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可能KS向 短篇【寻找前世】(2)

      这个脑洞真的太久了……

      这是(1)的链接http://yanersk.lofter.com/post/1ec84174_10f3fe79 



     new又休养了两天,singto一直在他的身边晃来晃去。他有些坐立难安,觉得singto应是等不及了,想去寻找那段已经久远的记忆了。

       new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身上的伤其实早就没有什么大碍了,他只是想多拖些时日。

       莫名其妙的,就是想再晚些,晚些帮singto找回记忆。

       第三天傍晚的时候,new终于站了起来,笑着说了一句,可以走了。

      singto一瞬间就站了起来,什么也没有说,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

       “喂,你知道要去哪里找吗?”

       “不知道,你有钱吗?”singto扭回了头,一脸期望地问着。

       “有啊,怎么了?”new有些不明所以。

       “我们去吃个饭吧,我好久不曾吃过饭了,有些想念那种感觉。”singto眨了眨眼。

        “呃,好吧。”这个理由,再配上singto那满是期待的样子,new没有办法说出拒绝的话语来。

         “太好了!看来你这个人,我算是没有白救!”singto走到了new的面前,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new有些勉强地也冲着singto笑了笑,跟在了singto的身后,一路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走进了一家餐馆之后,singto兴奋地点了几个菜,面上的笑容极其灿烂。似乎他从来都没有过那些令他烦心的事情。

         点过菜之后,singto望着那琳琅满目的菜肴之后,兴奋地夹了一筷子,急促地往自己嘴里送。

         只是他脸上的欢喜匆匆地就变为了失望,满面失望。

         “怎么了?菜不好吃吗?”new自然也注意到了singto眉目之间的变化。

         “不是。”singto摇了摇头,“我尝不出任何的味道。”话语间溢满了难过。

        “那你还要吃吗?”new试探性地问了问。

        “吃,当然要吃,虽然食之无味,但我喜欢嚼东西时的感觉,太陌生了。”singto一边嚼着嘴里无味的肉,一边淡淡地说道。

        “那说明你已经死去太久了。”new没怎么思虑,就把喉中的话一股脑地吐了出来。

         话出口之后,new才觉得自己的这话太直白了。他悄悄扬起了头,向着对面轻轻地望去。

         singto的头垂的很低,new也瞧不见他面上的任何神情。他又这样的沉默,new以为自己刚才的那话伤到他了。

         “你,你没事吧?”

         “嘘!”singto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指了指旁边的那一桌子同是吃饭的人, 小声地说道:“你听……”

         new立马合住了嘴,头也向着singto伸出的手指那边望去,一双耳朵也立了起来。

        “我听说那家的老爷怕是不中用了。”其中的一个人摇着头说道。

        “哪家的老爷啊?”

        “就是那个krist啊!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他近来一直卧病在床,应该没有多长的日子了。”

        “怎么会这样?”

        “他的身子不是素来就不好吗?”

        “对呀,我似乎听说,自打那一年之后,他就大病了一场,身子一直就没有好起来。”

        “算了,算了,不说了……”

        有关于krist的对话,在此时就戛然而止了。当new收回视线再望向singto的时候,他依旧垂着头,像是思索着什么。

        new只能隐隐地瞧见他那紧锁的眉头。

        “他们嘴中的那个人不会就是……”new听了之后也无法确定,况且他们说他就快要死了。

        半晌后,singto才慢慢地抬起头,又夹了一筷子肉,“不知道。”他淡淡地开口。

        “那我们接下来要不要去看一看?”

        “当然去了,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singto把那块肉轻轻地递与唇舌。

        “好。”

        “只是,他们说……”new悄悄地叹了一口气,再次开口。

        “说什么?说他没有多少日子了吗?”singto满是无所谓地问道。

        new点了点头。

       “没有什么关系的。”singto摇了摇头,微微地抿了一口面前的酒。

       寻找前世的记忆不过是singto安慰自己的一句借口,他本来也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只是井下的生活未免实在是太孤寂了一些。

        他只是想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罢了。

        singto缓缓地站起来,没有一分犹豫地走到了那桌人的旁边,几句话就问出了krist家的地址。

        他笑着走回来,“我们走吧。”

        new将他脸上所有的表情都瞧得很清楚,满含期待的,淡淡欢喜的。每一帧,都与那个黑夜,他初见singto的模样不同。

        那时的他,真的像是一只鬼,惨白的脸色,面无表情。

        那么,现在的他,仿佛真的与他生前有了几分相像。只是他生前,也是鲜少露出这样的神情的,他大多时候,都是冷漠着一张脸,不比他死了之后欢愉多少。

        所以,生生死死,都是一样的。于他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他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new一直都记得遇见singto的第一面,对,昨日并不是他们之间的第一面。彼时的他,还未死去。只是那个他一直心心念念的krist把他伤害的没比死去强上几分。

        那样的singto,饶是谁,看起来都倍觉的心疼。

        他也一直记得singto拽着自己漆黑的衣袖,恳求着自己能杀了他,杀了他,结束他那卑微的生命。

        new又悄悄地叹了一口气,当年那个心如此之狠的krist如今也命不久矣,仿佛是上天兜兜转转之后给予他最好的报应。

        只是,他会不会还记得,当年他辜负了一个人,一个深爱着他的人,一个到死也不肯怨恨他的人,一个为他而执意不肯踏入轮回的人,一个拿着锋利的匕首忍痛在身上一刀刀刻下他名字的人。

        已经那么久了,他应该忘了吧。

        “你怎么不起来?”望着面前似乎像是失神了的new,singto忍不住地又唤了一句。

        new的思绪这才被唤回来,他缓缓地站起来,“你想好了?真的要去?”他也忍不住再问一遍。

        “对呀,不然我们现在是在做什么?闹着玩吗?”

        “好,我们走吧。”

        望着前面singto那单薄的背影,new鼻尖似乎都染上了淡淡的酸意。

        希望,你这次不会再受伤。new在后面默默地祈祷着。

        “好了,到了。”singto终于在一幢房子前停了下来,对new指着身后的房子说道。

        “只是,我们要怎么进去呢?”

        “我已经跟刚才那帮人打听过了,他们府中正在找大夫,我略懂一些医术,或许可以借此混进去。”singto说着的时候,眸中好像发着闪闪的光芒。

        “singto,你很高兴吗?”new还是没忍住,开口问了出来。

        singto愣了愣,眼中的光芒也尽数消失不见,换做了漫天的黑夜。他顿了顿,半晌后,才终于有了回答,”不,我有些害怕。”

        “你怕什么?”

        “不知道。”他摇了摇头,满面迷茫。

        “那你还想进去吗?”

        “想。”很是坚定的一个字。

        “好,那我们就去吧。”

        多像是一场无法终结的重复的骇人的梦境,new知道,若是singto不得重生,怕是他这一辈子,都要与krist纠缠不清了,像是一团打了死结用着巧劲、蛮劲怎么也解不开的绒线。

        若是singto肯踏入轮回,或许,他们两个人便会再无瓜葛。

        这也是new的使命。

        借着这个名义,他们两个人果然进了府中,家丁立马就把他们两个人领进了krist所在的房间。

        门在singto的面前慢慢地敞开,singto顿了顿,没来由地踌躇了片刻,终于还是坚决地行了进去。new就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后,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穿过那长长的外厅,透过那随风飘得有些虚晃的帷幔之中,singto瞧见了那一张脸,苍白的,无力的,病恹恹的。

       singto的心猛地一震,他怎么都觉得,这张脸,他是见过的。

       再细细想想,脑子却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在何时何地见过这张脸的。

       也许,也许他就是自己想要寻找的那人,krist。


评论(9)

热度(48)