的手轻轻地抚过krist的小腿,轻轻地揉捏起来。“摔疼了怎么不早说?”似乎有几分责备的语气。

       krist突然就没忍住,究竟为什么没忍住,他也不清楚。眼泪就那样毫无预兆地跌了下来。

       “你们,你们没有一个人在乎我,说了又怎么样?还是会疼的……“krist再也控制不住,开始哽咽起来。

       “傻瓜,怎么会呢?”singto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他微微地起了身,用手抚去krist脸上沾着的滚烫的泪水,“我,我会心疼的啊!”

       话音刚落,singto就倾身吻上了krist那还在颤抖的唇上。

       krist惊诧起来,也恍惚起来,他觉得这一切有些荒唐。但他的心却猛地跳动起来,跳的太快了,他真的控制不住了。

评论(3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